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白华之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望月

白华之什 九黛迟 2106 2019.04.21 23:52

  春日迟,日迟独坐天难暮。

  宫莺百啭愁厌闻,梁燕双栖老休妒。

  莺归燕去长悄然,春往秋来不记年。

  唯向深宫望明月,东西四五百回圆。

  今日宫中年最老,大家遥赐尚书号。

  小头鞵履窄衣裳,青黛点眉眉细长。

  外人不见见应笑,天宝末年时世妆。

  _______白居易《上阳白发人》

  到了晚上,仍是未见秦璃的身影。

  皇上应该不会再让她出清芷宫了吧,如今,一切线索都断了,或许,我也已经没有必要再继续查下去了。

  我独坐桌前,静静地望向窗外的明月。

  夜悄然离去,我的心也渐渐不会因这宫中的事,掀起一丝涟漪。

  这皇宫里的所有,都与我无关了。

  不知是释然,还是已经看淡。

  心中似是,落下了一块石头。

  与其担忧这么多,倒不如什么都不去想,什么都不知道。

  唯向深宫望明月,东西四五百回圆。

  那样便好。

  “娘娘?”红月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迷糊着睁开了眼,我怎么又在桌上睡着了?

  我缩了缩肩膀,迷糊着应了一声,“嗯?”

  她嗔怪道,“娘娘,你怎么又在这睡着了,还未关窗户?”

  她扶我起身,“快回床榻上,可别再着凉了。”

  我望向窗外的明月,怎么感觉自己睡了那么长时间。

  我含糊着声音,“红月,你怎么起来了?”

  她笑了笑,“我都睡了一整天,这时再不醒,恐怕我是要睡死过去了。”

  我迷糊着走向床榻,转眼便又睡了过去。

  在梦里,有四月春风轻轻吹过。

  哥哥站在我的身旁,为我戴上那支银色发簪。

  那里的桃花树下,有一个白衣少年静静伫立着,有春风轻轻吹拂过他的白色衣衫。

  在春色映照之下,他如画般静静伫立着。

  梦里,有甜甜的桃花香,有我想念的他。

  我似是听到了开窗的声音,感受到一缕阳光照到我的脸上,一缕暖暖的样子。

  我不愿醒来。

  在梦里,似乎我们要一起去尝师父的桃花酒了。

  在梦的最后一刻,我还看到苏己穿着一身粉色的衣衫,如同桃花一般美丽,不似她从前的潇洒气质,她站在那里,温柔地向我伸出了手。

  我不要醒来。

  我侧过身,将盖在身上的被褥又拉的紧了一些。

  “娘娘?”是红月的声音。

  她怎么又来了?

  我只好转过身,不愿睁开眼睛,只想让眼前的景色一直留在我心里,留在我眼里。

  我怕一睁眼,桃林里的桃花全都谢了,师父走了,那白衣少年也消失了,而苏己,再也不会出现了。

  我怕一睁眼,就又变成了锦绣宫那一成不变的样子。

  红月轻轻晃了晃我的身子,语气里带着欢喜,“娘娘,快醒醒,快来看看谁来了!”

  我迷糊问道,“是谁?”

  我在心里默默数了数宫里的人,贵妃?她被禁足了。秦璃?这么早她应该不会来。皇上?他若是没有什么大事定不可能来锦绣宫吧。

  难道是哥哥又回来了?

  心头浮起一个这样的想法,我忙睁开眼,却被阳光照的有些刺眼。

  我轻轻眨了眨眼,等到眼前变得清晰,我只看见一张大脸在我面前。

  我被吓了一跳,惊道,“红月!红月!快过来!”

  她本就在床榻前站着,偷笑道,“娘娘,娘娘怎么了?”

  我一把掀过被褥,蒙到头上。

  “好啦!念念!快起身啦!是我啊!别怕别怕……”

  耳畔响起熟悉的声音,我在被褥里轻轻掐了自己的胳膊一下,确定这不是还在梦里。

  还不等到我反应过来,她便一把将盖在我身上的被褥拉起。

  我紧紧拽着被褥的一角,撅着嘴,脸上却透漏出心中的喜悦。

  还有一丝,不敢相信。

  我不敢相信,方才在梦里的她,此刻真真切切地站在我的面前。

  我被拉起身,站在床榻上,看着面前粉色的衣衫。

  她如我梦中的一样,身着粉色的长裙,袖口绣着两三朵淡粉色的桃花,领口有用银色丝线勾勒出的几轮弯月,裙摆如昨夜的月光般皎洁。

  她的青丝用白色的束带轻轻挽着,垂在身后。

  她今日粉黛薄施,同从前的潇洒气质不同,或许是她今日双颊的微微泛红,衬得她可爱而又温婉。

  眼前的她,比梦中还要美。

  她来了,似乎这锦绣宫里,也变得更美了些。

  我灿然笑道,“苏己!”

  她一把拥过我,“念念!”

  她这一动,便失了方才所有温婉的气质。

  这才是我印象里最好的苏己!

  她拍了我一下,撅着嘴嗔怪道,“死念念!气死我了你,要不是我父亲,我还不知道你进了宫!都不跟我说!”

  “好啦好啦,我错啦,我那时不是没有时间去将军府嘛!整日被父亲教导着要怎样怎样做,我没有办法出府去找你呀!”

  那时,我不敢去见她,问不知道该如何同她说,我不知该怎样对她说我要进宫了。

  这句话,我不知该如何开口。

  我也不敢开口。

  我怕我会不舍,我怕我会一直想念。

  我将她拉到床榻上坐着,撒娇道,“我错啦,你今日怎么来了宫里?”

  “念念,我跟着父亲一起来的,我求了他好久好久,他才让我过来,你都不知道,我快要闷死了!等了好几日,也不见你来找我玩,连封信都没有!我还以为你又被你父亲关禁闭了!”

  我拉着她的手,紧紧握在怀里,温声道,“这些时日事情都太多了,我在宫里也好想你,每天都想回去见你,都在想我们什么时候会再见到面。”

  苏己撅了撅嘴道,“念念,我在府里要无聊死了,好不容易求得这次入宫的机会来找你,父亲还非要让我穿成这样,还不让我说话,就让我笑,让我不管见谁,都要笑,我都快憋死了,这衣裳穿着好生难受。”

  我笑了两声,轻声道,“苏将军这是为你好,再者说,这身衣裳,是真的好看,衬得你整个人越发娇俏可人了些。”

  她举起胳膊,揪起袖子,撅着嘴道,“你是不是在取笑我了!这衣裳哪里好看了,那么多绣花,看着就糟心!”

  我细细看着她袖上的桃花,柔声道,“哪里糟心了,我怎么会取笑你呢,这衣裳是真的适合你,而且这袖子上绣的桃花,多好看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