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奉命驱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两个坏消息

奉命驱邪 红尘逐浪 3728 2021.07.14 14:59

  漆黑,无边无际的漆黑。秦奉青觉得自己正身处在一片无底深渊中,还是那种没有一丝光明的无底深渊。

  他竟还听到有人在说话。

  “儿子,一路走好。”那是她妈妈的声音,虽然分开多年,可是那声音却始终却刻骨铭心,一辈子都忘不了。

  “儿子,一路走好。”紧接着,是老爸的声音,不再如从前那般威严,反而平添更多的是感伤。

  “小青,奶奶来看你了,在那边等着奶奶,奶奶很快来陪你。”最后是奶奶慈爱的声音,依旧充满慈爱,依旧让人刻骨铭心。

  我在哪?地狱?坟墓?棺材?为什么我能听到他们说话?我到底在哪?

  秦奉青使劲想要蹬脚,可黑暗依旧还是黑暗,双脚似乎被这狭窄的空间给牢牢限制住。他使劲用双手去推,可什么也看不见,更使不上劲,双掌只能无力的弯曲着。空间实在太窄,有力都无处使。

  整个身子仿佛被固定在了一个狭窄而黑暗的空间里面,砰砰砰,他竟听到了敲击的声音。

  不,不能这样,不要这样。这声音他无比熟悉,是钉棺材的声音。和师傅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这种声音已经听得滚瓜烂熟了。

  我居然躺在棺材里。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我决不能死。

  秦奉青知道,他并没有死。因为那些声音那么真实,他甚至还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和呼吸声。

  可是,他该怎么逃出去。他一定要逃出去,一定要。冷静,一定要冷静。

  秦奉青定了定心神,开始思索逃出去的办法。幸运的是铜钱剑还在手中,只要有希望,就绝不先绝望。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棺材似乎被人抬了起来。秦奉青不管不顾,铜钱剑抵住一个地方就使劲来回磨戳。

  “秦先生,由于您儿子死得比较突然,恐其还有什么心愿不曾放下。我跟几位大师商量了一下,等到您儿子过了头七再入土为安吧。您觉得这样安排可好?”

  又不知过去了多久,秦奉青恍惚间听到了一个比较陌生的说话声。听声音,起码也得六十岁以上了。

  秦奉青忽然觉得棺材不再颠簸,似乎已经被停放了下来。

  “这方面我们也不懂,老先生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就是了。”

  这回说话的是秦奉青老爸,声音中充满了悲怆。

  “那行,秦先生保重身体,节哀!节哀呀。”

  老先生又宽慰了秦奉青老爸两句,然后四周再次恢复了宁静,静得虫鸣鸟叫声都没有一丝。

  听到外面说暂时不入土,秦奉青顿时就长舒了一口气。磨戳的动作也放缓了下来,似乎很是身心疲惫,竟无意识的睡了过去。

  “咚咚咚,咚咚咚!”不知睡了多久,忽听头顶传来敲击的声音。

  秦奉青大喜过望,大声呼救。

  “谁在外面,救我出去,快救我出去。”可是他的声音却只在这狭窄的空间里游荡,根本就传不出去。

  更何况,声音还那么小,也不知多少天没吃饭了。秦奉青可以感觉得到,自己至少已经被困在这里三天以上了。

  喉咙干涩,嘴唇发苦,浑身无力,都是许久不曾进食的症状。

  “听得见吗?里面有没有人?”外面有个女人声音传来,无比的熟悉。

  是高雅。秦奉青顿时更加激动,也不管昏死前到底是不是高雅捅了他一刀了。

  双脚顿时也有了力气,使劲的向上蹬。双手也没闲着,也跟着使劲朝上面顶。不停反复蹬,又不停反复顶。

  外面空旷的树林中,高雅也是看得心惊胆战。难道秦奉青诈尸了,会不会变成僵尸啊。

  想归想,高雅还是将一根七分管那么粗的麻绳一头绑在了棺材板上,另一头绕着一棵大树走了一圈,这才开始借助大树的力道往后拉棺材盖。

  幸好此时正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若是有人路过看见这一幕,那非得被吓死不可。

  一口暗红的三米长棺材,旁边全是大大小小颜色各一的花圈,棺材前还插着两根惨白色的招魂幡,光是从这里路过都会不禁打寒颤,胆小的直接被吓跑都有可能。

  高雅两手发红,五个指节间都被勒出了深深的勒痕,额头全是瀑布般的汗珠。见棺材盖总算有了小小的松动,高雅跑到棺材盖前面缝隙处就开始使劲推,看她呲着牙的样子,让人看了不禁想上前替她擦擦汗。

