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余生我们不走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牛逼的防弹车和神秘的卡尼

余生我们不走丢 至爱烟味 3233 2020.07.04 11:48

  张超缓缓地打开了车门——开始在驾驶舱找东西,MD!!!这个笨蛋张超,气死我了!孟串儿恨不得几个大飞脚踹过去让他赶紧跑。

  凭着半年的默契,孟串儿可以百分之百确定张超想找的是那个防狼喷雾,没办法了,只能配合他猛冲一次,其他的听天由命吧。

  防狼喷雾应该能制住张超面前的那个,从这里到防弹车的距离也就20米,可是这等于是把生命押宝在了其他两个绑匪的对20米直线距离的命中率上,孟串儿觉得,就算闭着眼睛打,击中的可能性也会超过百分之五十。

  已经来不及思考了,只听对面矮个子非常突然地嚎叫了起来:“啊!!!!”然后双手扔了枪拼命揉眼睛,张超速度快得像是变魔术,上眼皮碰下眼皮的功夫他已经在车里打着火了。

  几乎是分秒不差地同时,孟串儿喊了一嗓子:“丰隆!快跑!”然后撒丫子一样向防弹车狂奔!

  而话音还没落下,旁边的李丰隆已经蹿了出去——三个人的默契在这次致命的危机中了然无余,李丰隆跟孟串儿一样,显然早就预料到了张超的这个动作,以及这个动作的后果。

  不然不会如此迅速,孟串儿那嗓子就算是不喊,李丰隆也跑出来了。

  身后的黑头巾在三秒钟懵逼之后举起枪就要射击,眼看着孟串儿或者李丰隆其中一个今天就得挂在这儿,千钧一发之际,高个子厉声用普什图语呵斥了一声——枪没有响起来。

  枪没有响起来????枪没有响起来!!!绑匪居然没开枪!是不是他们的阿拉显灵了!告诉他们这样做不是好孩子,这样做就不会上天堂不会给他们72个处女了!

  说时迟那时快,孟串儿和李丰隆已经像个兔子似的蹿到车上去了,只听得“砰!砰!”先后两声车门,宣告着他们已经安全了。

  死里逃生的快乐让孟串儿想大声呼号,张超一个急转弯冲着黑头巾和高个子的方向驶去——别误会,他没想撞死他们,那边是唯一的出口。

  车窗里孟串儿看见那两个绑匪把枪放下挥舞着双手嘴里叽里咕噜不知道说些个啥,这是因为三个人都跑了还撂倒了一个他们的兄弟把这俩哥们气智障了吧?

  但是把枪放下就意味着他们在示好,至少是示意自己不会再威胁孟串儿他们。

  并且这种示好绝不是为了引诱他们走下防弹车,如果是这个目的的话那就不是他俩智障而是孟串儿他们智障。

  “超儿,你先停一下。”孟串儿实在是太好奇了,她骨子里的冒险因子又在蠢蠢欲动。

  “你TM要干啥?你别告诉我你现在要下车采访一下这两个傻比为啥把枪放下冲你挥手。”

  张超跟孟串儿在一起半年了,日日夜夜,朝朝暮暮,他实在太了解这个瘪犊子了,李丰隆刚才说如果谁当孟串儿父母早就坟头长荒草了这话损了点,但是不是开玩笑,因为你永远不知道这个虎比妞儿下一秒钟要干啥。

  “为什么不呢?超儿你不觉得这是个良好的独家特写吗?”孟串儿开始伸手阻止张超继续开的方向盘。

  “觉得尼玛个爪子,我告诉你孟串儿,平时让着你啥都听你的,把你惯得无法无天的,人命关天的事儿比不上你那点好奇心,你给我滚远点!”张超腾出一只手来迅速地把孟串儿扒拉到一边儿去。

  后排李丰隆默默地打开了防弹窗户,黑头巾的呼喊清楚地传了进来:“能不能帮我们引荐一下!”

  张超回头往李丰隆脑瓜子上拍了一下:“你特么比我还惯着她!谁让你开窗户的!”

  张超也听见黑头巾的呼喊了,战地记者的本能还是战胜了一切,他的手比他的意识诚实,因为原本他跟孟串儿在职业上就是一样的人,所以,车停了。

  孟串儿如愿以偿地打开车门下了车,黑头巾和高个子还有之前被防狼喷雾喷了反应过来了的矮个子跑了过来。仨人都没拿枪。

  李丰隆和张超也下了车,一左一右地在把孟串儿夹在中间,形成了三个人对三个人的局面。孟串儿冲李丰隆使了一个眼色,丰隆点了点头——一切尽在不言中,这是只有优秀的调查记者才懂的暗语,她准备在这个特殊的时刻做采访,让李丰隆打开录音笔。

  黑头巾对孟串儿说道:“中国的记者朋友,能不能帮我们引荐一下这辆车的主人?”

  “为什么?”

  “我们想加入塔利班。”????塔利班???卡尼是塔利班??而且单凭这辆牛逼车就能认出来是塔利班的那貌似卡尼还是个塔利班的头子?于小山“勾结”境外恐怖组织??

