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白华之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昼长

白华之什 九黛迟 2110 2019.03.16 23:19

  十二楼中尽晓妆,望仙楼上望君王。锁衔金兽连环冷,水滴铜龙昼漏长。

  云髻罢梳还对镜,罗衣欲换更添香。遥窥正殿帘开处,袍袴宫人扫御床。

  ______薛逢

  他是君王,他顾的是大家。

  我是女子,我顾不了这么多。

  你若怪我,那便怪吧,你是未国的王,你自是要顾大家的。

  诺大的锦绣宫,怎地就剩下了我一个人。

  我手扶房门,呼喊着红月与莺姑,无人应。

  他是想让我一个人,独守空宫?

  我重重跌倒在地,心仿佛跌到了海底。

  莺姑果然,始终都是皇上的人。

  可我没有做过这些,她是该清楚的啊。我怎么可能会杀人呢。

  秋风簌簌,吹冷了我的心。

  单衣袖口被凉风吹起,寒意袭满身。

  我在风里瑟瑟发抖,头靠在门框边,眼泪不自觉地流下。

  这一切都来的太突然,本是充满斗志地想要去查清这些事,可是突然间,锦绣宫空了,我不知清芷宫发生了何事,我更不知朝堂上发生了什么事。

  我不知,皇上的心,未国的君王,在想些什么。

  他禁了我的足,这锦绣宫里,除了我竟一个人都没有。

  我偎在门框上,如今,我还能再做些什么。

  这锦绣宫,与冷宫有什么区别。

  冷宫尚有宫人在,我这锦绣宫,竟只剩我一人。

  我手紧紧地抓着门框,用尽全身力气起了身,将房门缓缓关上,一步步沉沉地移到了软榻旁。

  房门关上的那一刹,眸中没有一丝光亮。

  就在刚才,未国的君王,断了我所有的希望。

  我曾以为,我拥有丞相府,可以依附父亲的权势,就算犯了什么错也可以被他庇护。

  可我错了,大错特错,错在我看轻了人心。

  他是君王,他会看在父亲的薄面上与我客客气气,他会看着丞相府的权势上与我相安无事。

  我以为会是那样,可这次出事的,是秦美人,是秦璃,是他爱的女人。

  果然秦璃在他心里,是极其重要的。

  因她,谨小慎微的君王失了分寸,他将怒气全都撒在了我身上,他爱的女人出了事,他再也顾不上什么丞相府,什么权势。

  这个因爱而乱的君王,仅仅凭他一句话,我要在这锦绣宫,孤身一人。

  我什么都没有做过,却要背负着这些。

  凭什么?你有你所爱,你有你所在乎的事,你口口声声说为了天下苍生,你又何曾在乎过那些被牺牲的人。

  而如今,没有一点证据,仅仅是你猜疑,你便突然来怪罪我,责备我,指骂我,伤害我。

  就算是他在那一瞬间以为是我做的,他来了,他来了锦绣宫,他禁了我的足,撤走了所有的人,而红月,此刻在哪里,我全然不知。

  真是可笑,我竟连护她周全的能力都没有。

  我跌跌撞撞地躺上了软榻,头又晕又疼,我下意识地想唤莺姑,唤她来,刚一出口,便又想起锦绣宫已经空了,她不在了,也许她又回到了皇上身边,也许她去了别的宫里。

  锦绣宫空了,静的可怕,我刚刚的呼喊,显得多么刺耳多么讽刺。

  皇上,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我到底,是犯了什么错。

  我委屈,也愤恨。

  我委屈自己平白被盖了杀人之罪,我愤恨他因他一时之怒便对我如此心狠。

  就算与我无旧情可念,就算与我只相识几天,可你终是娶了我的,这原来在你眼里,没有一丝的分量。

  原来,这便是宫,这便是就算原地不动,也可能下一刻就会死无全尸的地方。

  原来,这一切,都抵不过你眼里的她。

  我是为秦璃感到高兴的,这个带她回宫的男人,定会给她依靠,定会给她足够幸福,因为他爱她,他在乎她。

  秦璃定不会有事的,她不会出事的。她是如此谨慎聪慧的一个人,她不争不抢,不出风头,她会惹上谁,不,她不会惹到别人,她这样一个淡然的人,怎么会惹来这些。

  又难道,这接连的三起命案,都是同一个人策划的时候

  这后宫的暗波汹涌,可怕的让人心颤。

  明天,又会发生什么。

  我望着房梁上的雕花,外面的一丝阳光透过窗照到雕的牡丹花上,砖红色的雕花反射出光点,却愈发显得没有一丝活力,微亮的房梁与昏暗的角落对比,锦绣宫愈发显得苍白无力,愈发没有生机,愈发讽刺了些。

  我闭上眼,惨案,什么时候会降临到我的头上。

  若我是被伤害的那一方,是不是就不会被人平白怪罪。

  脑袋昏昏沉沉,我已经想不清自己在想些什么,我不知道我还应该做些什么。

  我闭上眼,却如何也睡不着。

  可我连翻身的力气都没有,我没有力气梳洗,没有力气去找药,没有力气再想这些乱乱糟糟的事情。

  我用手摸出枕下放着的一小面铜镜,拿起了它,它与我手差不多大,好在此刻,我还能举得动它。

  我透过铜镜,看着镜子里憔悴的面容,此刻的脸上,充满了绝望,我扯出一抹笑容,却显得愈加凄惨。

  若对着镜子,我也不是只剩我自己了吧。

  我闭上眼,不忍在看镜中留着泪的凄惨的面容。

  昼长夜短的时节里,我没有力气去感受漫长无力的白天。

  若是一直躺着,是不是就不会再难过。

  可肚子,此刻已经咕咕叫。

  又饿又冷的感觉又充斥了我的心,上次这样难过,还是在那时母亲离我而去。

  在我十四这年,再次感到了孤身一人,冷的发抖,饿的发颤的感觉。

  我想下床,想去找药,想去找些吃的。我想喝水,可我没有一点力气。

  我拽着床边,欲站起身,却不慎跌落,头砸到床骨,我似是突然没有了知觉。

  我跌在冰冷的地面上,动弹不得。

  这个白天,怎么过的这么短,是不是,到了晚上的时间,睡着了就会变得好多了。

  这个白天,又冷,又难过。

  不知是过了多久多久,身体似是被暖了起来,好温暖的感觉。

  我朦胧间睁开了眼,我是什么时候躺到了床上,我似是看见了一个少年,一身黑色的衣服。

  他穿着夜行衣,背对着我,在那边装着什么东西。

  是他吗,会是他吗,这是我的梦,还是幻想?

  若是梦,就让我沉浸在这其中的温暖里吧。我不想,我不想再醒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