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女忍者漩涡鸣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开解心结

女忍者漩涡鸣人 西南边陲 3087 2019.05.11 09:00

  因为听自己的父亲说过,搭救自己的人是木叶的暗部的关系,因此放弃了当面向搭救自己的人致谢的想法,雏田还以为,在暗部成员的真实身份不会对外进行公开的情况下,自己应该是没有办法见到自己的救命恩人了。

  虽然暗部成员的名单会对外进行保密,但是,作为已经组建过直属于自己的暗部的第七代火影,鸣人不可能会不知道,暗部成员的亲朋好友事实上都是很清楚,自己身边的这个人就是暗部一员的这个事实真相的。

  因此,在自己现如今身为暗部成员的这件事情迟早会被自己的伙伴们知道的情况下,没有选择对雏田加以隐瞒,鸣人就这么在不会对外泄露暗部任务的内容的情况下,向雏田大大方方地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虽然对发生在大人们之间的事情不感兴趣,但是却也还是耳闻了发生在日向家的绑架未遂事件,宇智波佐助亲耳听自己的父亲还有哥哥讨论过这件事情,并且知晓,假如没有那个碰巧路过的暗部成员搭救了日向一族的大小姐的话,那么,木叶忍者村和云忍者村之间的局面,绝对不会是现在这种对木叶非常有利的样子。

  “原来,这个人是暗部成员啊!那也就不奇怪了,如果不是足够出色的忍者,木叶的一员想要成为火影的直属暗部,根本就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被鸣人抱在怀中的关系,所以非常清楚他的瞬身之术究竟有多么的快,佐助就这么因为听到了发生在鸣人和雏田之间的对话的关系,而找到了一个有关于鸣人为什么会这么强大的合理解释。

  “大姐姐......”面对着微笑着在自己面前蹲下来的鸣人,只感觉他脸上的笑容,就和他那接近阳光的发色一般,能够在这样寒冷的冬日里给人带去温暖,雏田就这么在受到了莫大的鼓舞后开口问道:“你认为,我在长大之后能够成为一个像你这样出色的忍者吗?”

  “并不仅仅只是今天的这一次而已,我在不久之前,事实上也被其他的人欺负过。他们说,我这个人性格怯懦,一看就是一副胆小怕事又非常阴沉的样子,所以,以后根本就不可能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忍者,并且成为宗家名副其实的大小姐,率领日向一族。”

  “而且,相比起我那个才华横溢的哥哥宁次,我在柔拳方面表现得,也不像是很有天赋的样子。所以,会不会我其实就和他们说的一样,根本就没有办法成为一个强大而又独立的忍者。并且,我也根本就不可能像宁次哥哥一样那么出色,成为一个让大家认可的,名副其实的宗家继承人呢?”

  “雏田......”虽然上辈子就知道雏田曾经有过这样的烦恼,但是却并不知道她的烦恼其实在三岁的时候就已经产生了,鸣人面对着现如今毫无自信的雏田,实在是有些难以想象,她会在长大之后,成为一个打破日向一族的家族体制,并且独立、强大而又充满了自信的出色女忍者。

  “一个人的天赋高低就如同这个人的出身一样是不可选择,在出生的那一刻就已经被决定了的,但是,相比起这些,人在一生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拥有的东西,我认为后天的努力才更加重要。”

  现如今还没有和九尾成为伙伴,与此同时,也没有见到传说中的六道仙人,因此不可能去依赖九喇嘛模式或者六道模式,鸣人认为此时此刻的自己完全可以昂首挺胸地告诉雏田,自己现如今之所以会成为她心目中的强者,真的完全无关乎天赋或者说是他人的赠与,而完全就是依靠着后天的努力才取得的结果。

  “其实说起来也不怕丢人,我完全可以清清楚楚地告诉你,我在一开始刚刚学习忍术和体术的时候,真的是根本没有任何一丁点的才能,总是把事情弄砸了,进而遭遇他人的轻视和嘲笑。”

  “但是,因为我的心中有一个梦想,因此拥有了为实现梦想而拼命努力的动力,所以,哪怕其他人再怎么嘲笑我,再怎么看不起我,认为我根本就不可能成为一个强大而又出色的忍者,我也从来都不曾放弃,而是一直都在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而努力。”

