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蜀汉的复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深耕涪陵郡(三)

蜀汉的复兴 混吃等死 2530 2017.08.10 12:05

  “铎~~~”一艘糜家商号的粮船稳稳的靠在了涪陵县设在乌江岸边的码头上。

  在关仪设计的涪陵郡产业发展纲要里,大规模官方力量出动捕猎野兽只是为了清理出让人类安心生产的空间,什么皮货、药材、补品啥的只是附带的东西——没有附加值的农产品赚不到几个钱。

  清理出活动空间是前提,然后出产桐油才是第一项实业:这个东西的技术含量还是太低,容易被人发现秘密并模仿,而且终究其市场很有限。所以它只是关仪用来吸引投资的噱头而已。

  在关仪的计划里,以猪油为基础物资,在此基础上通过一系列化学反应生产出来的肥皂、蜡烛,以及用甘油勾兑出来的甜果酒这样的能够走入寻常百姓家的产品,才是涪陵郡的长期饭票。

  但是要猪油就得养猪,养猪除了阉猪以外,最根本的还是需要大量的粮食。

  作为穿越前在农村长大的孩子,关仪很清楚现代社会的猪饲料,其主要成分是玉米,在国内各种主流猪饲料的比例中,玉米一般都占到了50%以上,其次是豆粉,大约占比20%。然后才是骨粉、贝粉、鱼粉、麸皮等。当然,现代社会不少不良养殖场还会添加分量不小的激素、抗生素等。

  激素、抗生素什么的,关仪一是生产不出来,二是还没有无底线到那个份上,所以就不说了。骨粉、贝粉、鱼粉什么的他这里都有。但麸皮和豆粉就要抓瞎了:涪陵郡的百姓们还没有解决温饱呢,稻米外面的麸皮怎么可能会扔掉?都是打烂了混着米粒当饭吃的,哪有多余的来喂猪?至于豆子?那玩意口感那么差,现有的田地种小麦和水稻都不够,哪有心思去种它?

  麸皮和豆粉都这样了。这个时代还远在美洲的玉米那就更不要想了。

  于是,在把几个月来辛辛苦苦捕猎获得的东西卖了个底朝天,还把刚刚生产出来的桐油彻底搜刮干净让糜照带走外。关仪还直接找糜照借了五百万钱——糜照也没给他现钱,而是给了他五百万的授信。关仪直接要求,这五百万授信立即全部花掉:你在外面给我运五百万钱的粮食进来。一半是高粱和豆类,我拿来给猪吃。一半是稻米,拿来给人吃。

  是的,高粱作为玉米的替代品,也是可以作为猪饲料的主料的。

  “快快快,快点卸船。后面还有一长串的粮船等着呢。兄弟们,搬十个口袋到仓库就能拿到一支红签,然后靠这支红签就可以到涪陵县衙领一合米呀!”

  关家的忠仆关小七,在被各家公子哥推出来做了名义上的复兴社行首后,已经迅速的堕落为了一个黑心资本家:整整两石(54公斤)重的麻袋,从码头边的船上搬下来,然后扛到半山腰的县衙粮仓里,才给人家一合米。一个壮劳力,一天下来顶多来回二十次,也不过能挣到两升米。两升米是多少呢?百分之二石,0.54公斤。

  可是,这样的报酬,莫说码头附近的百姓,就连县衙里的衙役都有些跃跃欲试——没得办法啊,穷得太久了。

  糜家船队的负责人是糜家的家生子,唤作糜安。他听到关小七的嘶吼,微微皱了皱眉头:这价钱也太低了点。不过同为黑心商人,他也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了——现在复兴社和糜家商号已经紧紧的联在了一起,复兴社省钱,就是给糜家商号省钱。

  “小七兄,这里的力夫有多少?”

  “惭愧啊,安兄,只有两百来人。”

  “怎么才这么点人?这得卸船到什么时候?”

