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余生我们不走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空诈Y城土地局

余生我们不走丢 至爱烟味 2639 2020.06.19 10:43

  当她回到她的房间时,发现有四个男人已经在屋里等他了。

  她刚一进去四个人全站了起来,孟串儿往后退了几步确认了一下门牌。

  不对啊,这要是房间不对肯定刷不了卡,能进来说明要不然是酒店错了,要不然是记错了。

  但她在这住了这么长时间,闭眼睛都能摸回自己的房间,肯定应该没错。

  冷静一下,她没看那几个男人,而是快速的用眼神扫了一下整个房间,书桌上她的电脑还在——她走的时候电脑是关机扣着的,现在被打开了。

  另外桌上她的那些书还有她吃的水果,喝的茶,抽的烟都在。还有她的行李箱原本在一边躺着,现在被翻得乱七八糟的扔在床上。

  不需要再问什么了,她立刻明白这帮人哪来的了。她问了一句:“什么意思?需要我报警吗?”

  对方中的一个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你可以报,不过用处不大,纯属浪费时间,不信你可以试试。”

  孟串儿看了一眼电脑接着问:“电脑里的东西都删了?”

  “嗯。”

  “游戏都没给我留?我的幻想三国志二呢?”

  “我们现在需要你的录音笔和相机,可以吗?孟记者,希望你配合,我们也不想伤了和气。”

  当年苹果手机新款刚出来,没多少人用,孟串儿在实用性物品上从来不委屈自己,她不追流行,但得跟上时代。

  所以她每次出去采访,为了防止类似的突发事件,无论录音还是照片他都会在手机里和网络里做好备份。

  这已经养成习惯了,刚才在出租车上她就把这事儿办了。

  所以她现在一点不怕,他们在要录音笔的时候她心里没迟疑,不过面上还是装一下,故作挣扎。

  眼前这种局面反抗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不逞匹夫之勇是智者的素养。

  她把录音笔和相机都扔在床上,那个人把相机里的内存卡抠了出来,还有录音笔一起揣进兜里。

  之后拍拍她的肩说:“孟记者,不好意思,打扰了。这里要起台风了,不安全,回去吧。”

  那几个人走了之后,孟串儿连夜把房间退了,她怕那些人回去琢磨琢磨再想到什么杀个回马枪就闹心了。

  所以为了采访能顺利完成,先躲起来才是上策。

  并且她明白了一个道理,刚才那几个男人是怎么进的宾馆房间就会怎么进下一个宾馆房间。

  只要她使用身份证再怎么雇了出租车绕城跑也白搭。

  这样一想,就觉得哪都不安全,都有被翻出来的可能性。

  最后,孟串儿跑到一个偏远的建筑工地上,想找个水泥管子睡觉。

  巧的是这个神奇的建筑工地排成三角形的最上面的水泥管子有褥子还有被子。

  这个发现简直让人太开心了,她想都没想钻进去就是一顿睡,竟然睡得特踏实,真够没心没肺的了。

  直到早晨被人踢醒——有人踹她露出来的脚丫子。

  她睡眼惺忪地爬出去:“谁啊?”

  “我还想问你谁呢,这是我的地方。”看起来是一个捡破烂的流浪汉。

  “睡一下不行啊,那么小气。”

  “滚滚滚,困死了。”

  凌晨五点半,她拉着行李箱背着双肩包打车到了一个五星级酒店,进去就冲进了大堂旁的洗手间,洗脸刷牙梳头发化妆。

  出去的时候把大堂的服务员和迎宾弄得一愣一愣的——孟串儿妆前妆后差别本来就大。

  这个时间酒店的客人都还没起床,眼瞅着一个脏不拉叽的小妞进去光彩照人地踩着水晶跟的高跟鞋出来,整个一大变活人。

  收拾完自己她直奔Y城土地局,要想做扎实这篇稿子,必须得拿到真正的证据。

  其他的证据该有的都有了,最关键的就是拿到那百分之五十属于当地工商局的土地证的既成事实。

  而这件事发生的时间远在17年前,王林国占尽了天时地利的便宜,政府一时之间也无法解决时间这么久远的遗留问题,才让他钻了空子。

  怎么拿到土地证的证据其实没想好,这个17年前的土地证还在不在都是个未知数。

  不过做一名合格的调查记者除了要懂得突击和周旋还要懂得察言观色随机应变,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这是必备的素质。

  进门倒是没人拦,前台问她要办啥事,她诓前台自己是惠民农贸集团的要查一下自家公司的土地证,这丫头来了一句:“有介绍信吗?”

