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余生我们不走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遭到威胁

余生我们不走丢 至爱烟味 2773 2020.06.18 10:51

  “请问王总在吗?”孟串儿礼貌的问道。

  “你谁?”

  “我时光周报的记者。”

  “记者证。”

  她把证件递给了他们,没想到那货看完之后,直接扔地上。仰着脸用下巴对着孟串儿,似乎想用气势压倒她。

  原本礼貌客气的孟串儿收起还没完全释放出微笑的嘴角,心里暗道:好啊,这样最好,省得虚与委蛇费心劳神。

  她也不去捡记者证,用一对吊着眼角的狭长的凤眼瞪着他们,牙齿轻轻磨了一下,发出了一下几乎引不起什么人注意的“咯噔”的声音。

  几个人并不看她,边聊天边喝茶:“那天那个东方都市报的傻X来采访,腿没给他打折。”

  “就是就是,当时就是老大说要交几个记者朋友,不然就不是揍一顿了事的。”

  诸如此类吧反正,孟串儿其实并不信他们言语之中所说的东西,啥社会了?还打打杀杀呢?

  真要打打杀杀就不会明明白白地告知了。但是她特讨厌别人蔑视她的存在,你骂她可以打她可以砍死她也可以,但是你不能蔑视她。

  于是她走过去坐在他们其中两个人的中间,把小细跟的高跟鞋除了跟儿的那部分蹬在面前长长的沉香木的茶几上。

  然后睥睨着两边问:“中国有一句古话叫,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怎么我大老远地从广州过来,没人递根烟?”

  旁边那光头,光头还在头上纹了一个蝎子的傻逼愣了一下,刚想发作。

  孟串儿接着说:“你是不知道我跟王林国的关系?找死呢!”

  这话纯是孟串儿这丫头耍诈,阎王好遇,小鬼难缠,真正的王林国肯定不敢把孟串儿怎么样,这几个二百五急眼了可就说不好了。

  孟串儿这话里也藏着机锋,也没撒谎,真要问啥关系,那就是记者和采访对象的关系呗。

  那光头听完这话,一脑瓜子雾水,倒是把刚才的气压下去了,但还是不太情愿的给孟串儿递了一根烟。

  她叼在嘴里冲他哼了一声:“点上。”一套动作行云流水顺理成章,仿佛天生就该这样。

  他点头说哎,然后又抬头瞅她,意思是凭TM啥支使我,孟串儿用牙来回颠当那根烟,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直到他心不甘情不愿地把烟点上。

  她狠狠嘬了一口,吐了一大个烟圈,然后说:“那个东方都市报的同行太怂了,换成是我,谁敢碰我一手指头,他立马知道悔字怎么写,要不就弄死我,要不我弄死他。”

  还没等那几个人说话,甬道的尽头楼梯口的位置上来了一个。

  孟串儿远远望去,这哥们儿四十岁上下,一身阿玛尼高定西装,BV腰带,夹着一个BV手包,拖着一个日默瓦的箱子,正在边走边大声地打着电话,电话是vetu。

  这货通体上下闪耀着人民币的光芒,估计不是怕行动不便他都能给自己镀个金做成金身活佛,这种人一般素质和内涵都不高。

  这么包装自己有两种人,第一种是靠脸面挣钱的人,演员、明星或者骗子反正都差不多。

  他们时时刻刻都需要与普通人拉开距离把自己凸显出来,所以需要这些包装让自己显得与众不同。

  第二种,就是傻比,有点钱了之后认为任何东西只要贵就是好的,拼命的往脸上贴。

  而这个老王,就是典型的第二种,自己做了一堆见不得光的事儿,本应该低调到埋没在芸芸众生里难追难寻。

  但这货还非得把自己一身毛染个色从鸡窝蹦跶出来喊我是野鸡,纯属找猎人与猎枪呢。

  孟串儿稳了一下自己的心态,然后站起来打招呼:“王总你好,我是时光周报记者我叫孟串儿。”

  这货愣了一下,轻声对电话说:“我先挂了,我这开会。”然后冷着脸跟孟串儿说,到我办公室说吧。

  边说边瞪蝎子光头,显然是责怪他没尽到一只看门狗的职责,光头赶紧把烟掐了站起来道:“老板,这位靓女说她……”

  “行了闭嘴吧。”

