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白华之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惊梦

白华之什 九黛迟 2133 2019.03.02 23:32

  “衣儿,你快跑啊,不要再回去了!别回去了!”这个地方好黑好冷。

  “阿娘……阿娘……阿娘不要丢下衣儿……阿娘不要……衣儿好冷……”我呢喃着,双手紧紧抓着袖口,“不要走……”我看到阿娘在黑暗中渐渐消失,突然有人轻轻拍了我。

  “娘娘,你怎么在这睡着了,怎么不在床上睡?”是莺姑的声音。

  “娘娘,娘娘,你醒醒。”莺姑晃了晃我,我缓缓睁开了朦胧的眼睛,眼角似乎噙着泪水。

  “我在哪?”我无力地问道。

  “娘娘,你这是怎么了,自是在宫里啊。”莺姑有些担忧的用手轻抚上我的额头,“哎呀,坏了,头怎么这么烫,娘娘,我去请太医来。”她说罢转身就出了房门。

  我缓缓松开了紧握袖口的双手,颤了颤嘴,“阿娘……”

  泪水不自主地流下,睫毛微微颤抖着,想张嘴叫住莺姑却没有力气说话。

  这么多年了,我又梦见了阿娘。在一个黑暗而又可怕的地方,我又看见了她。

  好冷好冷,我缩了缩脖子,从袖口取出手帕,对着铜镜一点一点把眼泪擦去。这是个让人幸福又难过的梦,为我可以再看阿娘一眼而感到幸福,为黑暗寒冷而只剩我一个人而感到孤独。

  头好痛好痛,怎么那么冷,我想起身去添加衣服来让自己不那么寒冷。

  我缓缓起身,呆滞片刻,闭上眼睛揉了揉太阳穴,睁开朦胧的眼睛,眼前像有一层雾一样,看什么都模糊不清,我艰难地迈开麻了的腿,大抵是坐下的时间太长而又一直没动的缘故吧。

  感觉身体好累好累,我回想着衣服的位置,一小步一小步走着,却不慎在迈步时腿撞到了凳角,“嘶……”,我下意识弯下腰,用手捂着撞疼的部分。

  这个时候莺姑正好领着太医赶来,她推开了门,正好看见我捂着腿,脸上写着疼痛的样子,她叫道,“娘娘!娘娘你这是怎么了!”

  她快速地跑到我身边,扶起了我,“无事,只是未当心撞到罢了。”我将刚刚因疼痛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来,在她的搀扶下又坐到了椅子上。

  “娘娘,刚刚奴婢看你身体发热,便请了太医来,让他为你瞧瞧吧。”莺姑轻声道。

  我撇了撇她身后的江太医,江太医在太医院里医术是最为高超的,而且他人极其年轻,“参见娘娘。”他的声音很温和。

  “不必多礼,本宫无碍,不必瞧了。”我摆了摆手,示意他下去吧。

  莺姑有些担忧地说道,“娘娘还是瞧瞧吧。”

  我抬眸看了一眼莺姑,她递给了我一杯刚倒好的热茶,我接过,用两只手握着,想要用杯子上的温度来温暖一下自己。

  江太医已提好了他的医药箱,莺姑的脸上写满了担忧,我本是嫌麻烦,只想好好歇着,但是太医即是已经请来,罢了罢了,我就让他瞧瞧吧。

  我放下手中握着的杯子,伸出手腕。江太医走近我,将手中的医药箱放到桌子上,打开取出一块丝帕,将手隔着轻轻搭在了我的腕上。

  一弹指的功夫,他便拿起了手帕,温声道,“娘娘这是着凉了,有些发热,不过按时服药很快变好了。”

  “嗯。”我轻声应道。

  莺姑笑道,“有劳江太医了,还请江太医写个药方,待会儿我派人去取药。”

  我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离去并且不用行礼。

  “好的,请随我来。”江太医收拾好了药箱,便同莺姑一起去写药方。

  此刻眼睛也已经可以看的清晰,我端起那杯热茶,端到嘴边试了试温度,还是有些烫的,我抿了几小口,茶冒出的热气氤氲着我的视线。

  莺姑与江太医也都出去了,莺姑将我房门前的隔帘拉开,珠帘半掩着房门。

  我放下杯子,粗略梳洗了一番,便起了身,拿了件素色披风披在了身上。

  我推开了门,刚出门的那一刻,外面的光照的有些刺眼,外面似乎比屋里暖和得多。

  我伸了伸懒腰,捶了两下腿,突然红月的声音响起,“娘娘!”

  我被吓了一跳,“啊?!”,我嗔怪道,“红月,你吓到我了。”

  “奴婢该死。”,她行了个礼,便忙跑过来扶着我,“娘娘,我刚听莺姑说你病了,病到哪了,快让我看看。”她朝我上下打量了一番,又饶了一圈看看,“没受什么伤就好,娘娘这是怎么了?”

  “只是着了些凉罢了。”我轻拍了拍她的手,让她放心。

  “着凉了?娘娘,您是不是又在梳妆台趴着睡着了?您老是这样,怎么就不撑着困劲去床上睡呢。”她唠叨着。

  “若是到了床上,怕是困劲早就过了,再说了,本宫若是知道会睡着,早早便会在床上躺好了。”我努力回想着没睡着前的事,我那时刚卸下珠钗,脑子里好像一直在想与秦璃的谈话。

  “因为这件事的矛头不光指向了皇上,还指向了娘娘,娘娘,你就不打做些什么吗?”

  她这句话又突然回想在我耳边,我皱了皱眉,“红月,扶我去走走。”

  秦美人想让我做些什么?是让我调查此事?我初到宫中,对这人和地方都还不熟悉,她与皇上去调查远比我去查容易得多。更何况,多个人知道这些事,并不是什么好事。

  那会是她有一部分计划需要我的力量吗?我不想,我不想再参与到这些麻烦事里。

  可是她说的有理,这个矛头也指向了我。

  是什么样的人才会策划这样的事呢?会是谁不想要这个孩子出生,不想让刚入宫的我站稳脚跟,不想让朝堂安稳。

  又或许这个人只有一个目的,而我入宫也只是凑巧碰到了这个时间?

  楚美人的孩子莫名其妙地没了,皇上没法向楚将军交出一个合理的原因。像楚将军这样暴躁的人,若是知道他的宝贝女儿从此只能呆在宫里,定会大闹一番。

  秦璃会来找我,也定是皇上的授意了。皇上想让我干什么,又或者是,他需要我干什么?

  一切都是未知的,我不敢参与,至少在我没弄明白前,我不能答应秦璃去参与此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