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女忍者漩涡鸣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大胆直言

女忍者漩涡鸣人 西南边陲 2063 2019.06.14 09:00

  “我......我......”因为哭得太厉害的关系,因此没有办法好好地把话说清楚,雏田就这么在接过鸣人递过来的手帕之后,把解释说明的这件事情交给了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宁次来解决。

  在过去的这段日子里,已经和日向雏田达成了和解,宁次作为一个已经和雏田彼此交流过自己的心里话的人,现在已经能够再一次把雏田看作一个简单的妹妹了。

  在雏田从木叶医院里跑出来的时候,直接一口气追了过来,宁次还不忘记在雏田掉眼泪的同时,轻声地安慰以及开解她。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就在今天,我们日向一族其中某个分家的成员,于外出执行任务之后回来了。只不过,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受了非常严重的伤,这个人现在虽然已经在木叶医院里面接受过了治疗并且保住了性命,但是,他却因为受伤留下的后遗症的关系,所以再也没有办法继续以一个忍者的身份活下去了。”

  “......”在上辈子参加中忍考试的时候认识了宁次,鸣人更在同一时间认识了和宁次分属于同一个小队的,一个名叫李洛克的忍者。

  在中忍考试的时候,亲眼看到了李洛克与我爱罗的对战,并最终目击他在败下阵来的时候身受重伤,鸣人心里非常清楚,李洛克之所以能够在接受了手术之后,再一次以一个忍者的身份活下去,有很大一部分原因要归功于他的运气。

  在自己当初还年少的时候,就经历过这种身边的人差一点点,就因为受伤的关系而无法继续作为忍者的事情,鸣人面对着现如今宁次告知给他的消息,并没有感觉惊讶,而仅仅只是对此表示遗憾以及惋惜罢了。

  “我们日向一族明明拥有可以透视物体的白眼,所以甚至于可以看到位于我们身后的东西,因此,按照道理来说,我们应该是能够察觉到所有的攻击,并且将其避开的。但是,这个身受重伤的忍者,却恰恰偏偏就是分家的人。”

  白眼原本应该是一种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因此可以把来自于所有方位的攻击都全部看在眼中的瞳术。但是,因为日向一族存在宗家与分家的制度,所以,分家的人就这么因为自己脑门上的那个咒印的关系,因此被压抑住了白眼的力量。

  并不仅仅只是那个今天受伤了的忍者而已,事实上包括鸣人面前的日向宁次在内,日向一族分家的所有成员,在他们的脊椎后方都有一个无法进行透视查看的视觉死角。

  由于这个不能够进行透视的死角,其位置在人体上是固定的,所以,只要日向一族分家的人在平时作战的时候不停地移动自己的身体,那么,这些因为人体移动而出现的不同位置的视角,就会在相互切换以及覆盖的情况下,让瞳术使用者将来自于自己身后的攻击基本上全部都看到。

  但是,假如说敌人发动的攻击太过密集,那么就算能够通过移动身体的方式来切换自己的视角,日向分家的人也完全有可能会因为从视觉死角发动过来的攻击,而在看不到的情况下受致命伤。

  “......”时至今日也依旧能够非常清晰地回忆起,宁次在自己十三岁的时候重伤濒死的那一次任务,还有最后在战场上牺牲掉的那个画面,鸣人知道,既然身为日向一族的天才的宁次,都会因为自己的视觉死角的关系而遭遇这样的重大伤害,那么日向一族其他的分家成员会因此而受重伤,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了。

  “假如能够拥有完全无死角、全角度覆盖视野的透视能力的话,那么那个人应该是可以想办法躲开那个致命的攻击的。但是,就因为他的额头上有咒印的关系,所以没有办法完全发挥白眼的力量,因此他最后才会只能够卧病在床,并且从此以后再也不能够作为一个忍者生活下去了。”

  一边向鸣人说明今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一边联想到了自己身为日向一族分家成员的处境,宁次会因为他人的遭遇而联想到会不会这样的事情终有一天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真的是一种再正常不过的想法了。

  “分家的成员外出执行任务,随后身受重伤并且卧床不起,作为日向一族的族长,日足大人当然要到医院里面去进行探视以及慰问。而也就是因为雏田今天和日足大人一起去了医院,所以,她才会因为在医院里面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的关系,而直接激怒了日足大人。”

  假如换成那个还没有被鸣人开解过自己心中的心结的雏田,那么胆小怯懦的她,是肯定不敢顶着他人的目光、走到人前来,说出自己的想法的。但是,正是因为鸣人告知过她,说性格这种问题,完全可以通过自身努力的方式来进行改变,所以,雏田才会在不断于心中默默给自己加油打气之后,站出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因为紧张和畏惧的心情而心跳加速并且呼吸急促,雏田更在开口说话的时候,将弯曲的两条胳膊收在了自己胸前,无意识地用这种环抱自己的方式来保护自身。

  在说话的时候,甚至于都不敢直视自己父亲大人的眼睛,雏田最终却还是在深深地吸了几口气之后,第一次主动站出来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明明是血脉相连的族人,但是却身受重伤,差一点点就丢了性命,父亲大人,这样的惨剧,我相信您应该也不会想要再次见到才对。那么,您既然为面前的这个叔叔的遭遇感到痛心以及惋惜,又为什么不直接取消掉要在分家成员的额头上烙下咒印的这种规矩呢?”

  “大家明明都是生而平等的人,并且还在作为日向一族的成员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直接依靠血脉的力量而拥有了白眼。那么,既然这样的身份以及能力都是上天赐给我们的,我们又为什么要通过这种人为的手段去将人进行划分,随后封印起他们在天生的时候就具有的能力呢?”

举报

作者感言

西南边陲

西南边陲

千万不要和我说什么三岁的小孩子没有这样成熟的思想,本文本来就是要贯彻“和平”的这个主旨,拔高木叶十二小强的心智水平的。如果想看低幼向儿童日常,直接点叉就好,本文不适合你。

2019-06-14 09: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