  她抖落抖落僵持了的身体,跟他走进了他旁边的办公室。

  坐下来的事就不用多说了,想都能想得到,甭说采访,闲扯都没边,正事儿一概不聊,想让他回答的他一个都不回答。

  但他都应付着,用极其侮辱人智商的方式——比如问他土地证在哪,他说在他办公室。问能看不,他说当然能。

  然后等要看的时候他说找不着,还他娘的做戏:“哎?昨儿还在呢?内谁谁谁,赶紧帮我找一下,这位孟记者等着看呢。”

  找肯定是找不到的,孟串儿就翘着二郎腿看他在那演戏。

  来的目的也不是为了让他回应啥,反正来了就行,给你机会说话了,你不好好说话,那不赖我。

  对于采访对象是,你说我就能记,然后按照你说的去写,至于你说的真假用证据说话。

  但你啥都不说,也没事儿,我用证据直接说,这样你连说话和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只是这个过程一定要有,不然破坏新闻最基本的平衡性。

  最后孟串儿拍了两张照片,那几个傻狍子要拦着,王林国一摆手,那些人没敢动。

  等她要走的时候,光头堵在门口像变戏法似的变出两条和天下的烟,还有几摞人民币,往她怀里塞,说快过中秋了,好好过节。

  她不接,对方也没有让她出去的意思,意图很明显,不拿东西你就别想走。

  她想了想拿起相机对着那个光头,还有他手里的东西就一顿拍,光头瞬间被拍蒙了,看着王林国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老王在后面喊到:“你他M的有病啊!孟记者是那样的人吗?赶紧把那些东西收起来!”

  孟串儿下楼打个车她就赶紧蹽,还自作聪明地跟司机说给我绕城跑。

  司机说你到底去哪,孟串儿说你哪那么多废话,绕城跑,绕城懂不懂,圈儿跑。

  司机似懂非懂地踩了油门,一路就想套她是不是警察在追踪某个重大案件或者是不是毒贩子在逃亡途中。

  她一边佩服司机的奇思妙想,脑洞开的都能当编剧了,一边紧紧盯着后车镜,把每个车牌记在纸上。

  直到确定,没有一辆车是重复的,这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了。

  间隙中她也给司机讲了个故事,基本完全的复制了《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说自己被老公打加虐待折磨,好不容易遍体鳞伤的跑出来,要多可怜有多可怜,所以千万不能被她再抓回去,那她就死定了。

  这个故事明显震撼了司机的大男人情怀,就差拎把刀挡在孟串儿面前充当正义大侠了。

  就连她下车的时候他还不放心要护送到位,让孟串儿憋着笑拒绝了。

  最后连车钱都没要,而且愤怒着完全一副给钱就是瞧不起他的姿态,她无奈,自己无心欺骗了一个正义的好人,罪过。

  她刚走到旅店的门口,手机里蹦出来一条微博私信的提醒,她打开看到一段让她激动不已的文字,是于小山发来的。

  “文字没有比较,故事更没有雷同,可能我们心里对这个世界的感触正好在一个点上,所以那些乱七八糟的故事才能打动你。把你的书给我发一本,有时间我看看。”

  在这个陌生的小城,在后半夜柔和的月光之下,在刚刚结束一阵惊心但不动魄的采访。

  在此刻形单影只的孟串儿心里,这一段短短的都能数过来字数的文字,像是来自于现实与生活之外的某个充满暖阳的空间。

  带着一种温暖瞬间进入她的心里,顷刻驱散了此时的所有孤单和阴凉。

  这时候,没有什么比迟来了了两年的私信更让她兴奋的了。

  她只想赶紧回房间,想安安静静地多看几遍这几句不起眼却在她心里千斤之重的话。

  从这些话里,她能看到那个男人,那个叫于小山的男人。

  那个男人在她的心里,不仅有力量,还有忧伤,不仅爷们儿,还有玩世不恭,不仅自以为是,还有些许悲怜。

  总之就是那样的一个人,那个在作品中和他的想象中存在很长时间的人,此时似乎真实地来到了她的身边,尽管她伸手不及,却心意已然。

  然而始终预料不到的是,生活永远给你惊喜,不然就是惊吓。

  

举报

作者感言

至爱烟味

至爱烟味

五章了,男主角影子都没有,估计让我扔了。

2020-06-18 10:5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