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女忍者漩涡鸣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遭受责骂

女忍者漩涡鸣人 西南边陲 2094 2019.06.16 09:00

  “这种以为用咒印来压制对方的力量,就能够达到让对方比自己弱,因此迫使对方不敢同自己叫板或者更进一步地采取反抗行径的思想,更是可笑而又愚蠢。”

  “仅仅只因为出生的先后顺序以及自己究竟出生在了哪一个家庭的先天因素,就必须得在根本就不具备那样的才能以及天赋的情况下,背负起家族的重担,这在我看来无疑是非常可笑的。”

  “而那些真正有能力的人,却同样因为这个可笑的家族制度而被迫削弱了自己的力量,不能够站到更高的地方去发光发热,为整个家族乃至于说是整个村子作出贡献,这在我看来更是同自断双腕没有什么区别的愚蠢以及无知。”

  “宗家和分家的这种制度,还有那个烙印在分家成员额头上的咒印,这些在我看来,根本就是我们早就应该抛弃以及推翻的糟粕与腐朽。”

  “用这种明显不公平的方式决定他人的人生道路,并且强硬地推动着他们,让他们在根本就不适合自己的道路上往前走,这样的做法总有一天,一定会迎来反抗以及爆发,进而成为我们整个家族的乱家之源和所有一切内乱的罪魁祸首。”

  “只要这种家族制度以及这个咒印存在一天,家族内部认定命运不公的这种想法就永远也不会消失。而只要有人觉得不公平,那么他们就肯定会为了自己理想中的那种公平以及公正展开反抗。”

  “到时候,什么用这种家族制度以及咒印的力量就可以保全日向一族,并且让白眼的力量永远地传承下去之类的说法,只会彻彻底底地成为笑话以及空谈。而我们的家族到那个时候也极有可能会因为内部的动乱而直接走向灭亡。”

  “毕竟,只要这种意志和想法还没有消亡,家族内部就肯定会有前仆后继的继承者,去继续自己的先人以及前辈们未完成的事业,直到自己战死在战场上为止。”

  “而那些想要捍卫这种制度,因此把那些反抗的人全部都打成了叛乱者的人,也肯定会在爆发的家族内乱当中,同样一个接一个地战死。”

  不要说什么如果取消了这种血脉继承的制度,那么为了成为一个强者,并且在家族内部得到足够高的威望,这些一个个都想要成为家族的领导者的人就一定会展开自相残杀,进而造成更多的流血牺牲,以及更大的混乱。

  毕竟,只要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人类一天,那么这种争权夺利的事情就永远也不会消失。

  而且,谁说只要这种家族制度存在,那些为了上位的人就不会闹腾起来了?伙同家族外部的势力对家主进行暗杀,随后再在宗家没有合格的继承人的时候登上家主之位,这种为了权势和地位而爆发的争斗,难道真的会被一个可笑而又愚蠢的咒印给约束住吗?答案很明显是不可能的。

  因为当初和鸣人交流过的关系,所以知道真正的领导者应该具备什么样的品格以及资质,雏田不管再怎么想都觉得,这种不依据一个人的个人能力,以及他对家族的贡献,就随随便便通过世袭的方式决定一个家族的领导者的方法,不管怎么看都是错的。

  在上辈子的这个时候一直都在因为自己不如宁次那么的优秀而感到自卑,雏田当时只是在拼命地想自己究竟要怎么样才能够符合父亲的期望,进而在变得足够强大并且优秀的同时,成为一个合格的家族继承人罢了。

  但是现在,已经因为鸣人的开解而走出了懦弱与自卑的阴影,雏田越是认识到现如今的自己,无论是从能力上还是从性格上来说,都根本不能够胜任宗家的继承人,就越是感觉为什么自己非得继承宗家,随后为了自己的力不从心而感到异常痛苦呢?自己把这个继承权让给宁次哥哥难道不行吗?

  每次看到与自己的父亲拥有一模一样的外貌,并且能力也非常出众的日差叔叔,都会越发坚定,其实应该继承日向家的人并不是自己,而应该是宁次哥哥才对,雏田就这么在这一天于医院里,当着众人的面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

  只不过,这样一番颠覆家族体制的观点,在雏田的父亲以及在场众人看来,完全就是口出狂言、大逆不道。所以,甚至于被自己的父亲以及其他某些人怀疑,自己是不是受到了他人的有意蛊惑以及洗脑利用,雏田这才会在完全不愿意在这个观点上妥协的情况下,彻底激怒了自己的父亲。

  “在我三岁生日的那一天,日差叔叔不过仅仅只是因为我的天赋和资质不如宁次哥哥,所以对此心生不满以及不忿而已,父亲大人他就在察觉到叔叔的情绪之后,直接动用了咒印的力量,给予了日差叔叔很大的惩罚。所以,不希望父亲大人因为我的观点而迁怒于旁人,我其实一直都把自己和宁次哥哥的来往隐藏在暗处。”

  日向日足当时完全没有顾及到日向日差作为一个父亲,所应该拥有的尊严和体面,就当着身为他的儿子的宁次的面,在雏田生日的那一天,用咒印的力量将日差折磨得倒在了地面上。日向日足的这种做法,虽然及时地保护了自己的女儿,并且捍卫了宗家的地位和颜面,但是却也在宁次的心中打下了一个烙印,让他对宗家心生不忿以及怨怼。

  作为那个当天就身在现场,因此亲身经历了所有一切的人,雏田哪怕不能够理解,日差作为一个父亲,被他人当着自己儿子的面击倒在地究竟是一件多么糟糕的事情,她也能够非常清楚地了解到,自己的父亲对于捍卫宗家以及分家的这种家族体制,所持有的坚定立场以及决心。

  哪怕自己的表现并不能够让父亲大人感到满意,却还是要在他摇头叹气的时候,继续接受他非常严苛的训练,雏田知道,想要让她的父亲大人接受她的想法,根本就是不可能的。甚至于,在雏田开口发表自己的意见之前,她就已经预料到了自己的父亲一定会大发雷霆,将她臭骂一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