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白华之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走火

白华之什 九黛迟 2076 2019.04.18 23:54

  未容君王得见面,已被杨妃遥侧目。妒令潜配上阳宫。

  一生遂向空房宿。宿空房,秋夜长,夜长无寐天不明。

  耿耿残灯背壁影,萧萧暗雨打窗声。春日迟。

  日迟独坐天难暮。宫莺百啭愁厌闻,梁燕双栖老休妒。

  _______白居易《上阳白发人》

  刚踏入寝殿,红月便迎了上来。

  我蹙着眉头,嗔怪道,“不是让你好生歇着吗,怎么又出来了。”

  红月拉我坐到桌前,为我斟了一杯茶,“娘娘,快别说我了,娘娘,我有个好事要同你说。”

  我抿了一小口杯中热茶,边披外衫边问道,“什么好事?本宫待会儿要去司药房一趟。”

  她也跟着我的脚步,边帮我整理外衫边道,“娘娘,我听说,贵妃被禁足了!”

  我停下穿外衫的动作,惊奇问道,“她被禁足了?”

  红月兴奋道,“是啊,听说皇上连去看她都没看,直接就下令禁足了!”

  我刮了刮她的鼻子,微微正色道,“在这同本宫说说也就罢了,在外面可别乱嚼舌根子,当心性命不保!”

  她撅了撅嘴,“我自是知道啦,就是给娘娘多说几句。”

  我柔声道,“好啦,本宫知道啦,本宫去司药房一趟,你切莫在这样乱动了,好生歇着!”

  她悄悄撇了撇嘴,嘟囔道,“娘娘,你不让我去陪你一起去吗?”

  我摆了摆手,便向外走边道,“本宫与江太医一同去,人多了本宫也不自在,就不带人了,至于你,身体没好的完全之前,不能出门。”

  她又唤了一声娘娘,我转头道,“好生歇息,午时本宫便回来了。”

  江逸行已在锦绣宫门口候着,我温和道,“有劳铭轩还要陪本宫再跑一趟。”

  他笑了笑,温声道,“司药房的路臣熟的很,娘娘,跟臣不必客气。”

  走进司药房,便扑面而来一股清香的药草味。

  我隐隐约约望见司药房的屋顶有个黑色的身影飞了过去,我轻轻揉了揉眼睛,再看已什么都没有。

  江逸行温声问道,“怎么了?”

  我应道,“没什么,本宫似是有些眼花了。”

  或许是我看错了吧,这么远的距离,倒真的有可能是看错了。

  江逸行微微正色,似是认真了起来,“回头再给娘娘找些治疗眼花的药。”

  我噗嗤一笑,“有劳铭轩了。”

  江逸行将我引入一个侧间,简单的布置却不失雅致,他温声道,“娘娘暂且再次歇息,微臣去将那本册子要来。”

  我点了点头,“有劳铭轩了。”

  我打量着屋内的布置,走到窗前望着窗外的景色。

  那里怎么在冒黑烟?

  烟味与药箱味道掺杂在一起,我微微蹙起了眉头。

  这是走火了?

  我拿出丝帕掩住口鼻,恍然间听到一个开门声。

  是江逸行回来了。

  我喃喃道,“铭轩?”

  他的声音急促,“娘娘,快同臣离开这里。”

  我掩着口鼻,声音有些若隐若现,“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哪里走火了?”

  他拉着我,边向外跑边道,“司药房忽然走火了,方才进来时分明没有什么事,这不知道是怎么了。”

  我低声问道,“怎么这么突然就着了火?”

  江逸行轻声应道,“这司药房里本就干燥,再加上今天有风,若有人故意纵火,火势自然就蔓延了开。”

  脑海中猛然想起了那到忽然消失的黑色身影,难道那不是错觉?

  司药房的人,总不会故意烧自己所在的地方。

  只有可能是外人,若是司药房以外的人,会不会是那道黑影?

  也许我真的没有看错,可能真的是有人故意纵火。

  他拉着我的衣袖,跑出了司药房。

  我呼了一口气,“总算是出来了。”

  他垂下眼眸,全然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只是娘娘,那本册子,臣还未借到。”

  我微微一惊,他竟如此将我说的话放在心上。

  我温声道,“只是个册子罢了,无妨的,铭轩切莫放在心上。”

  江逸行微微撇嘴,“可是娘娘,照着司药房的情况来看,火势就算被扑灭之后,还是会将这些全都烧光。那本册子,肯定是回不来了。”

  我突然间又想起了从前见他的那日,他身上穿着干净整洁的官服,身材高挑,五官如雕刻般精美,修长剑眉下一双丹凤眼美的纯粹,似是含了江川大海,一不留神仔细看去便会沦陷。

  他的鼻梁高挺,薄厚适中的嘴唇只让人觉得他能口出莲花,美而温润。

  温润如玉,这便是形容江逸行最好的词了吧。

  哥哥曾与我说,世上有一种人,你看见他,便觉得他是个好人。

  我想,江逸行便是这种人了吧。

  在这深宫之中,我可以信他,可以依靠他的力量活下去,可以把他,当成一个朋友。

  我愿意,在这个薄凉的地方完全信任于他。

  我看着他纯粹而又明净的脸庞,展颜笑道,“铭轩,在这宫里,幸识你。”

  他温和笑着应道,“有娘娘此言,足矣。”

  当秋风掀起我裙角的一面轻纱,暖阳洒到我的脸上,我只觉得,不管是大火还是什么,我都会好好走过去。

  在多么薄凉的世界里,只要拥有朋友,所有的困难都将被克服。

  所以一切都会好的。

  大火的颜色,是灰色的。

  一片灰白的气氛。

  我又想起了他赠我的春天,春天此刻,应该在笼子里歇息了吧。

  我竟忘了出来时叮嘱一下红月,让她好生照顾着它。

  我又想起初见春天时,眼前一只红嘴鸟见突然出来见了光,小小的眼睛又睁大了些,盯着我,一动不动,像是在装成一个雕像一样。

  我看着甚是喜欢,这鸟儿眼周白色微黄,腹和尾下覆羽黄白色,腹中部较白,两肋呈浅黄灰色,翅下覆羽灰色,嘴赤红色,颜色显得极其好看。它一身羽毛呈橄榄绿色,有些黄色在其中,这新鲜的颜色就像春天一样,给人一种鲜活的感觉。

  它给人的感觉,便是春天来到的感觉。

  我此刻想回宫看看它了,我望向江逸行,他看向司药房的眸里充满了悲伤。

  他是在为这些药材和司药房的宫人那么多年的心血感到难过吧。

  毕竟在他眼里,这些是医者最重要的东西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