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白华之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新妆淡抹遇桃花

白华之什 九黛迟 1199 2019.02.17 23:02

    未国近日发生了一件大事。

  相传未国少将许之什凯旋归来,相传这许之什年少有为,胜了朝中许多大臣。

  可我以前从未听人讲过未国有如此之才,似乎一下子许之什成了民间人传颂的英雄般。

  不过这些朝堂之事向来与我无关,就算是民间与府里都流传的沸沸扬扬,也与我无半点关系。

  官宦人家的子女一生总是早已被安排好的,又况且我乃相爷嫡女。

  我独自呆坐望桌上画像,想着这掌如此重权的相爷竟也有如此。

  可我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女子,为何,会这样。

  如果能选择,我宁用这无尽荣华,换一自由。

  父亲说衣儿,这两年一定要安分些,别让人落下话柄了。

  他说,你及笄之年便可入宫。

  父亲啊,我才十三岁,从来没有人许过我百岁无忧。

  我从小便知道,顾家的女儿生来就是要进宫的,生来便要懂得诗书礼节,生来就要通情达理,不问政事。

  我仍然记得姑姑出嫁那年,举国同庆,到处都是喜气洋洋的,可姑姑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那天我抬着小脸,趴在姑姑的腿上,她在描妆,我问姑姑,“姑姑,父亲说你要做未国最美丽的女人了,姑姑,可是你怎么不高兴啊。”

  她揉了揉我的头发,温柔地说,“衣儿,你还小,还有好长好长时间可以用来感受岁月的美好,姑姑高兴,姑姑要进宫做皇后了怎么会不高兴呢。”

  她苦笑着,我用头蹭了蹭她的脸,“姑姑,你走了衣儿会想你的。”

  “衣儿放心,你在府里乖乖的,姑姑会经常接你去宫里玩,我们以后还会经常见面的。”

  姑姑是一个很温柔很温柔的女人,她的眼里只有对万物的爱与柔情,可她出嫁那一天眼里却装满了无可奈何。

  也许我现在才明白姑姑当时的心情吧。纵有万般不甘,却也无奈,我能做的,无非是走完这早已布好的局罢了。

  “红月,我们去外面走走。”

  我将红月唤来梳洗,今日的阳光尚好,外面的花也已经绽放出了它美丽的色彩。

  那些烦心事,姑且先放下吧。

  “小姐,今天你是要去哪逛?”红月警惕地看着我。

  “你放心啦,今天我就在府里逛逛,不会再偷偷溜出府啦。”

  我摆弄着手上的珠钗,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那就好,小姐,相爷吩咐了这些时候你无论怎样也不能再出府,小姐听话就好,这些时候小姐一定要好好注重自己的安全和在外形象……”

  她一直唠叨着。

  我无奈地拿过她要给我戴上的珠钗,插进了发髻里,“好了好了,你别说了,我都知道了,我自己戴就好。”

  我今日穿的是再简单不过了,是那件仅有桃花花瓣点缀的素红裙装。

  鬓角斜插的桃花钗,是发上唯一的发饰。

  春光正暖今时节,正是百花争秀时。园中各色的花皆已开放,姹紫嫣红,竞艳夺宠。

  身旁的牡丹红得如初嫁新娘,梨花白得如一叶纸绢,紫色的蝴蝶兰和素丽的玉兰,都远不及满是娇嫩的桃树。

  逃之夭夭,其叶蓁蓁。我爱桃花,她没有那番艳丽,也没有那么淡然,风韵正相宜。

  似乎感到远处有一道炽热的目光朝向我,似乎,又转瞬即逝。

  “衣儿。”父亲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然而,更让我惊讶的,是他身旁那个少年。

  还是一身素净的白衣,没想到我还能,再见到你。

  “父亲。”我欠了欠身。

  “衣儿,这位是许将军,今日也算是赶巧了。”父亲虽是这么说,但他神色一如既往地淡然,只是浅笑着。

  我尚未开口,他却先了。

  不曾想那日少年便是如今传的沸沸扬扬的将军,倒也难怪,想这嗜血烈马也非寻常之物。

  “想必这便是丞相的掌上明珠,久仰大名。”

  他眉间像盛了脉脉春风,如星辰般的眸淡然的让人深陷。

  “哪有什么大名,只是外人胡乱吹嘘罢了。”直到很多年后,我还清晰地记得那种感觉,那种脸颊泛红的感觉。

  “怎会是胡乱吹嘘的,今日一见在下也很是惊叹。”

  听到这话,我心中竟是欢喜的。

  “将军说的哪里话,念衣前些日子在府中便听闻了你,很是敬佩,不想今日竟有幸相见。”

  “让姑娘见笑了,若非今日还有他事,定是要请丞相赏脸与姑娘喝上几杯,今日也多谢丞相招待,在下在此便告辞了。”

  他与父亲客气一番后终是离开,这两个本毫无关系的人,怎么会有一天走的这么近?

  想这许之什今日独自前来,应该是怕引起他人注意,反而落下把柄。

  可他如今是朝廷重将,哪里来的胆量敢孤身来丞相府,要知道在这个丞相府里,父亲要取一个人的命完全可以做的悄无声息。

  而如今他正是声名显赫,对野心勃勃的父亲来说无疑是个祸害。

  这许之什究竟与父亲议了什么,为何我总感觉父亲在犹豫着什么。

  我永远猜不透父亲的心思,父亲也不允许我涉足朝堂之事。

  不曾想许之什便是当日训马少年,我心中不知是喜是悲。

  终是再遇到那日的少年,我多希望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缘分。

  他是多么美好的一个人,如四月春风,如满夜星辰。

  白衣驯马,香尘浮萍,他大概是世界上最俊逸的男子了吧。

  只可惜,他是将军,我是要入宫的相府嫡女。我本不该,起这外心。

  我本就没有什么资格去奢求喜欢一个人,上天赐予我无限荣华,总是要为此付出些代价。也许每个人的一生里,都会有些遗憾吧。

  罢了罢了,话本里的一见钟情怎会落在我的身上,我本不该多想。

  我不该多想,我终究是要嫁与那个未国最尊贵的男人,就算他年长我好些岁,就算他怀拥众多妃嫔,就算我与他没有任何感情。

  那日驯马的白衣少年,曾经在我的眼里抵过千山万水。

  可我终是不知,这一见钟情还是敌不上情有独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