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天书飞仙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擂台演武

天书飞仙传 六十四易 2863 2020.11.22 05:07

  演武堂占地很广,说是堂口,其实就是一个巨大的广场。

  广场正中央有一个巨大圆台,弟子斗法皆在此处。

  今日的演武堂格外热闹,天刚朦朦亮擂台四周就已经聚集了一大群人,六阁九峰一向不缺少好事之人,尤其是山中修炼苦闷,一有什么奇闻异事他们就会来凑热闹。

  一名弟子对着另外一人说道。

  “啧啧,这陈义究竟是谁啊?几乎成了众矢之的了。”

  “切,这你都不知道,只因紫玉师姐和这陈义是同乡,所谓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惹得擎云峰的刘锦刘师兄是火冒三丈啊,他们也只是替人分忧罢了。”

  “哼!要我说这家伙也是不知天高地厚!紫玉师姐是何许人,多少师兄弟日思夜想能一亲芳泽,他也真够异想天开的,惹得众怒并不奇怪。”

  却又有人闻言大怒道。

  “胡说什么!胆敢玷污紫玉师姐,老子跟你们拼了!”

  ……

  人多嘴杂,有人一言不合吵的面红耳赤,若不是门规森严几乎要大打出手,更显纷乱。

  这时候演武堂外走进一个黑衣男子,他面容冷峻,不苟言笑。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把未出鞘的利剑,锋芒内敛却寒气逼人。

  见到他,众人几乎在一瞬间就安静了下来,同时有几人窃窃私语道。

  “小阎王怎么来了?”

  “小心点,这位可不好惹……”

  所谓的小阎王本名叫阎震,是入云峰首座关门弟子。众人之所以怕他,是因为他这个人不但修为高深且兼任执法堂的队长,年仅二十岁就已经达到了炼气九重。

  关键是这个人铁面无私,平日里只要让他逮到任何弟子犯了门规向来是不讲任何情面。众人虽然颇有怨言,可是他一向按门规办事,连长老们也挑不出毛病,因此众人也只能说他刻薄古板,对他敬而远之。

  阎震平静的说道。

  “演武堂乃宗门重地,众师弟若有私怨可到擂台较量,若有闹事者当锁拿到是非崖打二十鞭。”

  他说这话几乎是在背诵门规一般,没有丝毫感情,可众人却不敢多说一句。执法堂用的鞭子可不是普通的皮鞭,弟子们练气修身,身体强健早就远胜常人,一般的鞭子打断了也是毫发无伤。执法堂用的是雷霆吕长老用雷霆之力炼成的雷鞭,抽一下就痛入神魂。若是二十鞭子下去,没有个一年半载根本无法痊愈。

  众人闻言虽热安心中暗愤,却都噤若寒蝉,只是奇怪这小阎王向来是不喜欢游手好闲之人,怎么今日自己倒有兴趣来演武堂看热闹。

  等待了一会,有人就说到。

  “看来这陈义是不敢来了。”

  “如此多的战书,不敢来也正常,只是这懦夫之名他背定了。”

  ……

  众人正在议论,就在这时一个身材修长的青年领着包袱进入演武堂,径直走到擂台之上,他正是陈义。

  大家都没想到陈义敢来赴约,一时间都楞住了。

  陈义并未理会众人,扫视一圈后高声道。

  “藏云峰陈义,前来赴战!”

  人群一时哗然,看他的气势可没有半分惧意。

  人群中当即有一个人按耐不住跳上台去,开口说到刚说道。

  “我乃….”

  陈义随机打断道。

  “莫急,待我念到名字了,你再上来。”

  围观众人哄然大笑,却把那人气的面红耳赤,又走下擂台。随后陈义随便从包袱里抽出一封战书,念道。

  “入云峰梁成,可在此处?”

  说完就有一人跳上来,此人看着身材中等,一张红脸。他看着陈义怒声道。

  “梁成在此,正要教训你一番!”

  陈义点了点头,不紧不慢的将包裹放在一旁。

  一伸手道。

  “请!”

  那梁成见陈义敢如此托大,也不多说。手上一掐诀,口中念念有词。

  而后说了声“疾!”

