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白华之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辛者库

白华之什 九黛迟 77 2019.03.24 23:54

  若有意外发生,那便发生罢。

  我关上殿门,将春天放入袖中,叮嘱它切勿出声。

  玲珑上前一步,“娘娘,可说些了什么?”

  我娇俏笑道,“能有些什么,皇后娘娘乏了,我只好先离去了。”

  娇俏如她,美艳如她。

  玲珑又忙问道,“那丫头可又说了气娘娘的浑话?”

  我嘴角微颤,原来在宫人嘴里,我都只是个丫头。

  不过贵妃身边的宫人,与我何干?

  我簇然笑道,“能说些什么?”

  只见玲珑将我从众人中拉开,又看了看大殿们是否关好,她低声道,“娘娘,若您心中有气,咱大家就去出出气,咱今儿人那么多,她就一个,此刻不出出气,怕是日后皇上察觉您拿着他令牌来着调走了所有人,怕是定会怪罪娘娘的。到那时,怕是挨了皇上一顿说,还没好好出气。”

  原来贵妃是拿了皇上的令牌才调走我所有宫人的,原来她那么大的权利,靠的是偷来的令牌。

  我沉声道,“本宫若是怕,便不会这样做了。”

  玲珑似有些不甘,又道,“娘娘……”

  “回宫吧。”我摆了摆手,学着贵妃的声音轻声道。

  她见我如此,也不再敢说些什么。

  贵妃身边有这样一个丫鬟,总有一天会给她捅出一个篓子来。

  这个丫鬟,倒时时都记得那日在锦绣宫的事,还时不时地在贵妃耳边提提。

  “是。”众宫人无人察觉。

  这一路,诺大的锦绣宫里一个人也没有。

  我的心有些凉。

  这心凉里,掺杂着思家,掺杂着无力,掺杂着对宫中事态的无助,更是对如今的自己感到失望与厌弃。

  我此刻,竟也成了那种为了自己的目的而去伤害别人的人。

  我失了善良,且自私。

  但我此刻,别无选择。

  我如今虽可有江太医相助,但他毕竟是名太医,权力哪有那么大,甚至他出入后宫都不方便。

  况且,他在这宫里职责是医病救人。他已经救过我一次,我怎能再因调查宫中发生的这些事而去再麻烦他。

  我此刻,必须要靠我自己。

  要调查清楚,就得先把一切恢复原样。

  被拔下的花,此刻要再种回来。

  被调走的人,也要尽快回到锦绣宫。

  莺姑曾替我掌过贵妃的嘴,依照贵妃的性子,她定会一直怀恨在心,找机会报复于她。

  只是莺姑如今到底还是不是皇上的人,她如今,到底忠于谁?

  若忠于皇上,她此刻应已回了皇上那里。可若她未回,那她此刻处境一定非常不好。

  还有红月,贵妃恼我,自也恼我身边的人。

  红月是我从相府带来的,是我在这宫里最亲近的人,她此刻的处境,也让我忧心忡忡。

  她们,此刻该回来了。

  可其他的宫人,我此刻不能一并放回。不然,这玲珑定会起了疑心。

  我轻唤道,“玲珑,方才皇后娘娘同我说她十分想念那俩丫头,整日跟着她的那两位,便先让她们都回去吧,我允诺好的。”

  玲珑停下了脚步,脸色微变,惊诧道,“娘娘,您怎会应允下这个,您不是……”

  我心头一惊,听她此言,红月与莺姑定被他们做了什么。

  我猛地抓住了玲珑的手腕,忙问道,“不是什么?”语气里带着担忧与气恼。

  脑中忽地又浮现出从前与红月在府里玩闹的场景,又忽然转变成了莺姑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

  贵妃,你们若真对她二人做了什么,我日后定不会轻饶你们。

  玲珑见我如此,脸色大惊,惶恐道,“娘娘这是怎么了?”

  我猛地想起此刻我还是贵妃的模样,忙放开了她的手腕,微微平复下心绪,沉声道,“没什么,她们此刻在哪?”

  玲珑轻呼了一口气,仍是有些害怕地说道,“娘娘这是糊涂了?早上您不是治了她们二人不动礼数的罪,此刻正在辛者库受刑呢。”

  她说到这忽地笑了起来,满脸开心的样子。

  我贝齿微咬,眼神逐渐冷却,大袖衫下掩着的是我紧紧握住的手。

  她怎么能,如此狠毒。

  看来是我太小瞧这个女人了。

  我以为她只是会单纯地使些坏,说些难听的话。

  可却不知,她竟如此狠毒。

  玲珑见我神色不对,惶恐道,“娘娘这是怎么了?”

  我压下此刻的愤怒,沉声道,“带我去看看她们如今怎么样了。”

  她掩嘴,轻声道,“娘娘看她们作甚,进辛者库的宫人,哪有活着出来的,不出半天,她们估计就会被折磨死了。”

  指甲深深地扎进了手心里的肉,却一点也不觉得疼痛。

  这群狠毒的女人,辛者库是什么地方,那里存放了上百件酷刑,个个能让人痛不欲生。

  她们犯了什么罪,凭什么将她们关进那里,凭什么。

  随我一同入宫的红月,可爱而又明朗。

  她怎么能被关入那种黑暗而又可怕地方,她怎么能受这些苦。

  凭什么,那是我这十几年来从来都舍不得责骂的丫头,凭什么要被她这样对待。

  凭什么,贵妃娘娘,我当真是小瞧了你的狠毒。

  从入宫便事事照料我的莺姑,她善良,善解人意,她循规蹈矩,事事听从于我。

  脑海里又浮现出她见我病了时的焦急与担忧,这样一个事事关怀我的女人,我怎么能怀疑她不忠于我。

  若没有我,她若从来没有来过我的身边。她便不会因我而招惹到贵妃,便不会因我而受到这样的折磨。

  她是宫里的老人了啊,她怎么能经得起这样的折腾。

  我身边事事关怀我,照顾我的这两个姑娘,怎么能受到这样的折磨。

  我要去接她们回家。

  我冷声道,“现在,带我去辛者库。”

  玲珑皱了皱眉,似有些不愿,但见我语气强硬而又目光冷漠,便低下了头,不敢再说什么。

  毕竟,此刻我是贵妃的身份,此刻,我便是她的主子。

  秋风渐渐变缓,阳光渐渐铺满了大地。

  此刻我的心,却如潮水般波涛汹涌,我急迫,我难过,我害怕。

  我怕她们万一有什么闪失,我一辈子都会怪自己没保护好她们。

  温度渐渐暖了起来,我的心却愈加凉。

  红月,你要等到可以出宫的那年,去寻你心心念念的李公子。

  你不能有事。

  你们不能有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