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蜀汉的复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蝴蝶的翅膀(四)

蜀汉的复兴 混吃等死 2529 2017.08.15 20:05

  “怎么样,赤奴儿,压力很大吧?”

  “嗯,有一点,三叔,你,是不是该去CD了?”

  “嗯,确有此意。明天我就走。”

  “善,需要侄儿给你准备什么东西么?”

  关索沉默了一会:“很多年没回家了,也不知道回去了见到母亲是什么样子呢。这样吧,虎骨、鹿茸、熊胆什么的我带回去一些就是了。”

  “好,我待会让小七给你安排好。另外我还有几封亲笔信要托叔父一一转交。”

  关仪确实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所以他请关索回CD,就是要关索去CD奔走。蜀汉建国以来,地位一直都很超然的元从派,即将要面对荆州、东州、益州三大派的集体攻击。这个时候唯一能帮他们扛住这份压力的,只有远在CD的那位皇帝陛下。

  千里之外,CD皇宫。

  “这么说,费家、董家都盯上了关子丰?”

  “回陛下,老奴听到的消息就是这样的。”

  “诸葛思远没有参与吧?”

  “没有。诸葛家的那位公子陛下您又不是不知道,这位爷脾气和本事是差了点,但在个人操守上和丞相还是有得比的。”

  “善。对了,你这老家伙没有参合进去吧?”

  “陛下已经特别叮嘱过老奴了,老奴是不敢的。”

  “不敢就好。这关家,朕将来有大用。不过……朕听说,你家的香皂连下人都可以使用?晚上的景耀蜡可以每晚都点到天亮?”

  “嘿嘿嘿,圣明不过陛下。”

  “罢了罢了,朕的宫里也是一样,呵呵呵。”

  景耀元年五月初一,CD皇宫,大朝会。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启禀陛下,臣有本奏!”

  坐在皇位的上的刘禅看见跳出来的居然是尚书郎向宏,嘴角不经意的上扬了一个弧度:“来了,朕就说你们怎么这么沉得住气呢。”

  “臣弹劾虎骑监糜照,纵容手下贱奴,恶意操控市场,哄抬物价,残害民生!”

  “哦,尚书郎,这糜家经商是先帝和丞相特别委派的。国家的军费也很仰仗糜家的商路,这哄抬物价、残害民生,是怎么回事啊?”

  “回奏陛下。近两月来,糜家把香皂、景耀蜡、延熙漆这样关系到民生的物品垄断销售,售价奇高。小民无法承受,已经引起市井骚然。陛下,香皂、景耀蜡乃是小民日常必须之物。延熙漆百姓制作家具、修建房屋都要用到。如此关系民生的物品,怎么能垄断销售呢?若是能多家经营,其价格必然下降,如此,才能惠及百姓,体现陛下之圣明啊。”

  居然在大朝会这种礼仪性质为主的大会上公开发难!而且矛头一开始对准的居然不是关彝而是糜照。还胡扯什么残害民生。不得不说,这些家伙动起歪脑筋来还是不错的嘛。

  “虎骑监,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陛下。”糜照出班,对着刘禅行礼之后转过头来:“敢问尚书郎,请问您可知这香皂、景耀蜡、延熙漆成本几何?”

  “……呃……具体多少不太清楚,但想来是不会太多的。”

  “陛下,臣问完了。对尚书郎,臣无话可说。”

  蜀汉没有专职言官,也没有“风闻言事”说错了也没有关系的风气。所以糜照轻轻一点,向宏的攻击顿时化解于无形。

  尚书仆射张绍冷笑一声:“尚书郎,你连人家成本多少都不清楚,就弹劾虎骑监哄抬物价、残害民生,未免太过草率了吧?”

  这个废物!

  已经九十三岁的来敏,早就得到了大朝会可以有一把躺椅的特权。这时候看见朝堂之上益州派的代表向宏居然这么快就拜下阵来,也是一阵无语。他斜了斜眼睛,目光看向了一个叫吴胜的年轻郎官。

  这是吴懿的侄子。

  “启奏陛下,臣有本奏。”

  “吴议郎,你又有什么事情啊。”

  “陛下,臣弹劾虎骑监结交边臣,图谋不轨!”