  孟串儿故作凶狠地瞪了她一眼:“我查自己公司的土地证要介绍信?我现给你写一个行不行?”

  前台丫头到底还嫩,被她的气势压得有些懦,小声嗫嚅道:“那请问您跟王总是什么关系?”看来这王林国平时没少下功夫,连前台小姑娘都要多帮着问一嘴。

  孟串儿笑着哼了一声,斜了她一眼,眼尾那一点点蓝色的眼线液显得凌厉而妩媚:“你说呢?”就仨字,说完她就双臂交叉,端着膀子一副领导视察的样子,似笑非笑地盯着小姑娘。

  小前台迟疑了一会,终于松口:“那你去六楼609吧!”

  话音刚落孟串儿就没影了,她得赶在小前台跟姓王的通完气,再跟六楼联系这段时间里拿到土地证。

  到了六楼直接闯进了609,里面的小姑娘正在玩贪食蛇(那个年代诺基亚居多),被砰地一声门响吓得一哆嗦,站起来没好声的问:“你哪位?”

  “惠民农贸集团的,查一下我公司的土地证。”

  “有介绍信吗?”

  孟串儿用右手指着门外,本身就化的吊梢眉因为瞪起了眼睛更显不好招惹。

  突然喊道:“你们这个土地局查个土地证要几个介绍信?一楼要完你要,我哪有那么多介绍信?”

  小姑娘又吓了一跳,本能性地赶紧回头从档案柜里找土地证,孟串儿在不忘旁边补了一句:“别给我拿现在的,我要看93年的。”

  她手顿了顿:“你为啥要看93年的?”

  “关你什么事?我自己的公司想看哪年看哪年的!”

  小姑娘哆嗦了一下继续马不停蹄地找,终于把那张土地证翻出来了,孟串儿拿上就用手机开始拍照,小姑娘越看越觉得不对,在旁边小声问:“你真是惠民农贸集团的吗?”

  后者边拍边敷衍她:“不然呢?”

  突然办公室电话响了,照也拍完了,谁都知道那个电话意味着什么,孟串儿脚底抹油赶紧溜。

  溜到大门口瞄了一眼前台,那丫头还在打电话。出来打车去火车站,她明白自己得赶紧走,晚一步都怕走不掉。

  想起每次出差之前,编辑们都会跟她喝顿酒,意味深长地看着她每次都只嘱咐四个字:“注意安全。”

  有时候觉得他们挺墨迹的,又不是小孩子,整天注意安全注意安全。

  让她想起姥姥,老人家每次见到她都拉着她的手絮叨:“串儿啊,你要注意安全啊,你过马路要靠边啊,串儿啊,你会靠边吗?”

  可笑死了,多大个人了边都不会靠。

  而且这些人大多都不知道她的过往和经历,以为她一般的丫头一样单纯得护着点,熟不知这丫头这些年竟护着别人了,而且是拼了命的护。

  多少次安全以及生命被威胁的时刻,她瞪着眼睛视死如归绝不退缩。

  那双眼睛的坚定吓退了多少男人与敌人,一直以来只要是她所坚定的,就决不允许任何人与任何形式的挑衅。

  但是现在她觉得特别想念兄长们说的那句,注意安全。简简单单四个字,是每一次出差之前的殷殷嘱托,多么无聊却又那么重要。

  现在有很多人在骂记者,说记者就像秃鹫一样。

  尽管她也已经不做记者很多年,可每当看到有同行们还在坚持跑在第一线就觉得幸好有这群秃鹫,让罪恶暴露在阳光下,让政府再重视一些。

  也尽绵薄之力让社会更美好一点,不矫情,真是这样想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