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白华之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宿空房

白华之什 九黛迟 2010 2019.04.15 23:49

  未容君王得见面,已被杨妃遥侧目。妒令潜配上阳宫。

  一生遂向空房宿。宿空房,秋夜长,夜长无寐天不明。

  耿耿残灯背壁影,萧萧暗雨打窗声。春日迟。

  日迟独坐天难暮。宫莺百啭愁厌闻,梁燕双栖老休妒。_______白居易《上阳白发人》

  愈接近楚美人的潇雨宫,我的脚步愈加沉重了些。

  秦璃温声问道,“娘娘,怎么了?”

  我微叹口气,望着潇雨宫宫门前飘落的枯叶,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只是觉得这潇雨宫变了些样子了,但只是过了两三天而已,或许是本宫的错觉吧。”

  红砖绿瓦,皆是从前模样。

  可到底是什么变了?

  这红砖绿瓦里,尽是凄凉。

  是落叶映出的凄凉吗?

  潇雨宫门前无人把守,连一个侍卫都没有。

  我疑惑问道,“这宫门口怎么连个看门的侍卫都没有?”

  一边迈进潇雨宫,一边听秦璃徐徐道,“娘娘,如今的潇雨宫不必从前,听说楚将军已经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楚美人的事,还在朝堂上与皇上闹过,当众责怪皇上没有照顾好他的女儿。”

  无人打扫的庭院,宛若冷宫般凄凉。

  秦璃顿了顿,旋即道,“这潇雨宫如今,已经没有什么宫人愿意好生打扫了。这宫里人毕竟都是些有眼力价的,见继续呆在潇雨宫没了什么前景,大多宫人都奔其他宫里去了。”

  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潇雨宫里尽是宫人。

  宫里的事态,皆是如此。

  今日是楚美人失了孩子,失了皇上的宠爱,这些宫人便离潇雨宫离得远远的。

  “参加皇后娘娘,参加秦美人。”端着茶壶的侍女懒懒行礼道,“不知皇后娘娘与秦美人所来为了何事?”

  秦璃温声问道,“你家主子可在?”

  那宫女踩在落叶上,任着风吹动她的裙摆,懒懒道,“在寝殿里歇息呢,主子整日就没出过寝殿……”

  我冷声打断她的话,“你多言了。”

  她微微一颤,似是没想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她正了正身,有些害怕道,“皇后娘娘恕罪……”

  秦璃默声不语,拉过我直接向大殿走去。

  潇雨宫的大殿里飘荡着潮湿的味道,地上有破碎的茶盏与玉杯。

  无人打理。

  楚美人在梳妆台前痴痴地坐着,她身上穿着轻薄的衣衫,拿着青黛描了一半的眉,嘴唇上毫无血色。

  我轻轻地走进她,望着铜镜里的楚美人。

  她的眼睛肿肿的,似乎是哭了好久好久。

  她的怀里抱着一件男童衣衫,嘴里还痴痴地念叨着,“皇上,我们的孩子去哪里了?”

  楚美人好看的眼眸闪着泪光,似是一瞬间泪水便能奔涌而出。

  但她没有哭。

  她只是噙着泪珠,脸上都是悲伤罢了。

  诺大的潇雨宫,如今也只剩下她与零星的几个侍女。

  在漫长的秋夜里,一日一日地空待君王,一日一日地守着空空荡荡的房子,毫无尽头。

  我想触碰她,想轻柔地抚上她的肩膀。

  楚美人望见铜镜里有人的身影,身体颤了颤,抱紧了怀里的的男童衣衫。

  我温声唤道,“楚美人?”

  她喃喃道,“啊!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杀死我的孩子,为什么要夺走我的孩子,臣妾犯了什么罪,皇上为何要夺走我的孩子,为什么要这样……”

  秦璃拉过我,温声道,“姐姐且冷静一下,不要想这些了,今日臣妾与娘娘只是来探望一下姐姐,姐姐莫怪。”

  楚美人仍是痴痴地抱着那件衣衫,不理旁人,一个人喃喃道,“不要,不要害我……”

  秦璃拉过我的衣袖,将我拉出了殿门。

  我疑惑问道,“怎么了?”

  秦璃微微笑了笑,直言道,“若再待下去,恐怕会吓到她。”

  秦璃说的有理,此刻楚美人的情绪是极其不稳定的,她的情况现在已经很不好了,她不能再遭受什么刺激,无论什么刺激都不行。

  询问她是否在潇雨宫里发现麝香,是万万不能的。

  她曾经也是楚将军的掌上明珠,是集将军府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女孩,怎的在潇雨宫就变得如此可悲了。

  曾经那样精致美丽的一位姑娘,如今只剩憔悴。

  还说着神志不清的胡话。

  我凝神片刻,突然想起我们此行是为了寻找麝香,于是侧过身问道,“可秦美人,我们此行是为了查看楚美人宫里是否有麝香。”

  秦璃淡淡道,似乎在说一件无关痛痒的事,“娘娘切莫担心,这潇雨宫,确实是有麝香存在过。”

  我疑惑问道,“你是如何看出来的?”

  秦璃灿然笑了笑,不疾不徐道,“娘娘,方才的寝殿里,臣妾隐约闻见了那个味道,娘娘当时只看了楚美人在那里坐着,并未发现其他的事,所以并未注意到麝香的味道,也是正常的。”

  我忙又问道,“那为何那日太医来没有查出来楚美人出事的原因?”

  秦美人徐徐道,“那日人聚集的太多了,没有人会注意到潇雨宫里有其他的味道,就连皇上也不知道,而时候因为皇上想要隐瞒这一切,便没有派任何人去查探潇雨宫的细节,没有彻底搜查,故也不会发现麝香。”

  我微微皱了皱眉,旋即又问道,“为什么楚美人自己没有感觉到?”

  她笑道,“娘娘,一个一直在您身旁的东西,你整日闻着它的味道,会在某一天突然想起这个味道吗?”

  我思虑片刻,望着青石铺成的小路上飘着枯叶,豁然道,“不会,每日都在同一个味道里,自是不会在意这个味道。设计这一切的人,正是想到了这些,才会这样有把握地做这些事。”

  这个人,好深沉的心机。

  秦璃望了望树上的枯枝,“娘娘,你喜欢什么季节?”

  我轻声道,“本宫什么季节都喜欢,只能说是各有千秋吧。”

  秦美人徐徐道,“娘娘说的有理,臣妾却最喜欢冬日里的暖阳,没有外界的纷扰,一个人在宫里,赏着傲梅,喝着小茶,时常再有些阳光打在臣妾的脸上,这样的生活,最美好不过了。”

  “是啊,光听你说,我也有些想念暖暖的阳光,想念花花草草,落红满目的琳琅。”

  秦璃搀过我的胳膊,温声道,“娘娘莫要难过,过些时日便会有暖阳了。”

  暖阳与茶,都是美好的。

  只是这宫墙太高太高,挡住了阳光,挡住了所有的念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