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白华之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莺姑

白华之什 九黛迟 2084 2019.04.02 19:31

  望着红月渐渐离开我的视线,我茫然地望着这一间间牢房。

  这里没有万水千山,没有花红柳绿,没有世俗荣华,只有死亡。

  凡是入这一层牢房的人,有的在等待死亡,有的在死亡边缘垂死挣扎。

  她于我而言,同红月一样,是要一直陪着我的人。

  会有陪伴,会有关心。

  我们,是有感情的。

  方才忘记直接询问朱总管莺姑在哪里了,这下该怎样找。

  这牢狱里的狱卒,从来都不能知道他们关押着的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这些,只有辛者库的总管有记录。

  我竟忘记了。

  时间在悄然间溜走,若她还在下面,我一定要尽快找到她。

  我朝前唤道,“莺姑……”

  你可听得见?

  茫然之际,不知从何找起。

  突然,一阵粗暴的开门声将我的茫然打破。

  从那扇门里走出了一个狱卒,他拍了拍身上,嫌弃道,“这老婢子,才受多少刑就成这样了,走走,赶紧给她扔外面去。”

  在他身后,有两个人拖着一个满身是血的宫女出来。

  她的身上全都是血,衣服上还有好多破痕。

  他们粗暴地拖着那名宫女,当那具满身是血的女子被完全拖出来之后,当我看到她满是血迹的脸,我的心猛地一沉,整个人跌倒在地。

  眼角,已经流不出麻木的泪水了。

  那是莺姑啊。

  他们边拖着她往楼梯口走边厌恶地骂道,“真晦气,这么不禁打,老子饭都没法好好吃了。”

  我咬着牙,掐着自己的腿,扶着身旁带有鲜血味的牢墙,用力站了起来。

  “停下。”我压着怒气沉声道,无人理我。

  我怒喊,“你们停下!”

  那三名狱卒猛地回头,望见我之后,忙跪身行礼,一把将莺姑摔下。

  我手中若是有一把剑,有一把刀,我只想把他们这群没有人性的狱卒千刀万剐。

  他们凭什么,这样轻视别人的命。

  我朝他们大步走去,眼神中似要喷射出火焰。

  他们跪着相互交换着眼神,他们不认识我是谁,只认得这身衣裳是妃嫔的衣服。

  他们低着头,趴着身,齐声道,“不知娘娘在此,小人该死,小人该死。”

  我走到他们面前,眼神微寒,沉声道,“闭嘴!”

  莺姑被扔到这冰冷的地上,她的嘴唇青白,脸上已经没了血色,只是沾满了鲜血。

  她眼睛一动不动地睁着,露着绝望与痛苦。

  我俯下身,眼睑泛红,泪水一点一滴打在地上。

  手颤抖着抚上她的鼻翼,她已经没了气息。

  她死了。

  早上她还好好的。

  这可怕的死亡,有一天,降临到了我身边的人。

  这群冷漠的人。

  我轻轻合上了她的眼睛,身体已经没了一点力气,眼睛渐渐闭上,晕倒在地。

  我最后一秒,听到的声音是那三名狱卒的呼叫,他们在呼喊朱总管。

  “娘娘?”耳畔响起温和的声音,我睁开朦胧的双眼,闻到的,再也不是鲜血的味道,而是一股清香的药味。

  这是哪?

  眼前这个人可是江太医?

  我睁开眼,果然是他。

  这股淡淡的药香让我终于安下了心,此刻的平静是多么美好。

  “江太医?”我用手撑着床榻,起身问道。

  他忙问道,“娘娘,您怎么从锦绣宫跑了出来?”

  “我?”

  我此刻应该还是贵妃模样,他怎会得知是我?

  我缓缓起身,下了床榻。正巧碰见正进门的红月,她虚弱而悲痛地唤道,“娘娘。”

  她哭道,“莺姑死了。”

  我颤了颤,要跌倒的身体被身旁的江太医扶了起来。

  我喃喃道,“她死了。”

  她死了,都是我的错,若我能早些找到她,若我能早些救下她,她也不会,也不会死,也不会离我而去。

  都是我的错。

  红月走进我,颤抖着道,“娘娘,你还在怀疑她吗?”

  不,我怎么能再怀疑她,我怎么能怀疑她,我怎么能怀疑这个关怀我照顾我的人。

  我怎么能。

  我不做声,眼泪不自主地往下流。

  莺姑死了,以后的锦绣宫,没有人会像姑姑那样事事照料于我。

  没有人了。

  我不能,我不能再让红月出事。

  我颤声道,“红月,给我看看,你现在还好吗?”

  她泣声道,“莺姑走了,娘娘,日后在锦绣宫,我们两个再也没有人照顾了。”

  我们还有以后很长的日子要走,我不能就这样倒下。

  我转头问江太医,“我到这多久了?”

  他温声道,“娘娘莫要急,你到这才一柱香的时间。”

  “那便好。”此刻贵妃还在我的锦绣宫里,我要赶在她醒之前回去,不然事情会更加麻烦。

  我摸了摸脸颊,我还是她的模样。

  我继续问道,“江太医,可去看过秦美人?”

  他摇了摇头,“上午从锦绣宫回来之后还未出去,方才辛者库的人将红月姑娘送了来,我在去取药时又恰巧看见了娘娘被送来,还未有机会去清芷宫里。”

  还好是碰到了他,若是方才辛者库的人将我送去了其他地方,我不敢想会发生什么事。

  还好是碰到了他。

  我急忙问道,“你认出来了我?”

  他若可以认出来我,那我方才在辛者库是不是已经暴露了。

  他笑了笑,“娘娘放心,只是我认出来了你,旁人是认不出来的,娘娘莫要怀疑自己的易容术是不是不管用了,只是我本行医之人,看人自是会细致些,娘娘的身形与气质,是不会变的。”

  只是与他见过几面,又不是常亲近常能见到的人。

  就连贵妃的贴身丫鬟玲珑都没有认出来,他竟认出来了我。

  罢了,此刻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我轻声道,“江太医可愿帮本宫一个忙?”

  他温声应道,“娘娘请说。”

  我问道,“江太医可愿与本宫一起,去清芷宫看看秦美人。”

  此刻我大可用贵妃的身份,称自己忧心秦美人,带了名太医来为她诊治。

  他担忧地问道,“娘娘此刻身体还未完全恢复,不需要再休息一下吗?”

  我应道,“不用了,我还可以。”

  红月在一旁不语,她看起来已经没了力气再说话,我问道,“可否再找个稳妥之人照料红月?”

  他应道,“娘娘放心,臣已经安排妥当了。”

  我谢道,“有劳江太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