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白华之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回想

白华之什 九黛迟 2097 2019.03.03 22:58

  “娘娘,您在想什么呢?”红月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路。

  “没什么,红月,我们去御花园散散心吧。”

  她听到我的话,问道,“娘娘可要再更衣?”

  “不必了。”我应道,“走吧。”因一大早上便匆匆去了楚美人宫里,身上只穿了件以少许牡丹绣花点缀的杏色长裙,外面刚刚披了件同色披风,颜色是淡雅了些,但我只是想出去走走,懒得精心打扮了。

  刚走进御花园便扑面迎来一股浓郁香甜的桂花香味,再向里走进,各色的花娇艳多姿,引来阵阵粉蝶翩翩起舞。

  “这的秋海棠开的可真好。”看着面前枝叶繁茂的海棠,我停住了脚步。

  “是啊,这儿的海棠,可比咱锦绣宫里的好看得多,御花园就是御花园。”她的声音隐隐透着欢快,可以出去透透气想必她是很开心的。

  这儿的海棠开的可真好啊,颜色又多,比锦绣宫里的繁茂的多。想必是锦绣宫里的海棠有一段时间没人好好打理了。

  “才走这没几步,本宫竟有些累了。”我懒懒的道。

  “娘娘累啦,这御花园里歇脚的地方也不知道在哪里。”红月向四周张望了一下,突然惊喜道,“诶!娘娘,那里有处凉亭!”

  “去那里歇息片刻吧。”红月轻轻搀扶着我走了过去,我让随行的宫女在凉亭外候着,只带了红月走过长廊到了亭子里。

  看着站在我身侧的红月,我温声唤道,“月月,你随我一起坐下吧,此处没有别人。”

  红月顿了顿,似被我惊到了一样,“啊?”

  我边拉着她让她坐下边笑着道,“怎么了?从前在府里时我们不都是这样的吗。”

  她的神情呆呆的,坐下之后眼睛里突然露出了些许喜色。突然间她又换了神情,皱了皱眉,“娘娘,万一被别人看到我岂不是大不敬了。”

  我轻笑道,“不会啊,傻丫头,是我让你坐下的,这宫里谁会那么多事。”

  她呼了一口气,“娘娘,我们好久没有这样单独呆在一起了诶。”

  “是啊,才进宫两天,竟有一种感觉过了好久好久的样子。”我轻轻抿了一小口桌子上的茶,接着道,“现在竟开始怀念在府里的日子了。”

  红月应道,“从前在府里相爷不然出去,整日在府里闷得慌,没想到这宫里更闷得慌,还天天提心吊胆的。”

  我微叹口气,“这样的日子,还看不到头。”

  红月不做声,拿了块桌上的桂花糕,小口吃了起来。

  说了两句,她也放松了起来,看着她吃着糕点的样子,似是又回到了从前在府里嬉闹着的日子。我开始觉得带她进宫,是限制了她的自由与活泼好动的性格。

  我试探性的问道,“红月,你可还念着李公子。”

  正在吃糕点的她被我这句话吓到了,噎着了一下,“咳咳!”

  她闷了一口水,嗔怪道,“娘娘,你怎么突然问这个啊!”

  我偷笑了一下,说道,“没什么,只是刚刚在看海棠的时候看到你还佩戴着他送你的那块玉佩。”

  “啊?”她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腰,然后反应过来又缓缓将手抬起来搭在了桌子上。

  我噗嗤一笑,“我就猜你还在念着李公子。”

  她此时脸红耳赤,“没有!”

  我握住她的无处安放的小手,温声道,“好啦好啦,跟我说又没有什么,”

  “娘娘……”她欲言又止,有些无奈道,“我哪还会再念着他啊。”

  我轻轻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没关系的,想要见的人总有一天会见得到。”

  说罢,我的睫毛微微颤了颤,想见的人终有一日会见到吧,可是这深宫里,我们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还受着各种限制,想见的人,该怎样才能见到。

  红月道,“每次一个人的时候,我都不自主地会想起他,可是我现在又有什么资格见他呢?”

  我急忙道,“不是的,怎么会没有资格见他呢。”

  “娘娘,如今你我在这宫里要度过多少年的岁月,还都是未知的,我怎敢再奢望从前那些,”她顿了顿,微叹口气,“那些回不去的岁月,在回忆里静静地呆着,就已经很美好了。”

  呆在回忆里,是悲伤,还是幸福?

  在这宫里,我已经没有勇气再去触碰那藏在心底的想念了。

  想念府里的一草一木,想念从前偷偷溜出府去玩的时候,我们在市集里游玩,四处玩闹,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所有的烦恼。

  我想念父亲,就算他对我一直很严厉,我也会想念儿时他时常为我盖好被子,在惩罚偷偷出去玩的我之后自己的眼里又不经意地露出了心疼。

  我想念苏己,想念我曾经唯一的朋友。我很想她,在那次一同去了阑珊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我甚至都没有和她告个别。

  我还想念,不,这不是想念,我好想再见到他,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是浮现出溅起的浮萍,驯马的白衣少年。

  可是我不能再见到他,我有什么资格再见到他,身为一国之后,我要安定后宫,不能因为自己的私人感情,被别人抓到把柄。

  红月说的对啊,我们的日子,没有一点盼头,我们也没有资格,去想念那些人了啊。她要忘了她的李公子,我要忘了藏在我心里的白衣少年。

  我温声道,“月儿,你若是愿意,到了25岁的年龄,我去向皇上请示,让你出宫寻个你喜欢的好人家。”

  她反握住我的手,情绪突然变得不稳定,“娘娘……我不出宫,我不要走,我永远都不要离开你,你不要让月儿走。”

  我安抚道,“没关系的,本宫怕是要在这宫里一直待到老,你若是和我一直一起,怕是这辈子也见不到他了。”

  她眼角噙着泪水,“不,我不要离开你,见不到就见不到,忘了就是了。”

  我拿出手帕,擦了擦她眼角的泪水,“好了好了,不离开,不离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