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白华之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行军蚁

白华之什 九黛迟 2259 2019.04.09 19:33

  云接平冈,山围寒野,路回渐转孤城。衰柳啼鸦,惊风驱雁,动人一片秋声。

  倦途休驾,澹烟里,微茫见星。尘埃憔悴,生怕黄昏,离思牵萦。

  ______《庆春宫》周邦彦

  这片林子怎么会越走越觉得走不到尽头,我分明记得,从锦绣宫来的时候,经过这片林子的时间没有这么长。

  可回去的路,怎么那么难走?

  我望向许之什,他好看的眉头微微蹙起,似在思考着什么。

  他是怎么了?

  “将军?”

  他应了一声,“嗯?”

  “这片林子怎么还未走完?”

  他蹙着眉,沉声道,“似乎,是迷路了……”

  迷路了?怎么会这样?

  我心头一颤,天就快黑了,若是此刻迷了路,我们该怎样回去?

  这片林子他今日也是刚刚知道,对它的路不怎么清楚也是正常。

  我颤着的心忽地又定了下来,与他一同困在这片林子中,比在锦绣里呆着要好得多吧。

  不用再想那么多事,倒也落得清净。

  况且,他也在这里呢。

  天色渐渐变暗,落叶与鸦啼声相互交映,眼前一片荒凉。

  许之什从地上捡起一快带尖角的小石头,在离得最近的树上划上一个一字。

  风自西面来,他领着我向东走去。

  “将军?为何向东走?”

  他愣了愣,应道,“西面风大,想必肯定很冷,往东走,应是好些。”

  我还以为,往东走是因为东面可以走出这片林子……

  原来只是避风……

  傍晚的风越来越凉,此时发髻在风中愈加凌乱,我被冻的牙齿打颤,“将军,我们一直这样走着也不是办法,你可有什么主意?”

  他望向我,皱眉不语。

  他伸出手拉向我的手腕,将我又拉近他一步。

  感受着他稳定的鼻息,在这么冷的地方,他竟还是那样镇定自若。

  我在寒风凛冽里努力让自己的身体不再颤抖,想被他拥入怀中。

  许之什停了下来,将我拉的与他又近了一些,他平静道,“这夜晚的风,竟是这样的冷。”

  耳畔的风吹动着周围的树,飒飒的风声将他的声音吹得断断续续,我低声应道,“是啊。”

  或许是风声送走了我的声音,他并没有再说话。

  风依旧没有停,我恍然间似是又看到了母亲,她让我快走,让我快些离开。

  我开始恐惧这片林子,天上只有零星的几点光亮,林子里却发出了各种声音。

  啼鸦声在我头上飘荡,蝈蝈的叫声似是已经在我脚边,更为可怕的,是远处的狼嚎。

  这个地方竟有狼嚎声,声音虽是还在离我们很远的地方,我的手心却已经开始出了冷汗。

  许之什也听到了狼嚎声,他朝四周望了望,将我拉的与他又近了一些。

  此时此刻,我与他,只有一拳的距离。

  风声飒飒,他解下了身上的黑色外衫,披到了我的身上。

  外衫虽然很薄,我却感觉到很温暖。

  我紧紧捏着他为我披上的衣衫一角,抬头望着他,他面容仍是一片平静,似乎林子里的风没有一丝能吹到他一样,似乎没有一点为我们被困在这里而感到焦急。

  甚至连将衣衫披到我身上也没有一点神情流露出来,一点也没有。

  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对我,又是怀着一份什么样的感情?

  接受着他给的温暖,我的心却渐渐变凉。

  他与我,可算得上是朋友?

  若是什么都算不上,他为何为我披上衣衫。

  我想说话,却被风遮住了口。

  我怕是我自作多情,所以我不敢言,不敢吐露心声,不敢问他我们是否是朋友。

  他与江逸行,终是不同的。

  他如光,望的见却怎么也抓不住。

  风越来越大,我的心绪也越来越乱了些。

  许之什忽地紧紧抓住我的手腕,他皱着眉头,眸光似是在搜寻着什么。

  我似是听到了蟋蟀们恐惧的声音,似有蟋蟀在到处乱窜。

  这到底是怎么了?

  周围的声音好乱好乱,我抬手揉了揉额头,头好疼好疼。

  林子里的草在前后起伏着,似有千万只虫子在向前涌动着。

  他闭上眼眸,片刻睁开了眼睛,面色微露出惊惶,“是行军蚁。”

  行军蚁来了……

  那传说中可以转瞬啃食掉一头猛虎的行军蚁此刻正在向我们逼近。

  恐惧,终于浮上心头。

  我想要快点离开这个地方,却没有一点力气。

  许之什放开了我的手腕,向前走了一步。

  不,不要走。

  我好害怕,我怕他会留我一个人在这里,我怕这黑暗的寒风里只剩我自己。

  我没有力气向前拉着他,甚至没有力气开口说话。

  他站在那里,拔出了腰间的佩剑。

  一抹寒光闪过,是他的剑光。

  只见他砍下了离得最近的一根树枝,他飞快地挥舞着手中的剑,那些树枝变成了几段。

  他弯下身,随手抓了一把枯草。旋即将树枝的一端一并扔到了枯草上,他的剑光在不断地飞舞着,剑光打到树枝上,发出了零散的火星。

  秋天的风冷而干燥,火星在一瞬间便引燃了那些枯草,许之什从中捡起了两根带着火的树枝,一根递给了我。

  他低声道,“拿好火把,若有行军蚁到你身旁,拿着火把可以驱逐它们。”

  我点了点头,他没有要走,他只是在想办法不被行军蚁伤害。

  “我们得快些找到一个空旷的地方,这里风太大,火很容易向外蔓延,到那时我们哪也去不了了。”

  他朝四周望了望,这边哪里会有空旷的地方,全是望不尽的林子。

  他的剑又开始动了,他砍下周围的杂草,放置火堆里的火再往外蔓延。

  行军蚁来了。

  我看到地上那密密麻麻的蚁虫,这些行军蚁要比平常的蚂蚁看起来要大的多。

  地上的行军蚁排成了一列整齐的纵列,正在快速地朝我们前进。

  没有一丝要停的样子。

  它们的行动猛烈,所经过之处没有一个还活着的生物。

  小到蚱蜢,大到……这林子里现在离它们最近最大的生物,是我们两个活人……

  它们猛烈地朝我们冲了过来,我被吓得退后了两步。

  许之什快步移到我身前,一手护着我,一手拿着火把驱逐着地上密密麻麻的行军蚁。

  “衣儿当心身后,万不可被咬到。”

  行军蚁的唾液可以麻痹人类,若被它咬到,整个人就只能等待死亡。

  而这种死亡,是被千万只军蚁撕咬而死。

  我强迫自己提起精神,挥动着火把驱逐着地上离我们愈加近的行军蚁。

  我紧紧拉着他的衣袖,声音里夹杂着恐惧与虚弱,“将军,它们会一直在这里吗?”

  他的声音仍是那样冷静,“不会的,衣儿别怕。”

  地上的行军蚁见了火光又调转过头,它们似是要走了。

  我松了一口气,转过头却看到不可思议的一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