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蜀汉的复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四章 钟会的运气(一)

蜀汉的复兴 混吃等死 2321 2017.09.11 19:35

  “伯约,阳安关,丢了!”

  “啊?这……阳安关如此险峻,又有子廉这样忠于职守的大将坐镇,怎么可能会丢?”

  时间倒回十多天前。

  八月十三日,子午谷南端出口。

  “属下魏兴郡太守刘钦,拜见镇西将军。”

  “刘太守辛苦了。呼~~~这子午谷之险峻,本将算是见识了。若不是刘太守事先守住了出口。只要西蜀在这里放上一支人马,本将要想出来,不知道要费多大的力气。这伐蜀若能成功,刘太守可是首功!”

  钟会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可真的不是在作秀。

  作为一个长期在中原大地生活的颍川人,第一次穿越秦岭这样的雄壮大山,钟会是真的被这里的崎岖山路给震撼到了。

  别的不说,进入秦岭十余日来,钟会的双脚就极少沾地——不是骑着马不沾地。而是脚下踩的主要就是铺设在狭窄栈道上的木板,真正的地面距离脚下的木板有几十到上百米之远。而且在行进的过程中,钟会的马还踩断了一根木板,差点把镇西将军给弄到悬崖下面去。

  为了这事,镇西将军非常恼怒。从窟窿里爬出来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负责给全军开路的许仪给抓起来杀掉了——许仪是谁?曹操的贴身保镖许褚的儿子啊!虽说这一举动也有杀人立威的意思在里面。但悬挂在半空的经历,确实强烈刺激到了钟会的神经。

  “不敢当镇西将军如此赞誉。下官不过是尽了本份。”

  “嗯,刘太守。闲话就不多说了,目前蜀贼在汉中的兵力布置如何?”

  “喏!下官已经打探清楚了。蜀贼将一万余兵力收缩在汉、乐、黄金、阳安关四地。汉中盆地内的麦田已经全部收割,野外的百姓也已经全部入城。”

  “嗯……这是坚壁清野啊。”钟会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起来:“罢了,传令兵!”

  “我等听候将军发令!”

  “传令!全军出谷后立即展开!派出人手联络其他两条通道的友军。整顿完毕后,全军向汉城进发!”

  “喏!”

  八月十五日,十二万曹魏士兵全部进入汉中盆地,全线展开。

  但是他们面临的局面非常的不妙:整个汉中盆地的野外,找不到一粒粮食,看不到一个百姓。

  亲身走过秦岭一次的钟会面对这样的局面深深的皱起了眉头:这样下去,如果不尽快拿下汉中的一两座城池,数量高达十二万的魏军很快就会陷入粮食转运困难,迟早会供给不上的尴尬境地。

  八月十六日,曹魏前锋部队展开了对汉城的攻击。蜀汉汉中兵团护军蒋斌守御得法,魏军没有找到半点攻破城池的希望。

  八月十七日,钟会来到汉城城下。在围着汉城绕了一圈后,钟会也非常的无语:这座城池,是从王平时代就开始修筑了。蜀汉政府前后不断加固持续时间达二十年以上。这样的城池,不填上三五万人的性命,不持续攻击半年以上,是根本不可能拿下的。

  对于出身于颍川高门世家的钟会来说,普通士兵的生命不算个什么东西。但是他耗不起的是时间:司马昭的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了,是绝不会给他太多时间的。所以面对这样的坚城进行强攻,钟会是不敢在如此的政治生态下这么做的。

  既然不能强攻,那就劝降吧。不管怎么说,钟会的文章写得非常不错,书法更是当世数得着的大家。

  当天下午,汉城的蜀汉守将蒋斌收到了钟会的来信。

  信里的内容非常的高雅,通篇不见“请投降”这样的字眼:巴蜀之地贤智文武之人才太多了,至于您蒋斌与诸葛思远(诸葛瞻),就如同小草和树木相互依存,相互了解一样,和我钟会是同类之人啊。话说敬重桑梓先贤,是我们这个民族自古以来的美德。我今天来蜀地呢,其主要目的就是打算瞻仰尊父大人的墓地,你老爸的坟头在哪个凼啊?还请你告诉我,我一定去祭祀洒扫。

  汉中军团护军蒋斌,其父亲是蜀汉政权的第二任权臣:大司马蒋琬。钟会提出要去给蒋琬扫墓,其真实的意思就是:“我很看得起你哦兄弟,你投降吧,投降过来的话我一定对你很好。”

  “切!这个钟士季,我跟你很熟么?用得着你去拜祭我父亲的坟头?”

  “那么将军?我等该如何回复呢?”

  “呵呵呵,这个钟会不是个爽快人啊。哪有劝降劝得这么扭扭捏捏的。罢了,他不爽快,我爽快点好了。”

  很快的,钟会也收到了蒋斌的回信。

  “得知您以我为知己,愿与您为气味相投之人,雅书惠及,不便拒绝您的要求。亡父当年患病,逝于涪县,占卜者说那是一块风水宝地,于是在其处安葬。知道您西来蜀地,竟要屈驾瞻视墓地以表敬意。颜回视孔子如父,这是他的仁德呵。知悉您的来意颇为感伤,让我更思念我的父亲了。”

  话说的很文雅,其实内容相当的嚣张:“傻逼!我爹是谁啊?大汉的大司马啊!我这会正继承他的遗志保卫大汉呢。怎么可能投降呢?你想给我老爹扫墓?呵呵呵,我爹的坟头离这里很远哦。在涪县!你有本事打到那里的话,就去扫墓吧。哈哈哈哈哈~~~”

  收到蒋斌回信的钟会心里头一万头***呼啸而过。但是表面上还是笑嘻嘻的对众将说道:“这个蒋斌,真是个妙人啊!”

  MB的你风雅的劝降失败了,居然还说人家是妙人。要脸不?

  妙人妙过了,钟会很是郁闷。

  然后他把十二万军队分为四队。分别向汉城、乐城、黄金城和阳安关展开试探性进攻。

  汉城就不必说了,打不下来。

  乐城也是一样,那可是和汉城一样的汉中坚城。

  至于柳隐镇守的黄金城,没错,那是一座小城。可是那座城是建在山上的。而且和当年马谡在半山腰立营被断了水源不同。黄金城所在的小山上,有自己的独立水源——总之,还是打不下来。

  至于阳安关,钟会根本就没有抱任何希望——那是汉中各个据点中最为紧要的所在——这是口袋的袋底,是万万不能破的。王含、蒋斌等人给了这座关卡最多的士兵,为它配备了目前汉中军团中最能打的将领。

  看看钟会派向阳安关的领兵大将吧:护军胡烈。这位爷是司马昭的心腹,胡家整个家族都是依靠着司马家发迹的。对司马家最是忠诚不过。所以才能被司马昭派来做钟会的护军,行监视之责。钟会把胡烈派去攻打阳安关。就是故意要胡烈碰一个灰头土脸,以后好在营务方面进一步压制胡烈。

  总之,这会儿镇西将军非常的不爽快:这几个据点若是一个都敲不下来的话,就只有指望邓艾、诸葛绪从阳安关的背后发动进攻了——那样的话,他这个全军统帅的面子往哪里搁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