  孟串儿的脑瓜子又开始了超级运转,但是她面儿上没露出声色来。张超和李丰隆显然也明白了什么,一左一右地侧头看了一眼孟串儿。

  “我以为你们就是塔利班。”

  “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有AK的塔利班和没有AK的塔利班?”孟串儿知道这句话问得十分不专业,有揶揄的成分在里面——职业的调查记者应该是尽可能客观和中立的面对采访对象,但是她对这三个塔利班的冒牌货真的没啥好感,可以说是厌恶到极点,所以即使知道应该保持客观和中立也忍不住这句牙尖嘴利的揶揄。

  黑头巾面露讪色,嘟囔了一句当地土话,随即正色道:“塔利班就是阿富han,阿富han就是塔利班,所以我们是塔利班,但是我们想加入这辆车的主人的塔利班。”哥们还真能绕。

  孟串儿点点头:“好的,有机会我会帮你们引荐。”才怪!引荐啥?给恐怖分子壮大力量吗?坏人从来都是可以欺骗的,不仅可以欺骗还可以耍弄,这就是孟串儿的价值观。

  “但是有个条件。”孟串儿续道:“你们三个得接受我们的采访。”

  采访的过程不赘述了,整个过程还原下来就是三个向往加入塔利班的土货见财起意想绑走孟串儿或者随便什么外国人勒索钱财,然后买枪加入塔利班。

  他们的邻居绑了一个英国佬,当天就换了10万美金,这种“生财有道”让这仨货心生艳羡所以就整了这么一出,然后看到了这辆防弹车,认出了这辆防弹车的主人是塔利班的三号人物,所以想请孟串儿帮忙引荐。如果不是这辆车,他们一定会开枪。

  所以孟串儿终于明白了,卡尼为啥会留这辆车在这里,不仅仅为了给孟串儿他们趟平炮火和遮挡子弹,特殊的时候这辆车就意味着门脸,意味着名片,意味着某种场合下能直接让对方选择不开枪。

  这TM叫啥?恐怖组织一家亲?所以这几个月就一直开着塔利班三号头子的车在大街小巷各种招摇?真的是心有惴惴啊,不过孟串儿打的是另一个鬼主意,现在她还不想说,她怕张超和李丰隆打死她,也怕于小山隔着电话拍死她,所以这个主意得缓缓来,得有铺垫。

  接下来去见陈杰的路上,张超把藏在草骒子里的摄像机取了回来放在车里。孟串儿给于小山打了个电话——要知道这半年每天早晚各一个电话都是于小山打给她,她从来都没主动打过哪怕一个电话,所以电话一接通,于小山非常惊讶,但是这个点是中国的上午,他还没睡醒,声音都透着一股子混沌劲儿:“串儿……咋了?”

  孟串儿嘿嘿嘿地干笑了几声:“小山哥~~~你还睡着呢?对不起啊这个点了打扰你。”

  电话那头的于小山一个激灵:“你想要我命你就拿去,别跟我整这些扯犊子的事儿!还小山哥?你这语气我瘆得慌。”

  嗯?这么明显吗?孟串儿干咳了一声,正色道:“于小山我问你啊,卡尼是不是塔利班?”

  “不是。”

  “不是塔利班还是是塔利班你不知道?”

  “不是塔利班。”

  “他的车是咋回事?”

  “那是他哥的车,你这反应也太慢了,还调查记者呢,这话你三个月前就该问我了。”

  “所以他哥是塔利班?三号人物?”

  “行啊,几号人物都调查出来了。”于小山点了一支烟吐了个烟圈对着电话笑道:“卡尼跟他哥没关系,他不是塔利班也不做任何跟塔利班相关的事儿。撑死就是用个车而已。”

  孟串儿点点头,忽然间语气娇柔起来:“你跟卡尼关系是不是特别好啊?”

  于小山莫名其妙一阵恶寒:“过命的交情,怎么了?”

  “嗯嗯嗯,我就知道,不然也不会把这辆牛逼车给我们用了,那……卡尼跟他哥哥的关系是不是特别好啊?”

  于小山的耳朵忽然支棱了起来,怎么感觉不对啊:“孟串儿,你打的什么鬼主意?我警告你,当初是我支持你去阿富han实现你的理想,但是我的支持是有限度的!”

  孟串儿翻了翻白眼,这个于小山,哪都好,就是太聪明然后太霸道。她笑嘻嘻地敷衍道:“我是人,打不出鬼主意。哎呀你太敏感了,行了没事了,您老继续睡,我们今天认识了一个难民事务所的高级专员,现在要去采访他,今晚聊哈……”

  这时候张超正停了车,回头招呼李丰隆下车,发现李丰隆捂着的右肩膀被暗红色已经干涸了的血迹打湿了一大片:“我艹!小丰隆你受伤了!”

  李丰隆迅速把食指摆到唇边发成一声“嘘”,已经来不及了,孟串儿的电话还没挂,于小山听见了张超的这声喊,眯起了眼睛对着电话:“孟串儿?”

  孟串儿心里一阵发虚:“哈?我没受伤,小丰隆刚才走路磕着了,我们到地方了我先挂了,拜拜。”

  

举报

作者感言

至爱烟味

至爱烟味

感谢子木,幽皇擎天,一剑入梦,翰海绿洲,芦荟老爸每天的坚持送票,没上新书投资车的抓紧了,编辑啥时候签我我不知道,但是影视版权其实一直都有在聊,这本书不会让大家失望的。爱你们,么么哒。

2020-07-04 11:4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