  说完之后他闭口吸气,只见他胸腹鼓胀起来,然后猛的一张口。一道火龙便从他的口中喷射而出,直奔陈义烧去。

  陈义双目一凝,不慌不忙,也双手掐诀念念有词说了声“疾!”胸腹同样鼓胀起来,一张口,一道更大的火龙向着对方喷射而去。

  两道火龙撞在一处,互相纠缠在一起,一股热浪向四周席卷而去。初时还未分高下。不多时,陈义所喷出的火龙翻腾之间便将对方的那条缠绕住,寸寸蚕食殆尽。

  这梁成见势不好,连忙收了法术向后倒退,却还是慢了一步,陈义收了法术,他的眉毛却烧掉了,脸上也是一片焦黑。

  这梁成虽然修为也只有练气三重,却依仗吐火之术在弟子中也算是小有名气,却不想落败的如此之快。

  这时自有演武堂的童子上前高声道。

  “胜者,藏云峰陈义。”

  对方羞怒不已,陈义拿起那封战术吐了个火苗将其烧成灰烬,而后说道。

  “你我恩怨,一笔勾销。”

  那梁成一拱手,没说话下台离去了。

  人群中不断响起轻咦声,看来这陈义并非所说那般不堪,那些什么入门尚浅法术不通,靠丹药进阶,境界不稳之类的言词都是胡说八道。

  可人群中那些对陈义下过战书的人却表情不一,有的怒不可遏,恨不能立刻上台将那陈义教训一顿。有的却见势不妙,心生退意。

  陈义又将拿包袱拿出拿出战书念道。

  “云峰谢弼,可在此处?”

  这回上来的却是一个瘦小枯干的青年,此人虽然瘦小,可给陈义带来的危险感觉却远胜那个梁成。

  这青年却未说话,冷淡的看了陈义一眼。然后双手掐诀,口中念咒,一指着地面说了一声。

  “疾!”

  地面竟然如同水波一样翻涌起来,而后陈义的四周,东西南北各升起一道土墙,黑压压的几乎不见天日,四面土墙先后向陈义倒下,若是落在实处,非让其拍成肉泥不可。

  陈义不敢怠慢,也口念法诀,一指脚下地面,厚土涌起最后形成了一个圆球将陈义包裹起来,四面土墙轰然倒下,

  众人本以为陈义落败了,可看那值守的唱名童子和阎震二人纹丝未动,二人是场中修为最高的,看来还有转机。

  烟尘落去,众人看到那土球方才了然,陈义收了法术,土球轰然溃散,本以为还要再战,却不想那谢弼摇了摇头说道。

  “想不到土墙术还能如此运用,受教了,这场比试我输了。”

  陈义没想到对方会这么说,将那战书用手这么一捏,顿时化作碎屑四散而飞,依然说道。

  “你我恩怨,一笔勾销。”

  这孙弼深深行了一礼说道。

  “误信谗言,师弟莫怪。”

  说着也下台离去了。

  陈义回了一礼。

  却继续抽战书来念,可又念到一人的名字时,却无人登台,他就知道这人是见陈义并不好惹,溜之大吉了。

  陈义一笑道。

  “狂妄之徒,无胆鼠辈,不与之计较。”

  然后也让那战书化成了碎屑。

  就这样,陈义一个个将战书上的名字念了出来,其中不乏有那落荒而逃的,可大多数还是赴约不愿让人耻笑。只是无一例外的都让陈义击败,而且让这些人惊骇的是,陈义击败他们的往往是他们最擅长的法术。

  一个入门不久的小子,如何能精通这么多法术?唯一能解释的就是这小子一直在隐藏实力,真是太阴险了!

  怀着这样的想法,众人再看向陈义,顿时觉得他有些深不可测。

  直到最后,在众人复杂难明的目光下,陈义拿出了最后一封战书念道。

  “擎云峰王彪,可在此处?”

  他话音一落,一个大汉就跳了上来,虎背熊腰,一张黑脸透着凶相。

  “陈义,看样子你小子并非传闻中那般孱弱,不过你小子的威风也耍到头了!我说过,你小子是个目无师长的小子,无论如何也要让你吃点苦头!“

  陈义冷漠的看着对方,他一见此人就不喜,而且这王彪不禁让陈义想起尸彪妖魔来,勾起了他一些不好的回忆,看着对方他的眼神渐冷。

  其实若非他有意克制,此人的修为已经可以到达练气四重的顶峰甚至五重境,便是那演武堂的唱名童子也眉头一皱,对着陈义说道。

  “这比试略有不公,你还要比么?”

  陈义没说话,点了点头。

  而后对着王彪仍是一抬手,却没说请字,只是四根手指勾了勾,尽显轻蔑。

  王彪大怒,口中念念有词,双手掐诀后却指向了自己,低喝一声。

  “变!”

  刹那间整个人都变成了金色,宛如一个金人一般,他双掌一合隐有金铁交戈之声。随后直奔着陈义冲来。

  ……

  

举报

作者感言

六十四易

六十四易

如果喜欢这本书的话,请大家多多推荐和收藏,这对六十四易很重要,多谢。

2020-11-22 05:0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