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白华之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烟过流云没铅华

白华之什 九黛迟 1732 2019.02.17 23:04

  秋日凄凄,百卉具腓。乱离瘼矣,菱其适归?——诗经《四月》

  未国皇后薨,百日辍朝,祭告几筵殿。

  百官素服黑角带,诣中右门行奉慰礼,命妇几筵殿祭奠。

  这是历年来留下的规矩,皇后,薨了。我的姑姑,死了。

  举国同丧呵,这是什么举国同丧?

  所谓的素服黑角带,也不过是百官摆个样子罢了。

  “小姐,别难过了,吃点东西吧。”红月在我身旁轻轻呢喃,尝试着用手帕试去我止不住的泪水。

  可那刚逝去的皇后,是我的亲姑姑啊。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秋日的凉风吹动窗外的枝丫,稀稀洒洒的声音却显得有些凉。

  “前几日,前几日姑姑还好好的,前几日姑姑还在的。”

  怎么会这样。

  视线渐渐变得模糊,再醒来时日已上三竿。

  我爬起床,看着窗外的梧桐越长越盛,那树下,还埋着一坛姑姑为我酿的女儿红呢。

  姑姑啊,你怎么没等到和我一起,一起打开它。

  “红月,梳妆吧。”

  “对了,派个人去将军府,请苏己过来,就说我有事找她。”我抚过镜中的容颜,他们都说,这张脸,和姑姑有七分像。

  苏己的父亲是镇国大将军,为人直爽,苏己倒也如她父亲一般英气,她总是能让我有一种沐清风的感觉。

  不一会儿,她便到了,还是那样的风风火火,我倒羡她那种洒脱。

  房门轰的一声被推开了,苏己她还是这样。

  “念念!想死你了!”她是冲进来的,一下子便抱住了我,随后便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念念啊,我都快无聊死了,这段时间父亲总是不让我出去,你也不来找我玩,这次出来,真是拖了你的福...”

  我再见她也是激动不已,愁眉也得以舒展。

  “好了,好了,你只是一段时间出不去,我可是一直不让出门的,实在是闷得难受,便让红月去叫了你来。”

  苏己给我讲了一大堆民间趣事,哪家女子嫁人了,哪家人又娶了七房,哪条街又开了一家很好吃的店,甚至还讲到了哪的青楼又出了新舞。

  我真是奇怪这位未出阁的将军府大小姐为何会知道那么多。

  “哎,念念啊,你还没去过阑珊吧,那可是京城最大的青楼了,不如我们两个扮男装混进去吧!”她眼珠转了转,整张脸都写满了期待,继续道,“你父亲那就说你是去我家玩了,好不好?”

  苏己睁着她那两双大眼睛,从她的眼里我仿佛看到了我们两个人扮做男装的画面。

  看着她兴致勃勃的样子,我笑道,“自是好的,此番找你来就是想同你一起出府散散心。”

  “那还等什么,走走,我们走,我们去找相爷说!”她拉着我往父亲的书房跑去。

  苏己出面父亲当然是会应允我出府了,在他眼里,这可不仅仅意味着两个小女孩的友谊。

  更是苏家和顾家,丞相与将军的关系。

  我俩买了男装换上,他还粘了条小胡子,我简单地把我们易容成了两个俊公子。

  百姓似乎都不敢在外露出喜色,民间也变得些许冷清。甚至想要办亲事的也都在往后延迟了。

  阑珊这种烟花之地到也没了那种青楼的艳色,清淡之味更耐人寻味。

  “哎呦喂,稀客啊,瞧瞧这二位年轻的俊公子,这是第一次来吧?两位公子要些什么?”老鸨的年岁不似其他女子正值韶华,但看着她的气质与外形可以想到她年轻时该很漂亮。

  一切都交给了苏己,我只在一旁打量这阑珊。

  内部呈圆形,二三楼门窗皆互对。

  三楼高的木质格调,越往上人客越是稀少。

  苏己带我走上了三楼观舞台上,不比一楼的喧哗繁闹,三楼却别有一番风味。

  看似与下面没有区别,三楼布局却更显豪华。

  “我们今日也是赶巧了,正是赶上了这当下最风靡的桃花舞,相传这是苍然一位女子的绝技,至于她具体估计这苍然是无从得知了。”

  苏己拉我坐下,“舞快开始了。”

  我瞥见下面妖艳的女子,个个身姿曼妙,只是心疼她们三月春却穿着薄纱。

  “苏己,她们每天都要穿成这样吗?”

  “是啊,她们天天都是这样。”苏己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看着楼下一个个正值韶华好年纪的女子们对那些肥头大耳的男子奉媚,“那她们为什么不离开这里?”我的心紧紧地揪着。

  “怎么离开啊,她们每个人都签了卖身契,谁也不能离开。”苏己说着说着琴音也渐渐响起,“快看快看!开始了!”她拉着我的衣袖道。

  我晃了晃神,“她们为什么要来呢?”声音隐没在动人的乐器声里,再也没有回应。

  笛音悠扬起头,琴音缓缓接奏,漫天桃花飘落,一位身着桃花素裙的女子缓缓摇曼。

  场面实为优雅,对面一直禁闭的大门随之开启。

  可里面的人,却让我不敢相信。

  他墨发微挽,一身墨色慵懒靠在躺椅上,许之什,真的是他。

  许之什,我一时竟有些慌乱,手中酒杯一抖洒在身上。

  许之什,他为何也在这青楼之中。

  我看到他眉间紧皱,扫了一眼漫天桃花,却是微叹口气,起身便走。

  我也甚是不解,舞才开始,他看了一眼便走,为何?我轻叹口气。

  许之什,我见你三次了,可你只见了我一次,只恐你也是不曾相记。

  时间仿佛越过了夏季,秋风簌簌吹乱我心,这便是我要入宫时节了。

  凭这尊贵的身份和地位,父亲告诉我莫要担心,他在前面为我铺好了路。

  这虽是选秀的时节,可我并未参加选秀,而是直接披了一身嫁衣嫁去皇宫。

  父亲说,“衣儿,国不可一日无后,你这般才至十四,皇上会对外宣称你年至十七,这不能再到你及笄了,从今以后,你就是未国皇后。”

  从此以后,就是未国皇后。

  也许这是万千女子所景仰的地位,那么多人争来争去的一个位子。

  可偏偏,要让我这个最不想要这个位子的人来坐,真是可笑。

  “丞相之女顾念衣贤良淑德,念其已至十七,即刻入宫,为我未国之后,钦此。”

  只是这一道圣旨,便让我从此没了铅华。

  我最美好的岁月,将在这一刻,踏入宫门开始,失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