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白华之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欲怒

白华之什 九黛迟 2084 2019.04.04 23:44

  他愈发憔悴了些,轻声道,“贵妃今日怎有时间来这?”

  我笑道,“臣妾听闻秦美人病的严重,甚是担忧,便跑来看看,臣妾可是扰到了美人?”

  皇上似是有些惊诧,我恍然间明白,依贵妃的性子,怎会说出这样的话。

  皇上仍是紧紧握着秦璃的手,瞥了我一眼,轻声道,“贵妃今日怎与往日不同?”

  我心头一紧,将耳畔的碎发向后一捋,应道,“皇上多想了,臣妾今日身体有些不适,方才又见您与秦美人……”我咬了咬嘴唇,撇嘴道,“臣妾本是想看望一下秦妹妹,想着秦妹妹在后宫也没有什么亲近之人,便打算请太医来这给她看看,只是没想到皇上您在这……既然妹妹有皇上如此关怀,那臣妾也就不叨扰了,臣妾身体不适,还请皇上莫怪……”

  大抵,我应该演出了贵妃的样子了吧……

  我垂着眼眸,面露失落。

  他仍是坐在秦璃身侧,微侧过头,望向我的目光稍有些凌厉,沉声道,“即是身体不适,就该好好在寝宫歇息,莫要乱跑,朕的腰牌,不是你该用的。”

  霎时,我只觉心头五味杂陈。

  未国的君王,对这一切,了如指掌。

  可他什么也没有做,他没有阻止贵妃做这些事,他知道她将我宫中所有人都撤了去,他知道我一个人在空荡荡的锦绣宫里只能自生自灭,可他什么也没做。

  他知道贵妃将红月送去了辛者库那个恐怖而又血腥的地方,他知道她们可能会在此丧命,尽管莺姑本是他派去锦绣宫的人,可他什么也没做。

  他只是在清芷宫里,掌握着宫外的一切,却无动于衷。

  他在清芷宫里,守着他心爱的她。

  可宫外,辛者库里,生不如死。

  莺姑死了,你明明知道,可你为什么,为什么不去阻止这一切。

  难道她们的性命在你眼里就真的什么都不如,难道这宫里所有宫人的性命都如尘土般微小吗?

  他们难道就该卑微吗?

  皇上,凭什么,若这宫里满是血腥味,只要你爱的人安好,其他的性命你就全然不在乎吗?

  除了她以外的命,都不是命吗?

  是你的纵容,辛者库那些没有人性的奴才才敢那样肆意妄为。

  他们,决不能再那样残害别人的性命。

  你决不能再这样纵容他们。

  我的君王啊,你可不可以,将你的一点爱化成同情分给那些濒死的人。

  你的一念之间,便是他们的一生,他们的全部啊。

  你是君王,是未国最尊贵的人。

  可若没了那些百姓,那些宫人,你还做什么君王?

  藏在袖中的拳头握的紧紧的,我不能,我没有权力与资格对他发怒。

  他是未国的君王,是千千万万黎民百姓信奉的君王。

  他已经,够尽心尽力了。

  我平静下心神,低声应道,“皇上既已得知,若欲降罪,那便降吧。臣妾乏了,就先回宫了。”

  说罢便转身离去,不顾皇上眸中溢出的怒气,我忙开了殿门,带着江太医快步离去。

  此时再不走,恐怕就不能安好走出清芷宫了。

  反正皇上的怒气,会降到贵妃娘娘的头上。

  这是她应得的,她总要为莺姑的死付出代价。

  快步出了清芷宫,我拉过江逸行走入宫前的小径,穿过这条弯弯的小径,我拍了拍胸口,长呼了一口气。

  “娘娘,您这是怎了?”

  我抚了抚脸庞,确定易容术还在,我的样子还是她的样子。

  看着江逸行疑惑的目光,我粲然笑道,“铭轩,本宫方才演的可还真?”

  江逸行愣了愣,旋即清笑道,“娘娘这一下子,贵妃娘娘日后可是有口也说不清了。”

  想起死去的莺姑,我眸光露出寒光,冷声道,“她总要付出点代价。”

  江逸行眉头微蹙,温声道,“娘娘,莫要再忧心了,你此刻不光饿着肚子,还生着病,早些回去休息为好。”

  我敛下眸子里的寒光,坦然笑道,“本宫无妨,铭轩,方才你可仔细看了秦美人?可看的出她是怎么了吗?”

  他垂眸,随即平静地应道,“娘娘高看铭轩了,方才皇上在那,微臣本就不应该抬头,又怎敢细看秦美人的情况。”

  我惋惜道,“啊,早知道方才同皇上说说让你去给秦美人把把脉,仔细瞧瞧病了。”

  那此去清芷宫,岂不是白跑了一趟?

  也不算白跑,好歹在皇上那里给贵妃记了一笔账。

  江逸行看着我失望的神色,笑了笑道,“不过我倒是偷瞥到秦美人的脸,她脸色苍白,属于气力不足,而嘴唇没有一丝血色还有些泛紫,因该是中了毒。”

  “中毒?”

  这宫里谁会给她下毒?若给她下毒的人和害王贵人的人是同一个人,那为什么这个人不直接下狠手?

  他细细道来,“嗯,应该是中了毒,只是迟迟不见人医治,所以我猜测,秦美人此次中的毒并不好解。连太医院的人都没办法立刻医治的毒,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此毒无药可解,另一种便是皇宫里药草不足。”

  “你的意思是,太医院储备的药材里,没有可解这个毒的药材?”

  他轻声应道,“嗯,微臣见方才皇上的神色只是焦急与担忧,并无悲痛之意,便猜测秦美人此刻还没有性命危险,娘娘可以放心。”

  我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会好起来便好。

  我放下心来,轻声道,“那便好。”

  “娘娘,快些回宫吧,易容术是极其伤皮肤的,等我回去找一些养颜的食材,给娘娘送去。”

  我轻轻点了点头,“有劳铭轩了。”

  我忽地抬眸,有些难过,“对了,还有一事需要拜托你。”

  他轻声笑道,“娘娘但说无妨。”

  我走进他,低声道,“麻烦你去一趟辛者库,命人将一名唤为莺姑的宫女安葬了,她虽只跟了我几天,却一直对我尽心尽力,我是亏欠于她的。此事一定要尽快去办,拿着贵妃的名义去做即可。”

  他应道,“娘娘放心,微臣都记住了。”

  我长呼了一口气,轻声道,“本宫还是快些回去为好,也不知春天此刻是不是在锦绣宫里等候着我。”

  他温声道,“会的,娘娘一回去,便又能看见他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