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蜀汉的复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二零章 复兴反击战(二)

蜀汉的复兴 混吃等死 2811 2017.09.24 12:05

  十一月二十七日卯时两刻(清晨六点),在一阵阵的军号声中,刚刚安静了两个时辰的新都城又集体的活了过来。

  庖厨们已经提前忙了大半个时辰,浓郁的猪大骨汤里混杂着大量的生姜,在这个潮湿阴冷的冬日里,散发出一阵阵的热浪和辛辣的味道。

  卯时三刻,复兴军的两万主力已经全部用膳完毕,然后开始出城列队。

  “报~~~启禀左将军,前方羽林军来报。已经发现伪魏斥候队。距离新都北门十五里。”

  “知道了,命令羽林军徐徐后退五里。命令复兴军加速出城。嗯,伯耀,你的弩兵支队还未完成用膳么?”

  听到关彝的质问,糜照也是一阵无语。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谁让他现在就是这十郡杂牌的统帅呢。

  糜照也不找理由,躬身一喏道:“末将这就亲自去整队。”

  “哎~~~”看着糜照匆匆走下城楼的身影,关彝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紧握剑柄的手指已经变得发青——完全的暴露了他的紧张。

  一只有力的大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

  “三叔……”

  “紧张么?”

  “呵呵,怎么可能不紧张呢。只是,我不能表现出来罢了。”

  “嗯,没事。当年三叔的初阵也是这样。虽然那时候是站在孟获那厮的叛军中迎战丞相的军队,就算被俘了也没有性命之忧,可是上阵之前也怕的要死。”

  “呵呵呵,侄儿知道这个事情。哎,侄儿倒不是怕死。只是……需要牵挂的东西太多了。”

  “嗯,你要这样想。若是我们现在就在陇西荒原上和邓艾作战,那简直就是十死无生。但是现在嘛,环境所迫,邓艾必须和我们硬对硬的来一场。他的谋略所能发挥的作用,已经被降到了最低……”

  “呵呵呵,三叔,你真的不会安慰人。罢了……”关彝说到这里挥挥手,转过头大叫道:“卫兵!牵本将的马来!”

  走到城墙下,骑上马承特意送给他的一匹全身枣红色的高头大马,关彝转过头来对着刘谌道:“还请殿下登城,待会请殿下看儿郎们杀敌!”

  与此同时,北面不远处邓艾军中。

  “征西将军,我军斥候队已经发现蜀军。蜀军好像是分为两部,前一部已经列阵完毕,看其装束和旗号,应该是蜀贼的羽林军,但不知为什么,该部正在缓缓后退。而蜀军后一部似乎正在列阵!”

  “好像?似乎?”

  听到邓艾不满的口气,斥候全身打了一个冷战:“将军恕罪,大雾弥漫,又有敌军实行战场遮蔽,我军的斥候实在难以观察清楚。”

  “这么说敌军大概有多少也不清楚了?”

  “将军恕罪!”

  “罢了,再探吧。”

  让斥候退下后,邓艾扫视了一遍身边的诸将:“据CD的消息,这关子丰带了两万人勤王。主要的构成是种田的农夫和盐井的矿工?”

  “回禀征西将军,确实如此。”已经对邓艾心怀不满的马邈,虽然再不情愿,但人在屋檐下,还是不得不低声回答。

  “哼!乌合之众。纵然人数再多又有何用。嗯,我军用膳已经结束了吧?”

  “全军用膳已毕。”

  “善,传令,全军慢步前进五里,然后开始列阵!”

  随着双方主将的发令,汉魏两军的主力部队纷纷展开了阵型。

  辰时刚到(早上七点),复兴军列阵完毕。

  “传令!全军在接到新的命令前,可以在各自战位上席地而坐进行休息。但绝不可久坐。避免身体被冻僵!”

  辰时一刻,邓艾军完成列阵。与此同时,先前出发的蜀汉方一万羽林军开始分为两部分,朝着复兴军军阵的左右两侧撤退。

  虽然这时候两军都已列阵完毕,可是双方却无法开战。没得办法,这是隆冬时节,太阳出来的晚不说,CD平原上冬季的雾气都很大,在太阳爬到一定高度,雾气消散之前。战场上的能见度其实很低。

  但是,所谓能见度低只是对于人类的眼睛而言。有些生物明显并不受这样天气的限制。

  “阿木,对方大概有多少军队?”