  或许是她的坚持感动了上天,又或许冥冥之中本身就有着什么样的巧合。居然在这时刮起了大风,风向正是朝棺材盖尾部那边刮去的,于是绑在大树上的麻绳顿时就起到了比较大的作用。

  再加上高雅卖力的推动,棺材盖终于被推开了一米多宽的大口。一个人头顿时就伸了出来,一边伸长舌头一边使劲大口吸着气,如同一个刚被人掐住脖子许久后得以喘息的可怜人。

  看到这个人头,高雅先是吓了一跳,再看见人头下面的半个身子,高雅这才松了口气。

  那个人说的对,秦奉青没那么容易死。若不是那个人叫他来开棺救人,打死她都想不到秦奉青的命居然会这么大,被困在棺材里五天了都没死去,真不知是他福大还是命大。

  喘了半天气,秦奉青这才把目光看向了不远处朝他发呆的高雅。高雅穿得很奇怪,一身的夜行衣,脸上还蒙着黑布,只是此时黑布已经拉到了下巴,似乎刚才也累得够呛。

  “杀我的是你,救我的也是你!敢问漂亮的高大小姐,你到底要闹哪样?”秦奉青永远都忘不了,高雅将匕首刺入他心脏的画面。脸上带着笑,手却发着狠,真是够两面三刀的。

  “那些都不重要,以后我会跟你慢慢解释。现在我要告诉你两个坏消息。”高雅面色严肃而认真,头上黑巾也被取了下来,一头乌黑长发瞬间失去束缚,欢快的迎风飘荡起来。

  “就不能有一个好消息吗?”秦奉青起身一跳,整个人瞬间从棺材里跳到了地上,自己身上竟也穿着一件寿衣。

  “我没心情跟你闹着玩,请你认真点。”高雅脸一板,似乎随时就要发火。

  “行,那你说吧。”秦奉青也收起了那副玩世不恭,靠在棺材上就认真听了起来。

  “首先,你家人一夜之间全部失踪了。”

  “什么?”

  顿时,秦奉青连退好几步,差点因为绊到抬棺用的木棍而摔倒。

  “是真的,很诡异,完全没有预兆的就失踪了。而且你家里什么都没变过,唯一变的就是少了你爸妈和奶奶。”

  秦奉青着实有些接受不了这个事实,直接瘫坐在满是落叶的荒草上,背靠着棺材,一脸的失魂落魄。

  “还有一个更坏的消息,就是你师傅青城道长死了。”

  “什么?”秦奉青瞬间又蹦了起来,一步跳到高雅面前。双手扯着她黑色夜行衣的衣领。

  “你再说一遍,你给我再说一遍。”秦奉青双手发着颤,嘴唇打着哆嗦,吐字艰难的说。

  “是真的,而且今天就出殡。”高雅的脸上露出一丝惭愧,惭愧中还带着些许痛苦。

  “我不信,我不信!”

