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白华之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望君王

白华之什 九黛迟 2255 2019.03.15 23:49

  十二楼中尽晓妆,望仙楼上望君王。锁衔金兽连环冷,水滴铜龙昼漏长。

  云髻罢梳还对镜,罗衣欲换更添香。遥窥正殿帘开处,袍袴宫人扫御床。

  ______薛逢

  我忍着苦味,一股气喝了下去,想着一口气喝完总是比一口一口咽下去会好受得多。

  红月递上帕子,我轻轻试过嘴边残留的药,又躺了下去。

  盖紧了被褥,恍然间,闭上了眼睛,我似是又看见了那个我最爱又想念的人。

  可是天忽然间,恍然间黑了,恍然间只剩秋风簌簌,恍然间只剩孤身一人,只剩回想与孤单。

  我竟又梦见了阿娘,又梦见了黑暗与孤单。

  “衣儿,你快跑啊,不要再回去了!别回去了!”这个地方好黑好冷。

  “阿娘……阿娘……阿娘不要丢下衣儿……阿娘不要……衣儿好冷……”我呢喃着,双手紧紧抓着袖口,“不要走……”我看到阿娘在黑暗中渐渐消失,自己又无能为力。

  我颤了颤我的身体,在梦里似是要去追赶母亲的身影,似是要拼尽全力。

  可是我触碰不到,我永远也触碰不到。

  “皇上,皇上,娘娘还在休息呢!”恍然间竟听见了红月的阻拦声,怎会这样的吵?

  我眉头蹙了蹙,努力着睁开眼睛,伴着刚起床的迷糊,伴着身体的不适,我无力却又好像拼尽了起身力气。

  “怎么了?”

  无人应我。

  “这是怎么了?”我在心中问道,锦绣宫一向是静静的,今日是怎么了?

  是谁来了?

  我皱着眉头,想要爬起来,房门却猛地被打开了。

  来人无善意。

  我大惊,瞥到房门的那一抹金黄色。

  竟是皇上。

  “皇上。”我欲起身行礼,却不慎摔下了床。

  腿磕在了床两头的木板上,我下意识地嘶了一声,无人顾我。

  这猛然间的疼痛让我暂得清醒,我颤了颤,皇上这是怎么了?

  他脸色似是极其不好的,这是怎么了?

  “衣儿,你快跑啊,不要再回去了!别回去了!”这个地方好黑好冷。

  “阿娘……阿娘……阿娘不要丢下衣儿……阿娘不要……衣儿好冷……”我呢喃着,双手紧紧抓着袖口,“不要走……”我看到阿娘在黑暗中渐渐消失。

  又想起来了自己的那阵梦,一阵委屈不由得涌上心头。

  似有泪水在眼里回转,我忍住,咬了咬嘴唇。

  这一大早,他来锦绣宫发什么脾气。

  秋风簌簌,房门开着,凉风吹过我单薄衣衫,我打了个颤。

  我怯声问,“皇上,可有事?”

  他冷哼一声,“皇后娘娘过的还真是安稳。”

  我闻言不禁感到疑惑,带着一些害怕道,“皇上这是何意?”

  昨日早上他分明还好好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他怒道,“皇后娘娘还在装作不知道?自你入宫以来,宫里就没太平过!”

  他这是何意,我以为,他是信我的。

  昨天早上,分明还好好的。

  我转念又想,莫不是今早又发生了什么。

  我眼角含泪,不卑不亢道,“皇上,臣妾自入宫以来,一直尽心尽力地维护后宫太平,皇上,您应该是知道的。”

  “你入宫第二天,楚美人流产,我的骨肉没了,你入宫第三天,王贵人去了,你入宫第四天,”他眼神忽地变得凶狠了些,“你入宫第四天,朕的秦美人,朕的秦美人竟也出了事。”他声音忽地有些颤抖,我看见了他眼里的血丝,眼里的怒气,还有眼里的难过。

  秦美人是怎么了?怎么会。

  我抓着床边,竭力站了起来,担忧道,“秦美人发生了何事?”

  他怒我,他以为是我做的,他难过,他爱的人出了事。

  我心里恍然变得很慌,秦美人会出了什么事,她昨天不是好好的,她怎么会出事,我们还要一起调查这些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她怎么也出了事。

  “璃儿到现在还没醒来,她到现在还没醒来。”皇上声音颤抖着,眼角湿湿的。

  “怎么会这样……”我担忧,她怎么会出事,我慌张,她出了事,我该如何再查下去。

  他望向我的眼神冷漠,沉声道,“皇后,你去了萱宁宫,王贵人便失了性命,你去了清芷宫,璃儿便也出了事,皇后娘娘,你可真是个好皇后,既然你去过的地方都会出事,那你便好好呆在这锦绣宫吧。”

  我心头一凛,他要禁我的足,他让我一直呆在锦绣宫,一直,他好狠的心。

  脑海里回想到我入宫的第一天,他的温柔,他的善解人意,那天那个对我温声说话的男人,如今眸光冷漠,还含着杀气。

  原来,他本就是帝王。

  他本就是帝王,本就是阴晴不定的帝王。

  我恼他,恼他不查清楚便将所有罪责,都盖在了我头上。

  我咬了咬牙,沉声道,“臣妾没有做过的事,臣妾也不会承认,可皇上凭什么要禁臣妾的足,臣妾没有犯罪,臣妾明明什么都没干。臣妾平白被冤枉,臣妾难道心里就不会难过了吗?”

  他眸光寒冽,像刀子一样刺向我,“皇后难过,可曾想过那些受害的人。”

  我打断他,“可那又不是我做的!”

  他喝道,“你放走了李太医,还通知了王员外,你又可知你所做,朝堂已乱成一团,你说你事事为后宫太平着想,你说你尽心尽力,依朕看,你是想扰乱朝纲,祸国殃民!”

  他说我祸国殃民,扰乱朝纲。

  这八个字在我脑海里不听回旋,攻击者我骄傲的内心。

  我低声道,“皇上,臣妾不懂朝堂上的这些,臣妾只知道,王贵人去了,自也是希望父母相送,早日安葬。”

  他怒道,“皇后说的轻巧,人已去,若不如此,朝堂难以安定,众臣若不团结一心,苍然若得了空,要牺牲的,会是更多的人!”

  说罢便拂袖离去,我拖着疲惫的步伐,走到房门口,望着未国的君王,他顾了黎民百姓,去终是未顾到这每个人的心。

  望着他大步离去,我似是听到了宫门被紧紧闭上,秋风吹动着我身上的单衣,吹拂着我凌乱的头发。

  房门外空无一人,诺大的锦绣宫,似是只剩下了我自己。

  此刻的心,比秋风还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