  “回禀将军,兴哥在天空上盘旋了二十来圈,敌军的主力兵团应该在一万五到两万之间。”

  “主力兵团?”

  “是的将军,兴哥刚才还在我军西侧大约十五里处盘旋了三圈。您知道的,五圈以下兴哥的估算都是很准的。所以在我军西侧应该还有三千左右的敌军。”

  “呵呵呵,邓艾老贼,你果然不简单啊。兵比我少那么多还敢分兵。国威!”

  “末将在!”

  “为兄带来的一千两百副马镫都发下去了吧?”

  “已经全部发放了,每匹战马都配备了马镫。”

  “很好,刚才阿木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吧?为兄估计那里就是邓老贼隐藏的骑兵。把你的骑兵队往西侧摆十里。如果敌人的伏兵从西侧杀出来,替为兄挡住他们!”

  “喏!”

  时间过得很快,太阳爬升得更快,到了辰时将尽时,冬日里不太耀眼的阳光也开始发挥起了威力。刚才还笼罩了整个战场的大雾很快的消散不见。双方的军队都清晰的看到了自己的对手。

  关彝这边看到邓艾的军队时感觉还不是很特别,而邓艾等人看到关彝的军队时,魏军的高级军官齐齐喷了一口老血!

  “这……这怎么可能?蜀贼怎么有这么多我大魏的制式铠甲?”

  “这……这是哪个王八蛋偷卖国家重器?!”

  不能怪魏军的高级军官们如此吃惊,因为这种场面实在是太刺激了。

  在东汉还存在的时候,汉军的制式铠甲是侧襟式,也就是整个铠甲掀开来是平的,人穿戴的时候是从身体的侧面开始裹在自己的身上。这样的战甲,只有前胸后背和肩膀有防护,其他地方都是空的。

  曹魏的铠甲较之东汉的铠甲有了进化,改侧襟式为套衣式,也就是穿的时候从头往下套。这样的战甲除了前胸后背和肩膀有防护外,腰部、大腿都有了防护。

  多年以来,一方面蜀汉号称是汉朝的继承者,一方面蜀汉确实国力贫弱。所以蜀汉军队的铠甲一直都是侧襟式——成本低得多。这一点,和蜀汉交战多年的魏军高级军官乃至经年老兵都是门清的。可是今天他们看到的,却全是身着统一的套衣式的蜀汉军队——除了魏军的铠甲是黑色,汉军的铠甲是红色外。双方的铠甲一模一样,连活舌带的样式都是一样的!

  毫无疑问,这不可能是蜀汉自己生产的。只能是来自本方的某个大军区。

  “待邓某打完这一仗,一定要把官司打到晋公面前!到时候不管是谁,本将都要一刀劈了他!”咬牙切齿的说完这句话后,邓艾发令道:“弓箭兵前出,射住阵脚!”

  “哼!传令糜伯耀,弩兵队前出,对射!”

  天空中的太阳再一次调整了自己的位置。此时,巳时已到,双方的战事终于开打!

  曹魏的弓箭兵很厉害,在前两轮对射中,由郡兵组成的蜀汉弩兵队吃了不小的亏。从未有过战阵经验的弩兵们看着身边中箭哀嚎的战友也很是出现了一阵慌乱。不过还好,这一支五千人的队伍里,关彝除了派出糜照统帅外,还硬生生的塞进去十郡太守!换句话说,这支军队的高级干部比例极高!

  终于,在各郡太守的呵斥、鼓励下,蜀汉的弩兵队稳住了阵脚。

  拉弓、放箭,是一个很费体力的活儿。弓箭手全力拉弓,连续四五次之后手臂就开始酸麻,不自觉的就会降低频率。而弩兵显然不存在这个问题。而且诸葛连弩的输出量又极大。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曹魏的弓箭兵渐渐的被压制住了。

  看着本方的弓箭兵倒地的越来越多,敌方有不少的弩箭都射到了后方的步兵方阵前方。邓艾很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以枪盾兵为锋头,刀盾兵为两翼,短斧兵为中坚。全军呈锋矢阵,前进!”

  看着邓艾军开始缓慢的变阵,关彝微微的松了一口气:还好,面对这样的绝世名将,勉强占了一个先手。

  根据姜维的提点,野战之中,如果敌方因各种原因被迫远距离冲锋,那就说明本方占了先手:可以根据对方的阵型来设置相应的阵型应对。

  “传令,左右军呈弧形向中央战线靠拢。我军,以鹤翼阵应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