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白华之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温润如玉江逸行

白华之什 九黛迟 2056 2019.04.05 23:46

  我微微垂眸,复又抬头看向他的眼睛,“铭轩,此次多谢你了。”

  他眸光微微闪躲一下,微微笑了笑,清声道,“娘娘既然唤臣一句铭轩,便是将臣当成了朋友,娘娘如此看重铭轩,铭轩做些事,也是应当的。”

  他身上穿着干净整洁的官服,身材高挑,五官如雕刻般精美,修长剑眉下一双丹凤眼美的纯粹,似是含了江川大海,一不留神仔细看去便会沦陷。

  他的鼻梁高挺,薄厚适中的嘴唇只让人觉得他能口出莲花,美而温润。

  温润如玉,这便是形容江逸行最好的词了吧。

  哥哥曾与我说,世上有一种人,你看见他,便觉得他是个好人。

  我想,江逸行便是这种人了吧。

  在这深宫之中,我可以信他,可以依靠他的力量活下去,可以把他,当成一个朋友。

  我愿意,在这个薄凉的地方完全信任于他。

  我看着他纯粹而又明净的脸庞,展颜笑道,“铭轩,在这宫里,幸识你。”

  他温和笑着应道,“有娘娘此言,足矣。”

  当秋风掀起我裙角的一面轻纱,暖阳洒到我的脸上,我只觉得,日后再大的苦难,我都会好好走过去。

  我不避阳光,轻启薄唇,叮嘱道,“铭轩,我此刻先行回宫,切记要尽快以贵妃的名义安葬莺姑。”

  他抿唇笑道,“娘娘放心,快些回锦绣宫吧。”

  “嗯。”

  我换上娇媚的笑容,踏进了锦绣宫的宫门。

  门口的侍卫们虽是惊诧贵妃娘娘又折了回来,却也不敢多言。

  宫里人都知道贵妃这性子,倒也让我行事方便了不少。

  临近殿门,忽地响起一阵清脆的鸟儿的叫声。

  那殿门口一团橄榄绿掺着黄色的小毛球,可不就是春天吗。

  我惊喜地唤道,“春天!”

  它听见之后反而停止了叫声,突然转过了身,朝殿内迈着大步走着。

  它这是生气了?

  我噗嗤一笑,这鸟儿,怎的如此有趣。

  它还在殿门口,那便是我从未将它带出宫,我竟未发现它。

  我忙追过去,用手捧起了它,笑着道,“好啦好啦,我不是故意把你掉下的,也怪你,把你掉下了也不叫叫声让我发现你。就算我没发现你,你是只鸟啊,你应该飞上去跟着我的。”

  它似是听懂了一样,猛地挣脱出了我的手,自己大步向殿内走去。

  我一步跨去,便走到了它的前面,推开殿门,装作要关门的样子,它忙扑闪着翅膀,想要飞起却飞不动,只好快速摆动着它那纤细的小腿。

  我望着它只觉可爱,甚是喜欢,将殿门留了个缝,便忙走进了里间。

  还有正事未办,我必须赶在贵妃醒来之前卸掉易容术,换好衣裳。

  走进里间,她还在榻上沉沉睡着,那便好。

  我关上门,将春天关到里间之外,忙褪下衣衫,将衣裳给她一件件换上。

  卸下易容术,我拿出手帕轻轻擦拭着脸。

  这易容之术,对脸的伤害是极大的。

  如今就先等着江太医的药吧。

  我收起手帕,躺在床榻上的贵妃手指微微动了动,她醒了。

  还好回来的早了一些,我轻声唤道,“贵妃娘娘,你终于醒了。”

  她睡眼惺忪,扶着额头起身迷糊问道,“这是哪?我怎么在这?”

  我装作什么的不知道,淡淡地应道,“贵妃娘娘糊涂了?方才可是你来的这锦绣宫,怎还问本宫你怎么在这,贵妃娘娘,你可是在我这锦绣宫睡了好大一会儿了。”

  “我怎会在这睡着?玲珑,玲珑……”她向外唤道。

  坏了,忘记她进殿门之前她带的宫人们都还在。

  可现在门外只有一个红嘴鸟儿,这可怎么说。

  罢了罢了,她现在还未完全清醒,先把她哄出锦绣宫再说。

  出了锦绣宫,她再发觉有什么不对,也无人会理她了。

  毕竟这世上的人,都更愿意相信他们眼里所见的。

  我轻轻推开门,将春天抱起,无视它目光里的生气,将它关入笼子里。

  我边逗着鸟儿便道,“娘娘你可是忘了,你进殿之前,让他们都先回去了。”

  她起身,扶了扶微有些凌乱的发髻,整理了一下衣衫,迷糊着走出殿门,看到殿内果然没有一个人,扶着额头,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事。

  “贵妃娘娘还是快些回宫吧,午膳时间了,你宫里的宫人们都在等你回去用膳呢。”

  她摸了摸正在与饥饿抗衡的小腹,又抬头望了望阳光,转过身,用她那极其傲慢的语气说道,“皇后娘娘,这空荡荡的锦绣宫,就留给你一个人吧!”

  说罢哼了一声便大步离去,我望着她出宫门的背影,垂眸笑道,“难得落得清闲。”

  日后这诺大的锦绣宫里,便只有我与春天相互做伴,偶尔还能与江太医说说话解闷,这样的日子也算清闲。

  被禁足的这段时间,正巧可以在这宫里安静地享乐。

  无人伺候便无人伺候吧,本宫自己也可以更衣洗漱。

  这样清闲的日子,也是极好的。

  从踏进宫门那刻起,便接连出了这么多的事。

  在后宫里,我不欲争宠,不愿勾心斗角,可总有事端找上我。

  那就一件一件将它处理好吧。

  总会变好的,日后在这宫里还要度过这么长的时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打开关着春天的小鸟笼,将它放置手心。我似是感受到它小小的眼睛里充满着怒意,它头高高扬起,睁大着眼睛瞪着我。

  我倒吸一口气,抚了抚它的头,安抚道,“乖,不要生气啦。”

  日后在锦绣宫,你都要一直与我在一起呢。

  我可不想你每日,都这样有敌意地看着我。

  贵妃回宫后若是与玲珑一对话,定会发现事情的蹊跷。

  可那又能怎样呢,到那时,玲珑就算听贵妃说些什么,她也不会信的。

  毕竟她眼里看的,才是真真切切的。

  易容术不仅换了形,还易了这些宫人的心。

  而贵妃,即将也会迎来皇上的降罪。

  等皇上从她手中收回令牌,锦绣宫便又该恢复如初了。

  等秦璃醒来,等一切走上它该走的轨迹。

  可莺姑,却再也回不来了。

  她真的,永远也不会再回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