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白华之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暮色

白华之什 九黛迟 2033 2019.04.17 23:48

  门口响起一阵敲门声,伴随着他温和的嗓音,“皇后娘娘?”

  我朝外应道,“江太医请进来吧。”

  他仍是穿着太医院的那是衣衫,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

  我和颜道,“铭轩,快帮本宫看看,本宫这头怎地这样疼。”

  江逸行关切问道,“娘娘这是怎么了?”

  我轻轻揉着太阳穴,轻声应道,“也许是风寒未好,这两侧太阳穴,还是痛的厉害。”

  他放下手中的医药箱,轻声问道,“娘娘可有按时服药?”

  这锦绣宫出了这样多的事,我也忘记了他的叮嘱。

  我斟了一杯茶,递给了身旁的江逸行,我轻声道,“这锦绣宫多了这么多的事,本宫也忘记了要服药……”

  江逸行默声不语,静静地打开了放在桌子上的药箱,取出了一块丝帕。

  我嘴角微微笑了起来,将手搭在了桌子上,他温和一笑,轻轻将手中的丝帕搭在了我的手腕上,轻轻为我把了把脉。

  每每他开始诊治,双眸都会泛着一丝不苟的光。

  江逸行收起手帕,温声道,“娘娘,还是风寒的缘故,但是娘娘日后还是不要再忘记时间去服药,也不要忘了要多穿些衣服。”

  我谢道,“有劳铭轩了。”

  他笑了笑,温声应道,“娘娘莫要客气了。”

  我拉过红月,旋即问道,“对了,烦请再看看红月的身体可还有什么大碍?”

  红月转了一圈,笑着道,“娘娘,我真的没事啦。”

  我按下她的肩膀,温声道,“切莫再逞强了,快让铭轩帮你瞧瞧。”

  江逸行温声道,“红月姑娘就坐下让微臣瞧瞧吧,瞧了之后也好让娘娘放心。”

  红月勉强地坐到了凳子上,江太医为她检查着身上的伤口。“娘娘放心,红月姑娘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再修养些时日,定就好了。”

  我微微颔首,起身对江逸行道,“好的,多谢铭轩了,若你今日没其他事的话,陪本宫去锦绣宫那的长廊走走吧,本宫有些话想请教请教你。”

  江逸行恭谨答了句,“自是没有其他时间的。”

  我侧身叮嘱红月道,“月儿,你且在寝殿歇息着,切勿再出来干其他的事了,若是再出了些事情,本宫可怎么……罢了,在此好好休息便是了。”

  红月撇了撇嘴,似有些不满道,“娘娘,奴婢真的没有什么事啦,娘娘放心便是了。”

  我严肃了起来,“不管怎样,都要先在这里好好休息,什么火也不许再敢。”

  她笑了笑,“好啦好啦,我知道啦娘娘。”

  走出锦绣宫,望着秋风吹动的树枝摇曳着。微风很好,不冷,也不至于太过干燥。

  我开口问道,“铭轩,你可知麝香。”

  他微微一愣,旋即道,“麝香在每年的八九月份觅香,有的麝香表面褐色,有灰白色的毛绒。背面为紫褐色,具有弹性。抛开面内侧紫褐色,有皮膜,并还含有颗粒状或粉末状的麝香仁。”

  我边走边听他不疾不徐的说着,笑了笑,旋即问道,“铭轩,麝香在宫里是禁药吗?”

  他温声道,“不是啊,太医院从未有这样的规矩,我记得宫中女子妃嫔取麝香时,需要在一个册子是记录下来。娘娘应该也知道,麝香对于怀着孩子的女子来说,可是大忌。”

  我急切问道,“会有记录吗,这份记录会在谁的手里面?'”

  他疑惑问道,“那是司药房的事情了,娘娘怎地突然问起这个?”

  我轻声道,“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想问一下罢了,铭轩,本宫下午想看看那本小册子。”

  他愣了愣,旋即轻声道,“娘娘,若你想看,臣给你借来便是。”

  “有劳铭轩了,本宫想看看册子上的记录。”

  小册子记录了碰过麝香的所有宫人,若是里面有王贵人的名字,那便就是她了。

  可若没有,那就不是王贵人做的,那就与王贵人无关。

  璇宁宫与潇雨宫出现的麝香,若不是王贵人引进来的,那便一定会是有人有意陷害。

  毕竟,依照王贵人她的人品与性格,不应该做出这样的事。

  我是相信她的,但我更想快些知道真相是什么。

  到底是谁,他到底为什么要做这些?

  望着长廊前的海棠花,海棠花,开的多好。我的回忆又回到了那天。

  “楚美人这事出的过于蹊跷,看似是身体原因而导致的流产,但任谁看都能看出此事有蹊跷。”那天莺姑就站在这里,这才过了几天。

  她便不在了。

  莺姑走了,锦绣宫里的一切都失去了它的原本温柔。

  她不在了,她真的不会再回来了。

  无意间,眼角流出冰凉的泪水。

  江逸行有些不知所措,他愣了愣,“娘娘?你这是怎么了?”

  我取出袖中的手帕,轻轻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没怎么,只是回忆起往事,心里感到一时悲哀罢了。”

  他安慰我道,“娘娘莫要伤心,人生在世,总不会事事顺利的。”

  我应道,“没事的,过一会儿便好了。”

  良久,他轻轻问道,“娘娘,你喜欢海棠花?”

  我喃喃道,“是啊,本宫喜欢,本宫喜欢海棠的味道……”

  江逸行屏气凝神,方奇道,“可这海棠,本没有味道啊。”

  我望着眼前盛开的海棠,静静道,“是啊,海棠无香,可不同的人,却能感受到它不同的气息。”

  江逸行好奇问道,“那娘娘此刻,感受到的,是什么味道?”

  我双眸微微闭了一下,方睁眼道,“此刻的海棠花开的真好……”

  空气中陷入一片安静,我静静地望着眼前的海棠。

  江逸行用复杂的眼神望着我,轻声道,“娘娘此刻,心中苦涩,故闻着海棠,也是带些苦涩的吧。”

  我静了静神,方低声道,“铭轩,你可知,从前,我也觉得这花是甜的。”

  那是姑姑还在的时候,姑姑是那样温柔的女子,她站在我身旁,周围的一切都是甜甜的。

  江逸行微微皱眉,温声劝道,“娘娘莫要担忧了,一切都会好的。”

  我抬眸,茫然地望着,“会吗?”

  “会的。”江逸行的声音温柔而又坚定,我转脸,静静地望着他。

  或许会吧。

  我轻声道,“铭轩,不如本宫同你一起去借册子吧。”

  他嘴角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外面风大,娘娘若再出去怕再会惹了风寒,微臣午后送来锦绣宫便好。”

  我笑道,“若是风大,本宫添些外衫便是,本宫想出去走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