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白华之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白发

白华之什 九黛迟 2125 2019.04.24 23:46

  我谦恭道,“您是经过风雨的人,是已然长成参天大树的人,您便是支撑您自己的力量。皇上如今朝政繁茂,臣妾相信,待皇上空闲出来,定会先来看看太后的。”

  她眼眸里似浮现出一丝希望,却又转瞬即逝。

  她是想见到皇上的,只是她与皇上,有些误会难以解开。

  她的声音略带些沧桑,“哀家的儿子,哀家心里清楚,皇后就不必为他找什么说辞了。”

  我抬眸望着她,望着她的满头白发,望着她眼角的皱纹,望着她眸中,经历过岁月洗礼的沧桑。

  红颜已老,身旁却无知心人。

  就连最亲的人,也离的远远的。

  我轻声道,“太后娘娘且宽心,皇上终有一日会明白的。”

  太后微笑,“皇后,你到底才十几岁,在哀家这里,不必如此拘谨,倒不如你姑姑般,谈笑自若,收放自如。”

  我怔了片刻,心中渐渐明白。她喜爱的,是能同她谈笑,同时不忘礼数的女子。

  我到底还是太拘谨了些,毕竟同她从前,是没有讲过话的。

  如今还只是第一次见面,况且,她是未国的太后。

  我仍旧恭恭敬敬,“太后教导的是,臣妾当向姑姑学习。”

  她闻言轻轻叹了口气,声音轻的如同落叶落地的声音,“罢了,皇后依着自己自己性子来便好。”

  我轻声应道,“是。”

  太后侧过身,轻声唤道,“兰茹,回宫吧。”

  兰姑姑轻声应了一声,“是。”旋即又深深忘了我一眼。

  太后临走前轻声道,“皇后,闲的时候,多来慈宁宫陪哀家诵诵经吧。”

  我望着她离去,方才松了一口气。

  我还未出口,苏己便先道,“呼,吓死我了。”

  她紧接着道,“方才听你们说话,我整个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总觉得多了一个字,便会惹了她老人家生气。”

  我轻声道,“哪有这样夸张,虽是有些不自在,但倒不至于如此。”

  苏己缩了缩脖子,“哪里?真的,我听着太后的语气冰冰凉凉的,心里也冰冰凉凉地害怕。”

  我安抚道,“好啦好啦,已经走远啦,就别再害怕啦。”

  终究以后,还是要继续这样的。

  她略有些焦急道,“可是念念,你可真的要去慈宁宫里诵经?”

  我温声笑道,“去诵诵经有什么不好的,且去静静心,倒也是一份清闲的事。”

  毕竟在这宫里,我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了。

  苏己撅了撅嘴,仍是劝道,“念念,我觉得,若是与太后常待在一起,你定会闷死的!”

  我轻轻捏了捏她的脸蛋,笑道,“好啦,放心,不会的,话已出口,我此时总不能再悔了。”

  苏己仍是嗔怪着我,“诵经该是多无聊到一件事啊,念念,你怎么会愿意去诵经呢!”

  她见我不语,只好叮嘱道,“那你可要事事小心些。”

  我嘴角漾起笑意,轻声应道,“放心啦,我定会事事当心的,不会有事的。”

  苏己似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忙接着道,“对了,念念,我父亲与你父亲今日老待在一起,不知道整日在干嘛!我问父亲他竟一点都不给我说。”

  苏将军与我父亲整日待在一起?

  我不以为意,只觉得这只是他们二人整日在府中空闲,于是便笑了笑道,“或许只是去品茶闲聊,不必忧心他们了,应该只是闲来无事罢了。”

  苏己轻轻挠了挠头,旋即释然道,“好吧,我就是很奇怪,从前他们也不曾这样过,或许真的如你所说,他们只是品茶闲聊罢了。”

  我拉过推的胳膊,语气里带着期许,“是啊,近来民间可有些趣事,快同我说说。”

  她灿然笑道,指了指不远处的凉亭,“好啊好啊,我们去那亭子里坐着,我与你细细说。”

  只听她这样讲着外面的故事,我才意识到,我如今的日子,与宫外,已经有了太多的不同了。

  从前的日子,多半是琴棋书画,闲来无事再与苏己闲聊。

  如今,只是在这深宫大院里,哀叹着夜长。

  往后的夜,会越来越长。

  这样的日子,还要过多久。

  这厚重的宫墙,终究要垒在心里。

  红烛闪烁着喜庆的光芒,那天的场面是那样的大。

  那天,我入了宫,那晚房门吱的一声被推开,我瞧着那金黄色的鞋子慢慢走进。

  那是我初入宫的第一天。

  自始至终,我都只是想安安稳稳的,在宫里,我只想活下去。

  好好活下去,便好。

  我望见默不出声伫立在我身旁的红月,她似是也在细细听着苏己讲宫外的事。

  我静静倒了一杯热茶,似是不以为意地问道,“苏己,你可知城西李府的二公子,如今怎么样了?”

  红月闻言神色变了变,神色间似是多了些神采,她似是要说些什么,却忽地眼神暗了暗,默不出声。

  苏己丝毫未注意到红月的变化,她似是不以为意应了一句,“城西的李公子?可是那位满身书卷气的公子?”

  我点头,“正是那位李公子,你可知他如今如何了?”

  她漫不经心道,“那李公子,整日都未出过门,我也很少在城内听到他的事,只知道他如今整日泡在书卷中,两耳不闻窗外事呢。”

  我淡淡笑道,眸光不经意地瞥了一眼红月,“看来他是准备考取功名了,以他的性子,定是能考上的。”

  苏己枕着头,歪头道,“从前这李家就不怎么起眼,生的几个儿子多半都游手好闲,如今渐渐竟起了些好苗头,也应该是这李二公子勤奋,带了整个家族都渐渐好了起来。”

  我悄悄瞧了瞧红月,她唇角微微漾起了一丝笑意,一丝安然地,让人几乎发觉不到的笑意。

  我也笑了笑,调侃道,“苏己,可是城内的每一家,你都知道一二?”

  她俏然笑道,“那是,这每日那么无聊,若再不多出门转转,可不闷死了!”

  若从前,我如她一样,可以多出去转转,该有多好。

  我想在那个地方,多留一些我的回忆。

  我不语,低着头微微笑着。

  她脸上挂着兴奋的笑容,“念念,若是你如今能出宫就好了,若是能出宫,我们便能一同出去逛灯展了,我盼这天的灯展,盼了许久了。”

  细细数来,中秋节也该到了。

  这城里如今,应该都在为灯展做准备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