  “姐姐你一开始的时候,也不是什么厉害的人吗?”完全不敢相信在自己看来异常强大的鸣人,居然会在刚刚开始学习体术和忍术的时候,是一个被他人嘲笑的吊车尾,雏田只感觉自己真的是大受触动。

  “是啊!在还没有参加实战的时候,我是真的非常的弱小。但是,正是因为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看到自己的伙伴表现出色,并且,在遇到危险的时候,自己也非常想要保护自己的伙伴,所以,我才会因为不想成为那个拖后腿的、只能被人保护的人,以及想要拼命守护住对我而言重要的人的情况下,一点点地成为一个强者。”

  “雏田,你的哥哥宁次,他确实是一个天才,这一点我不可能睁着眼睛和你说瞎话。但是,如果仅仅只是因为看到别人天赋比自己高,并且看到他人进步得比自己快,就选择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彻底怀疑自我进而放弃努力,那么,这样的人是永远也没有办法长大的。”

  “勤劳的付出以及艰辛的努力,这些东西不会欺骗我们,肯定会在我们一步一步往前走的时候,给予我们回馈以及收获。而就算,我们在拼命努力之后,依旧没能够成为他人眼中的英雄或者强者,只要我们自己不后悔,那么我认为我们就算是成功了。”

  “我不想在自己老去的时候,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在年轻的时候努力,进而导致自己一辈子都碌碌无为,根本没能够取得任何成果。所以,哪怕最后没能够战胜天才,其实这对我来说也不重要,因为我认为,战胜自己,这才是最最关键的。”

  在自己过三岁生日那天和宁次交手之后,就非常深刻地认识到,凭借自己的天赋,无论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根本就不可能会比同样非常努力的宁次更加出色,雏田事实上在那天之后,就已经对自己到底能不能够成为宗家的合格继承人,充满了自我怀疑。

  没有办法把自己的心里话对教育起自己来非常严格的父亲说,雏田更在非常认真地向自己的母亲以及家里的其他人倾诉自己的想法的时候,得到了基本一致的回答。

  “雏田小姐,您真的是太过杞人忧天了。您现在不过才只有三岁,并且所有的学习都不过才刚刚起步而已,所以,面对着大了你一岁,因此比你早学习柔拳的宁次,您会暂时不是他的对手,完全就是正常的。”

  “但是,只要您坚持修行下去,那么,在您一点点弥补了经验以及体力上的不足之后,您是肯定是会强大起来的。所以,到那个时候,分家的宁次,又算得了什么呢?”

  对自己听到的这种回答根本就不满意,雏田只感觉,好像在自己家里就根本没有人能够理解她的想法一般。直到今天,在这个地方非常碰巧地遇到了鸣人,雏田才发现,原来能够理解她心中的那种“普通人在遇到天才的时候所体会到的打击以及挫败感”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鸣人。

  “胆小怕事、怯懦阴沉,这些在你看来并不讨喜的性格特点,只要你肯努力去加以改变,那么,我相信你就一定能够将其克服。而只要一个人的内心足够强大,那么,哪怕这个人的战斗能力并不是实力高绝,我相信,这样的人也一定能够因为自己内在的强大而得到他人的信赖与尊重。”

  说话间权作鼓励地拍了拍雏田的肩膀,鸣人还不忘道:“其实雏田,我认为你完全没有必要拿自己去和你的哥哥进行比较。只要能够抬头挺胸、堂堂正正地面对自己所需要面对的一切,并且在面对着自己所需要承担的责任以及所应尽的义务的时候,拿出全部的力量来拼命做到最好,那么这些在我看来就完全足够了。”

  “怀疑自己、否定自己,随后在不断的自我厌弃和质疑中生活,这样的生活方式,绝对比不上正视自己的弱点,随后想方设法地改进自己的不足,并且为自己的小小进步感到欢欣与鼓舞来得痛快。”

  “所以,其实你只需要认准一个目标,找准一条道路,拼命的在这条道路上朝着目标全力以赴向前奔跑奔跑,那么,做到问心无愧、不会后悔的你,在我看来就已经是一个足够独立并且强大的忍者了。”

  “大姐姐,我明白了,其实也就是,相比起外在的强大,首先让自己的内心强大起来才是最为首要的。并且,其实完全用不着去执着于那些天赋比自己强大并且同自己一样努力的强者,只因为,不停地朝着自己的目标努力,并且不会在将来的某一天对自己的努力心生后悔,这就足够了,是吗?”

  “是啊,就是这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