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白华之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尊卑

白华之什 九黛迟 412 2019.03.26 00:39

  玲珑不情愿地在前带路,她咬了咬嘴唇,轻声问道,“娘娘,正午时分,正是用午膳的时候,不如,我们先回宫里,用过午膳再去?”

  她越是多言,我越是焦急。

  红月与莺姑生死未卜,她竟只想着用膳。

  这样一个自私狠毒的女人,置别人的生死于不顾。她凭什么,过的这样安逸得适。

  我忍下怒气,冷冷道,“若你饿了,那便回去吧,身后这诸多人,哪个不能陪本宫去那辛者库,本宫再挑一个便是了。”

  玲珑见状慌了起来,忙屈身道,“娘娘,玲珑多言了,娘娘莫怪。”

  我不想理会她,便只管大步向前,一步一步踏在青石子铺着的路上,心中愈发焦急担忧。

  不会的,她们不会有事的。

  万事皆在平安之下。

  我此刻恨不得马上到辛者库,奈何她引我来的这条路分支较多,总像是没有尽头那样。

  来不及了,进入辛者库的宫人活不过半日,更何况是贵妃送来所谓的不知礼数的宫人。

  此刻我顾及不了那么多了,我拔掉发髻上沉重的金钗,握在手里,一步一步加快速度。

  不顾身旁宫人惊异的目光,若她们怀疑了什么,那便怀疑罢,我要去接她们回家。

  愈接近辛者库,气氛愈加变得冷冷清清。

  辛者库是监管犯罪宫人的地方,入宫前便听闻里面有上百种刑罚,个个让人痛不欲生。

  那些犯罪的宫人,要先经历整整一日的酷刑,以此来警示宫人。

  若熬过那一日的刑罚,便终身在辛者库里做苦力,做皇宫里最累最摧残人心的活。

  他们没有盼头,只能每日辛劳,每日匆匆等死。

  那样的日子,生不如死。

  而对于被关入辛者库的宫人来说,只要能活着,便是天大的幸事。

  因为大多数人,都熬不过半日刑罚。

  半日已过,再坚持坚持,我来了。

  是我的错,全都是我的错。

  我似乎,已经闻到了血腥味。

  天真蓝。

  秋风却将血腥味送到我周遭,不,不只是血腥味,还有冷漠,还有狠毒。

  这里视宫人们的性命于草芥,这些人的一生里都在惩罚别人,都在伤害折磨着其他人。

  他们没有感情,不光是他们,还有贵妃,还有皇上,在她们眼里,这些人的性命,不值得一提。

  她用她们的性命泄愤,用她们的性命平复自己的怒火。

  凭什么,她们犯了什么罪?

  辛者库里,全是血腥味,还有,死气沉沉。

  一片死气沉沉。

  门口的侍卫惊诧地望了望我,两人匆匆对视一下,忙躬身行礼,“参加贵妃娘娘。”

  经他这一叫,我才想起,我如今扮的是贵妃娘娘的脸。

  我回头,身后的宫人紧闭口舌,掩着喘息声,不敢抬头看我。

  无暇顾及这些了,我摆了摆手,直接走了进去。

  扑面而来的,是刺鼻的味道。

  是血腥味,是残忍的味道。

  辛者库里,花开的枝繁叶茂。

  迈进辛者库的门,便看见那些宫人。

  宫人们身着粗布麻衣,有些衣服上还有大大小小的补丁,她们神色憔悴,各自忙活这各自的活。

  那里,还有拿着鞭子,监管着她们的人。

  那些人,时不时地抽打着她们,尽管被打倒到地上,也要马上爬起来,继续干着自己手里的活。

  我茫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一步一步,在往前走。

  我想要穿过眼前的这一切,步伐却越来越沉重。

  国泰安康,百姓安乐。

  若未国的君王看到眼前的这一切,他会不会觉得可笑。

  不,他不会,在他眼里,这些人与他无关。

  她们,是罪奴,不是他的百姓。

  映入眼前的一幕幕,不停地刺痛着我的心。

  在这金碧堂皇的宫里,风光之下的角落里,还有生活如此悲惨的人。

  那里有一个女人,有凉风吹过她衣衫上破开的洞口,我似乎看见了那一道道冒着鲜血的伤痕。

  有些人,一只手上断了四只手指,只用一根手指头,抓着扫帚,扫着宫里的落叶。

  玲珑手执丝帕掩着口鼻,嫌弃地看着这些人,说道,“娘娘为何非要来这,这些断手断脚的贱婢,恐要脏了娘娘的眼啊!”

  我怒道,“住嘴!”

  玲珑身子一僵,顿时没了声音。

  这些受了刑罚而活下来却断了手脚的宫人,只能在这辛者库里干活,永生不得出辛者库这扇大门。

  因为这些宫人断了手脚,不能污了各宫里妃嫔与皇上的眼睛。

  这堵砖红色宫墙,里外各一色景象。

  一面是尊贵,一面是卑贱。

  一面是奢靡,一面是生死。

  我身上的华丽衣衫,在这里显得格外刺眼。

  我不是圣人,我救不了所有人。

  我要接我的姑娘们回家。

  忽有一个肥头大耳而身着锦缎的人出现在我目光可见处,他拖着肥胖的身躯,从辛者库内部向我走来。

  还未走到身旁,他便呼喊着,“娘娘怎来这里了?哎呦,娘娘这等尊贵之躯,怎能踏足这等贱地。”

  他声音离我愈近,我就愈加恼他。

  肥胖的身躯,华丽的衣衫。

  这便是辛者库的朱总管了吧。

  他已至我面前,我只好停住前进的步伐,竭力掩盖着心中的怒气与焦急。

  眼前这个体态富贵的人突然向周遭那些忙于干活的宫人们吼道,“你们都没长眼睛吗!没看见贵妃娘娘在此,还不快跪下行礼!呸!一群贱婢。”

  那些宫人忽地一惊,眼里充满了恐惧,她们忙丢下手里的活,扑通一下全都跪倒在地,声音虚弱而无力,“娘娘饶命……”

  她们,似是已经对生活失去了希望。

  她们只是习惯性的不想死,只是习惯了求活,却每日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我指甲深深扎入手心,看着眼前这一幕,我紧紧闭上了眼睛,咬着的嘴唇微微颤抖着,我只觉,自己浑身都是罪恶。

  可真正罪恶的人,是他们,是那些恃强凌弱的高官们,是那些仗势欺人的人,是那些将这些生命视为草芥的人,是那些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人。

  我没有,我没有罪。

  可为什么我此刻心头那样难受,我睁开双眼,目光冷冽地看着面前这个人。

  方才的他如同凶神恶煞,可一转眼,他就换了一副面容,他谄笑着,“娘娘,这群不懂事的奴才脏了您的眼,老奴这就代您惩戒她们。”

  他忽地摆手,似要唤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