  “哟,好大的罪名。吴议郎,你可要想好了再说话。这种罪名可不是随便乱戴的。”

  听到皇帝如此有倾向性的语言,吴胜也感到了极大的压力。他斜着眼睛看了看躺在那边的来敏,得到执行的眼神后。一咬牙:“陛下,自涪陵郡太守关子丰上任以来,虎骑监多次潜往涪陵郡。之后糜家商号的船队大规模的进出涪陵郡。据臣掌握到的消息,糜家商号的船队为涪陵郡运送了五百具重甲、十万石以上的粮食,据闻,关子丰在涪陵郡,除了账面上的一百五十名郡兵以外,另有五百名护卫。涪陵郡,偏僻小郡,一年上缴给朝廷的赋税不过三万石粮食,十万钱。哪里需要这么多兵力?又哪里需要这么精良的装备和这么多的粮食?这不是阴谋作乱又是什么?”

  “呵呵,虎骑监,怎么办,有人弹劾你欲谋反,你有什么话说。”

  糜照微微一笑:“陛下,先来说这五百具重甲的问题。此事,尚书台应有备案。陛下找侍中一问便知。”

  诸葛瞻应声出列:“此事属实。是为了支持涪陵郡平定五溪蛮人动乱尚书台特意支援的。”

  “再来说护卫的问题。吴议郎,汝可知前年和去年涪陵郡被野兽戕害的各有多少人?”

  这个问题吴胜当然无法回答。

  “前年在我大汉民册之上,明确被野兽戕害的,有两百二十一人,失踪没找到尸骨,可能是被野兽戕害的,有八十三人。去年,明确被野兽戕害的,有七十六人,失踪的,有五人。这八十一人中,有七十一人都是关太守那个护卫队的队员。全都是参与捕猎野兽时遇害的。敢问吴议郎,您认为这护卫队有没有必要呢?”

  看着哑口无言的吴胜,糜照长舒了一口气:“至于那十万石粮食。是我糜家从东吴购进,没有动用大汉一粒粮。而且那是关太守向我赊欠的,这里还有欠条,喏,整整一千五百万钱的欠条,以关家全部土地、田产作保。我可是完全按市价卖给他的,一文都不曾少。”

  “陛下,臣有本奏!”

  “黄门侍郎,你又有什么要说的啊?”

  “臣弹劾涪陵郡太守关子丰居心叵测,涪陵郡,在册之民不过两万余,近年来也没有遇到灾害歉收。要备那么多粮食干什么?臣还要弹劾关子丰妄启边事,五溪蛮自邓将军平定徐巨之乱后已经多年安定。这关子丰去了那里不足一年就灭了当地一个极大的蛮寨。长久下去,臣恐五溪蛮又会复叛。”

  “陛下,臣弹劾昭德将军简明之子简无双,在五溪蛮寨强抢民女,导致民怨沸腾……”

  “陛下,臣弹劾永昌亭侯(赵统)之子赵毅,整日在涪陵郡飞鹰走马,残害民众,耽误农时……”

  “陛下,臣弹劾秉忠将军(孙乾)之孙孙刚,举止癫狂失措。身为朝廷命官,整日与豕豚为伍……”

  不得不说,费祎费大将军虽然挂了很多年,但毕竟人家开过府的。当年手下马仔也是很大一堆。所以费承一开口,其党羽便一拥而上:皇帝陛下看来是铁了心要保护这些元从后人了。单个攻击会被对方逐一的化解。那好,老子就发动诸多肉鸡群起而攻之,一顿王八拳打下来,总要伤到你几个才好。

  刘禅微笑着看着这些家伙的表演。等到这些家伙慷慨激昂的发言完毕后才开口道:“怎么涪陵郡上下好像都是坏人?那个,有谁有不同意见的么?”

  话音刚落,一个人中气十足的大吼一声:“陛下,臣奉车都尉关索有话要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