  秦奉青如同疯魔,听到家人失踪他都没这么大反应。大概是跟着师傅时间久了,感情竟比家人还要深。

  秦奉青一把推倒高雅,转身跑向一棵二十公分大,三米多高的柳树,对着柳树就是一阵的拳打脚踢。

  这还没完,抱着柳树就是一阵的疯狂摇晃,直到把柳树拔地而起,抱着柳树一起摔倒在地才罢休。

  横躺在地上双眼无神的瞪着天空,不算明朗的月亮无情的与他对视着。紧接着,秦奉青忽然浑身发抖,口吐白沫,整个人瞬间收缩成一只虾米,弯曲着身子,十分的无助和可怜。

  高雅小跑到跟前,见秦奉青这般惨状,一颗波澜不惊的心顿时就是一阵的翻江倒海,说不出来是个什么滋味。

  正想俯身去安慰他,秦奉青忽的站起身一把就推开了高雅,拔腿就跑,一路跑一路大喊大叫着师傅。

  高雅实在是放心不下,脱掉那身夜行衣紧赶慢赶的也追在后面。沿着石阶,秦奉青从青城山下一路跑回青城山。

  虽然坡度不算陡峭,可是四五公里的路要想一口气跑完,也是非常吃力的,更何况时不时还有几个小小的上坡。

  高雅不知被远远的甩出了几条街,他也知道秦奉青要去青城观拜祭他师傅,实在是跑不动,只能一边歇息一边走的慢慢上山。

  青城观里,只有一个人在守灵。陶显圣并没有多少弟子,严格来说只有三个,江翠翠不算,她只是陶显圣随口收的俗家弟子而已。

  秦奉青一头扎倒在灵前,灵堂上并没有棺材。只有一个木箱和一个相框,相框里面是陶显圣慈眉善目的黑白照,再就是一块零位牌。

  青城观主陶显圣之灵位。简简单单几个字,却深深刺痛着秦奉青脆弱的心。

  一旁站着个披麻戴孝的瘦子,看起来一百斤不到,年龄却不小。

  “师弟,别哭了。师傅在天有灵,他老人家也不希望你如此伤心的。”

  瘦子擦了擦眼泪,走上前想要安慰一下涕泪横流的秦奉青。

  瘦子这一说,秦奉青哭得更厉害了。每每想起师傅悉心的调教,还有哪哪都带上自己,想着想着就是控制不住的想哭。

  秦奉青都想一头撞死在灵前,随着疼爱自己的师傅而去。管他什么驱邪捉鬼,统统一边去。师傅都没了,还驱什么邪?捉什么鬼?

  “别管他,让他好好哭个够吧。”这时,外面传来高雅气喘吁吁的声音。

  瘦子听高雅这么一说,自己就也跪到了一旁,默默的擦着眼泪,烧着黄色纸钱,任凭秦奉青哭个够。

  十几分钟过去,秦奉青缓缓站起身,双脚发麻的点起几根香,恭恭敬敬的插到香炉上。

  “师傅,您老人家一路走好。您的大恩大德,小青子无以为报。若您老在天有灵,还望您老人家帮我早日找到那个杀害你的凶手,也好还你老人家一个公道,更是了却小青子一个心愿。”

  说着,秦奉青扑通一下跪在光秃秃的地板上。扑通扑通的就是三个响头。

  “大师兄,二师兄人呢?”

  磕完头,秦奉青疑惑的问向旁边抹着眼泪,烧着黄纸的瘦子。

  “师弟他,师弟他。”瘦子吞吞吐吐,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奉年他怎么了?”秦奉青顿时紧张起来。

  “奉年师弟他今天大婚。”瘦子声若蚊吟,头压得有些低。

  “什么?和谁?”秦奉青顿时心底就燃起一团火焰,拼命的烧拼命的烧,几乎将他整个心脏都要烧得炸裂开来,烧得他几乎将要窒息。

  “和翠翠师妹。”瘦子更加不敢抬头,眼角微微瞟向即将暴怒边缘的秦奉青。

  腾的一下,秦奉青咻的一下子就跳了起来。随手抄起墙脚一根三米长的木棍就冲了出去,完全看不出是一个四五天没进过食的人。

  瘦子和高雅对视一眼,拔腿就追了出去。看这架势,怕是非出人命不可,师傅这还尸骨未寒呢,二师弟和小师弟不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吧!瘦子心中是焦急无比。

  来得快,去得也快。灵堂里一时间就只剩下几根香冒着袅袅青烟,和灵位台黑白相框中一脸慈眉善目的老人照片,始终带着一脸慈祥的微笑。

举报

作者感言

红尘逐浪

红尘逐浪

故事仍需延续,推荐票终是动力。还请放过我的无耻!

2021-07-14 14:5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