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白华之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保护

白华之什 九黛迟 39 2019.03.28 23:52

  那一间间牢房里,关押着男人,关押着女人。

  有豆蔻少女,有年逾半百,甚至还有才几岁的孩童。

  这幼小的人儿,能犯什么罪?

  他们缩成一团,在黑暗里瑟瑟发抖。

  他们的身上,有大大小小的血痕,我似乎,能看到他们身上的瘀血。

  那一片片,疼痛的痕迹。

  朱总管带我又下了一层楼,下面烛火通明,却总让人觉得阴森恐怖。

  而传入我耳中的,是起起伏伏的惨叫声。

  这里,是给犯人用刑的地方。

  红月与莺姑,一整个上午,都呆在这个让人恐惧的地方。

  我心被揪了起来,不等他打开拦着的门,我便一把推开进去。

  我朝朱总管怒喊,“她们在哪!”

  他被吓了一跳,手颤抖着,往右边指了指,怯怯道,“在最右边的刑房里……”

  不等他说完,我便忙跑了过去。

  听着跌宕起伏的惨叫,我的心在不停颤抖着。

  她们不能有事。

  我急迫地跑着,焦急而又害怕。

  “啊!”

  这是红月的声音,她还活着。

  我的眼角似是氤氲了些泪水,这群没有人性的人,在对她做什么。

  我用力推开了最右边的那扇门,怒吼道,“住手!”

  里面的人,正是她啊。

  是从前推着我荡秋千的那个女孩,从前与我一同嬉笑,同喜同悲的女孩。

  如今她被绑在板凳上,头发凌乱,嘴唇惨白,双目似是闭着似是睁着。

  这群狠毒的人,把她的双手,把她每一根手指,都夹在了竹片的缝隙间。

  十指痛于心。

  她的身上,有被鞭子打过的伤痕。

  我朝她一步一步走去,眼角晕着泪水。

  那群狠毒的人惊愕地看向我,随后忙停下了手中的刑罚,行礼道,“参见贵妃娘娘。”

  红月闻声睁了睁眼,朝我看了过来。

  她无力地撇了我一眼,便又倒过了头,她已经没有一丝力气去惊讶了。

  我拂袖,轻轻抹去眼角泪水,走到她身边。

  我掩着怒火与心疼,沉声道,“你们,都放开她。”

  周围的宫人颤了颤,有些惊讶却又不敢多说,只能解开了红月身上绑着的绳子,慢慢卸去了她手上的竹片。

  被竹片夹过的地方,似是溢出了鲜血。

  我的心痛着,我的丫头,我自己都不舍得骂她一句话,怎么在这里,就要受这样的苦。

  凭什么?

  她无力地靠在椅背上,我心宛如针扎般疼。

  我声音颤抖着,“红月,你不能有事。”

  我想回到丞相府,带她一起做回从前那个闲散的生活。

  那样,以后每天就不用担惊受怕。

  起码,不会有生命危险。

  她的衣衫上,浸着鲜血。

  我颤抖着,抚上她的肩。

  我在她耳边轻唤道,“红月。”

  她闻声眼睑动了动,嘴里发出微弱的声音,“娘娘……”

  她咬着牙睁开了眼,望向身前的我。

  她微惊,面露恐惧。

  我轻轻地将她的手搭在我的手上,她愣了片刻,随即明白了过来。

  她是知道,我会易容术的。

  她眼角流出泪水,嘴唇微微颤抖,我忍着心疼,轻声道,“我们回去。”

  我扶她起来,一步一步缓缓出了这间刑房。

  她身体此刻已经虚弱至极,此刻必须马上医治。

  可莺姑在哪?

  这一间间牢房里,并没有她的踪迹。

  她会在哪?

  我心头隐隐浮现一阵失落感,她始终,是皇上的人吗?

  她不在这里,是回了皇上身边吗?

  我多希望,她是真的关怀于我。

  我多希望,在这后宫里事事照料我的人,对我没有心怀异心。

  “莺姑呢?”红月虚弱着,颤抖问道,“她还好吗?”

  我担心地抚了抚她的背,失落应道,“没见到她。”

  红月转脸看了看我的神色,皱着眉头道,“娘娘,您怎能这样想。”

  我微微侧脸,避过她的目光。

  我怎样想?在这后宫之中,我有多想信任她,多想多一个人陪伴我。

  可她不是,她不在这里,她是皇上的人。

  “我们回去罢。”我沉声道。

  她因焦急地发出声音咳出了声,“娘娘,莺姑待你,待我,都入亲人一般,你怎能怀疑她。”

  她说的没错,我怀疑她。

  而且不止一次。

  我只与她相识几天,若完全交心于她,我不敢,也不能。

  在海棠花前,我未敢告知她我的全部想法,我怕她始终站在皇上那里,将这些全部告知于他。

  我怕皇上会知道,我猜到了这些命案与朝堂的关联,我怕他会怀疑我,我怕他会觉得我在宫里会给他造成危险。

  在他眼里,知道的越多,越是不好。

  我不敢信莺姑,因为她是他的人。

  尽管这些天她对我都是悉心照料,尽管这些天她对我是细致入微,可我不敢,玩始终不敢。

  于心,我怕那个关心我的莺姑会出事。

  于德,她对我如此关怀,我不该疑她。

  可我怕,只是因为我怕,我怕她是皇上的人,我怕我的一番急迫付错了人。

  我不语,扶着她继续向前走着。

  她嘴唇颤抖,眼角氤氲着泪水,欲要挣脱出我的搀扶,“娘娘,你不是这样的。”

  我该是怎样的?

  我不知道。

  在这宫里,我应该怎样才能好好存活,应该怎样才能安然度过这些岁月。

  可我不该这样。

  对,我不该这样,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不该因我的怀疑而出任何事。

  不该,也不能。

  我紧紧搀扶着她,轻声道,“我们去找她。”

  红月闻声渐渐舒展开了眉头,身体忽地软了下去,没了力气。

  她现在就需要医治,耽搁不得。

  我望向前方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向我走来的朱总管,他见我发现了他,忙加快了脚步,朝我走来。

  他气喘吁吁地喊道,“哎呀,娘娘,您怎么走的这样快。”

  待他走近我,我命令道,“现在马上命人将她送去太医院,送到江太医那里,若有何闪失,当心你的人头。”

  他闻言颤了颤,这宫里谁人不知,这贵妃娘娘什么狠毒上做不出来,我此时,借的可是她的身份。

  他谄笑道,“娘娘吩咐的,小人必记在心上,小人纵有一万个脑袋,也不及这位姐姐的一丝头发。”

  我不愿再看他这副嘴脸,沉声道,“现在便去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