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白华之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秋日梦

白华之什 九黛迟 2117 2019.03.09 22:06

  红月出去后,我对着铜镜,取下头上的珠钗,将发髻散了开,更换好了衣服,便懒散地走向软榻。

  我侧躺着,脑海中不自主地会想到他,许之什到底去萱宁宫干什么?他与王贵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一切我都不知道,他是个隐藏的很好的人,但有时我又觉得他很单纯很可爱。

  许之什,我想要了解你,明白你。

  不,我不能。

  因这后果是万水千山,是丞相府的存与亡,是我和你们的生与死。

  我总不能,总不能这么自私,总不能不考虑你们啊。

  我是未国的皇后,我不能对他动了情。

  可是我已经动了心,动了万万不该有的想法。

  这一番情谊,我又该同谁去说。谁又会能明白我的无奈与难过。

  从前父亲便教会了我一切以大局为重,要顾家而不顾己,要顾民而不顾家,要顾国而不顾情,他告诉我,万事皆要顾法,不可犯小法更不可犯大法。

  可是父亲,这些生硬的法,我顾了十四年,却未曾有过一丝快乐。

  我想要离开皇宫,离开这里,离开这早就安排好的命运。我想要去追随我的心,追随我心中所想,追随我喜欢的人。

  父亲,我什么时候可以任性一次,我顾着国,顾着家,也顾着民,可谁能顾一下我的心。

  眼角的泪顺着脸颊流下,我盖紧了被子,慢慢进入了梦乡。

  这场梦是甜甜的,因为梦里有他。

  我梦到一片桃林,他躺在最大的桃树上,闭着眼睛,那是个很安静唯美的画面,有片片粉色花瓣随风缓缓而落,天蓝色的天空,掺杂着粉嫩的颜色,他的呼吸声静静的,与花落下的声音相互和谐。

  好美的画面,他一身白衣,那匹嗜血烈马在一旁静静地呆着,时不时摇着尾巴,吃些旁边的草。

  在这梦里,我是从他耳侧一晃而过的风,感受过他的温度;我是与桃花香味亲密接触的空气,在他身旁游离;我又会是那马儿,不敢深深地呼吸,亦不敢踏出马蹄,我怕这粗重的呼吸声与笨重的马蹄声扰了这一副安逸的景象。

  没有雷电暴雨,没有惶惶不可终日,没有蜂目豺声,没有鼓吻奋爪。

  只有繁花似锦,只有赏心悦目,只有甜甜的美好。

  有敲门声响起,应是来叫我起床的。

  我微睁双眼,阳光明媚而又刺眼,外面的天气应又是很好。

  我又将眼睛闭上,奢求梦里的秋月清风再多留一会儿。

  这阵阵敲门声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我皱了皱眉,大清早这是怎么了?

  我极不情愿地起了身,拖着沉重的身体艰难地走向门口。

  “怎么了?”我迷糊地问道。

  门外的是莺姑,她一脸焦急的样子,“娘娘,不好了,璇宁宫出事了。”

  “什么?”我揉了揉眼睛,璇宁宫怎么会出事,昨天不还好好的。

  “娘娘,来不及说了,您快些梳洗,这会儿皇上已经在璇宁宫了。”莺姑将我推入房间,红月睡眼惺惺地端进来热水让我洗脸,我擦了擦脸,简单梳了梳头发,便忙起了身让红月为我更衣。

  怎么会?璇宁宫怎么会出事?昨天不还好好的,昨天璇宁宫还很正常。

  “璇宁宫怎么了?”

  “是王贵人出事了。”莺姑拿起发钗为我整了整头发,“一大早璇宁宫便传来了消息,王贵人,去了。”

  王贵人?

  怎么会?

  这宫里接二连三地发生这等事,究竟是怎么了?

  我眉头紧皱,想不通宫里为何会发生这等事,先是姑姑,后又有楚美人,这王贵人,怎么又出了事。

  明天,又会闹些什么?

  明天,又会轮到谁?

  会不会有一日,这些厄运落到我的头上。

  我将已穿好的衣服又整理了一番,便连忙赶去了萱宁宫。

  还未进入殿内,便听到皇上的问话,“昨日可有人来过璇宁宫?”

  “回皇上,昨日奴婢没有见到有谁来,真的没有看到。”

  我走进殿内,看到跪在地上哭的稀里哗啦的昨日那个大宫女。

  她说昨日没有人来?可我昨日明明去了璇宁宫,明明与她打过照面,说过几句话。

  我自是知道自己没有在璇宁宫做什么事,可这宫女为何不供出我?

  我行礼,“参加皇上。”

  他看了我一眼,摆了摆手,“衣儿来了,免礼。”

  “参加皇后娘娘。”殿内宫人行礼。

  那跪在地上的宫女看了我一眼,立马埋下头,我瞥见她的眼神里有些慌张。

  这个大宫女,必定有问题。

  昨日我去璇宁宫时她便推辞王贵人病重不便见人,那时她的神色便有些不对,这个宫女做了什么?难道事情在我昨日去璇宁宫时便发生了?

  我走近她,仔细地盯着她,“你叫什么?”

  “奴婢名唤翠儿。”她怯生生地回答道。

  “翠儿,你怕什么?”我一步步逼近她,她跪在地上身体颤抖的越发厉害。

  “没,奴婢只是为贵人伤心。”她的声音仍然是颤颤的。

  皇上看向我,在众人面前问道,“衣儿,你可是觉得她有问题?”

  她必定是有问题的,可我是否该如实向皇上禀报。

  若我告诉他我昨日来过,必定会有有心之人给我强加上罪名,可是我本就什么也没做,又何惧这些罪名。

  我走向皇上,如实向他说,“皇上,臣妾昨日是来过璇宁宫的。”

  话音刚落,殿内便有人窃窃私语,翠儿跪着的身体重重跌了下去。

  “皇上,臣妾入宫来还未见过王贵人,听闻贵人贤淑温柔,便想着去璇宁宫见见。”

  “你昨日见到了王贵人?”

  “没有,我昨日见到了这名宫女,她告知我贵人病了不便见人,故我便没有见到她。”

  “你见过这名宫女?”

  “我见过。”

  翠儿哭的已经看不清她的面容了,猛地摇了摇头,她的声音仍然颤的又更厉害了些,“没有没有,我没有见到皇后娘娘,我没有见过。”

  “你可知欺瞒朕是欺君之罪!”

  “翠儿,你是见过我的,我来过这里,你为何不肯承认?”我一句一句逼迫着她。

  “没有!我没有!我什么也没有见过!”

  “来人!将这个宫女押下去!严加看管!”

  “不要!奴婢没罪,奴婢什么也没做!皇后娘娘救我,皇后娘娘救我啊!”她哭的很惨烈,我看着她被拉了出去,竟有些心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