  “没得办法啊。这涪陵郡的人口确实太少了。而且,现在是八月,山上的稻谷熟的晚,这会儿才成熟。所以现在正是涪陵郡的农忙时节。小弟也是把赏格提高了一倍之后才招募到这么点人。”

  这种我都看不下去的力资还是提高了一倍的?你要不要再黒一点?

  “哎,好吧,看来今晚我是要睡在这里了。呃……敢问关太守现在在哪里?我家家主有亲笔信一封。”

  “这个可真对不住了。我家家主前两日已经进山去了。”

  “进山?又去捕猎?”

  “这个倒没有,现在捕猎的事情已经由赵家公子全权负责了。我家家主是去找人了。”

  可以说,随着复兴社的成立以及各项工作的铺开,关仪的小幕府各个成员不得不重新进行了分工。

  虽然张遵一再要求自己继续负责捕猎工作,但在关仪看来,这种不顾惜底层士兵生命的残暴分子是不适合独立掌军的。他把张遵踢给了廖勇。两个人一起负责郡兵和商社护卫的训练。

  赵毅性格沉稳,武艺也不错。关仪拨了两百人给他,以后捕猎的事情由其全权负责。

  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病秧子孙刚被分配到了圈舍,专职养猪。

  心思细腻的李密主抓桐油作坊生产。

  在姜维的幕府里锻炼了多年,而且作为谯周的弟子,学识渊博、精通政务的陈寿接管了涪陵郡的所有庶务。

  而关仪则带着马过、简单以及一百多个护卫,一头扎进了武陵山脉之中做起了拆迁大队长。

  这里的拆迁,有两层意思。

  一方面,关仪知道一旦解决了原始资金,那么以后自己的产业肯定会越做越大,相应的需要的地盘会越来越多。所以,以涪陵县为中心,初步计划一年之内,方圆五十里的山头,都要切实的掌控住。那么,在这个范围内的五溪蛮村寨,就需要搬走。

  另一方面,一旦复兴社的各项实业发展起来之后,他会缺乏大量的人手。现有的汉民也就这么点,怎么变都变不出花来,唯一的办法,就是吸引深山里的五溪蛮人走出来,进入自己旗下的各个工坊。

  所以,现在关太守的主要工作就是下基层,走访困难群众,切切实实的把党中央的扶贫计划落到实处。

  “太守,前面不远处,咱们已经可以看到的那片村落,就是田家寨了。是距离我们太守府最近的一个五溪蛮寨。”

  “唔,这是最近的啊?少爷我脚都提不起来了。三天啊,整整走了三天啊,每天休息不到四个时辰的三天啊!”

  “简无双,不要叫苦。这才刚开始呢。以后这涪陵郡乃至附近的犍为郡、东吴的武陵郡,所有的五溪蛮寨,本官都想让你负责联系。”

  “啊!老大,你饶了我吧!我没得罪你吧,怎么能这样整我?要不,我和孙定烈换一换,我去养猪好了。”

  “嘿!怎么能说为兄整你呢?你不是号称CD第一采花高手嘛?这五溪蛮这么多村寨,每个寨子都有寨花嘛。你就这么一寨一路的睡过去呗!养猪?简无双,你什么时候口味变得那么重,连母猪都想上?”

  “一寨一路的睡过去?兄长这个提议很好。虽然是个很艰难很有挑战的目标,但老简我最喜欢有挑战的工作了。”

  “嗯,这就……改之?”

  马过的右手有力的举起,全队迅速的停止了前进。

  遥远的山对面,一个穿透力极强的声音隐隐的传了过来。

  “哥哥你来自何方哦~~~是做客还是做歹哦~~~客人毕兹卡爱哦~~~歹人毕兹卡恨哦~~~”

  “不是吧?唱歌?”

  马过对着简单微微一笑:“无双,学着点,和五溪蛮人打交道,山歌是必不可少的。”

  说完也不管简单的反应,也开口唱了起来:“哥哥我是汉人哦~~~来你家做客哦~~~客人带了粮食哦~~~找主家换肉吃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