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白华之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迷药

白华之什 九黛迟 109 2019.03.23 23:25

  我轻笑,“贵妃娘娘带了这么些人进来护着你,可不就是怕了吗?”

  贵妃微怒,“娘娘,你以为,你现在还和以前一样吗?呵,告诉你也无妨,也好让你明白,在这宫里,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皇后娘娘,你这锦绣宫的所有宫人,你以为,是皇上把她们调走的?如今这锦绣宫,可只剩下娘娘你了。”

  她这话是何意,莫非,调走宫人们的,不是皇上?

  她冷冽的目光扫过我疑惑的眼,肆笑道,“娘娘,你可真是年少天真,皇上怎会这样在意你?你锦绣宫里怎样,又与他何干?”

  我心头一紧,她说的不无道理,锦绣宫的宫人在与否,虽只是他一句话的调遣,但他只是恼我,却不至于如此小气,身为一国之君,他不至于做这样的事。

  应该说,他怎会屑于做这样的事?

  不是他,那会是谁还有这么大的权力?

  贵妃得知我锦绣宫的消息得知的这么快,想必她早已在我宫里安插了内应。

  难道是她调走了所有的宫人,这样一想,也不无可能。

  她记恨着那天的事,得知皇上禁了我的足,便来调走锦绣宫里所有的人,让我一人在宫里无人照应,自生自灭,她再来看我笑话。

  这样的事,对于这个久居深宫而心思狭隘的女人来说,自是做的出来的。

  可她哪有那么大的权利?

  我神色微惊,却马上缓过回神,沉声道,“贵妃娘娘好大的权力。”

  她嗤笑,“呵,皇后娘娘,你以为,你这锦绣宫,份量有多大吗?先皇后一去,这锦绣宫,便是个躯壳,空空如也。就算你来了,又有何用?你只是个刚刚出阁的小丫头,能成什么母仪天下,谁会顾你?我自然轻而易举就调走了这些人,外面皇上的人,谁敢干涉我?哪有人真正把你当成了皇后,瞧你这自以为是的样,真是可笑。”

  我闻言微微蹙眉,心头一凉。她此言之意,自我入宫,只有我一人,将自己当成了皇后?

  我欲在这宫里恪尽职责,安定后宫。可照她此言,因我刚刚入宫,故无人将我放在眼里?

  我敛下心绪,望着香炉里轻浮着的篆烟,垂眉缓声道,“贵妃娘娘,本宫在这宫里资历尚浅,许些事还需向贵妃娘娘请教,可贵妃娘娘这么大阵仗,本宫许些话,都不知该讲不该讲了。”

  她见我态度忽转,眸色里闪过一丝惊讶,随即得意道,“皇后知道便好,臣妾见你少我许些岁,便也叫你一声妹妹,皇后妹妹,若有什么话,同姐姐说便是了,玲珑,你们都先下去吧。”

  她摆了摆手,身旁的贴身宫女玲珑又走进一步,有些担忧道,“娘娘?”

  贵妃不耐烦地又摆了摆手,“有什么好担忧的,这大殿里,只剩我与皇后娘娘,她还能吃了我不成。”

  玲珑虽是面露担忧,但听贵妃此言,遂打量了我,见我身形体态柔弱且憔悴,也便放了心,领着众宫人退出了大殿。

  果然,同我猜的没错,贵妃这样好强而又自负的人,自是以为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将她怎样的。

  这个女人,虽是时常会使些心眼,心机倒不深沉。

  这样自是极好的,我只是稍稍放低了态度,她便中了计。

  此刻,我只需等。

  等香炉里的迷香一点一点环绕她身边,等她彻彻底底,失了意识。

  我方才服下的药丸,便是可解迷香的药。

  我闭上眼,听着大殿门被关上的声音,忽地睁开眼睛,嘴角微微上扬。

  我边往殿门口走边轻声道,“贵妃娘娘,臣妾是资历尚浅,但臣妾毕竟是皇后啊,而你在这宫里待了数年,始终都是贵妃,娘娘切要谨记,贵妃,是没法皇后为妹妹的。”

  我将门板轻轻推上,门反锁的声音与我话音共同落下。

  我转过身,拂袖笑着看她。

  她指着我,嘴唇微微颤抖着,想要说些什么却发不出声。

  她身体晃了晃,两手扶着头,眸色里似含了剑光,想要一刀刀刺向我,随即渐渐没了精神,目光渐渐暗淡。

  迷药,已经开始渐渐起作用了。

  我嘴角漾着笑意,渐渐走近她,笑道,“贵妃娘娘莫要怪本宫,若非你调走我所有宫人,本宫如今无路可走,也不会出此下策。”

  平白让她糟了些迷药的罪,我自是抱有歉意的。

  只是她先行了不义之举,且师父研制的这种迷药并不会对身体造成什么伤害,只是吸入迷药后头会有些痛罢了。

  我走到她身边,她似是要倒下了,我忙扶着她,将她扶至里间。

  我取下发髻上的珠钗,散下发髻,重新梳成贵妃的发髻模样。

  从前学的那些本领,如今倒都排上了用场。

  此刻我是极其感谢拜了位药三绝的师父,学会了使各种药以及这重要的易容术。

  如今,贵妃来这,是平白给了我一个出宫的机会。

  锦绣宫我出不去,但她可以。

  我可以化成她的模样,正大光明地出锦绣宫。

  而她,即使醒来了,就算呼救,这宫里也无人会应她。

  因为这些人,是她亲自调走的。

  她想让我被孤独与无助煎熬,那现在,我便也让她尝尝这些滋味。

  我易过容,与她换过衣衫,我对着铜镜里自己化的这一张脸,易容时一细看,才发觉她的模样,是极其美的。

  此前见贵妃她都是嚣张跋扈,我也不想细细打量她的脸,只是这一细看,才发觉她这五官极其精致,肤若凝脂,美得娇艳。

  这药效大抵能使她睡到明天日出,明日中午江太医会来这,我自是不能让他知道我使了这些的。

  所以我只有这些时间可以去调查外面的局势,我必须要尽快。

  可万一有意外发生怎么办?

  我犹豫着,若她恢复了意识,出了锦绣宫怎么办?

  我咬了咬嘴唇,欲取出我放在柜中的绳子,刚触及绳子,又立刻放了回去。

  我怎能对她做这等事,她让我孤身一人处于锦绣宫里,虽是她害我在先,可我究竟是对她下了迷药,也让她尝到了孤身一人的滋味。若我再拿绳子绑她,岂不是太过分了?

  这样一来,我日后还怎么面对后宫众人。若我这样做,怕日后都会对这个女人有些亏欠之感。

  所以,我不能这样做。

  于情于理,我都不想成为一个会绑人的皇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