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超级跑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途中

超级跑仙 冲哇 2268 2020.01.10 18:55

  半个月后。

  天尚未亮,范剑等人已是准备停当,便要偷偷离开这劫后余生的马家村了。

  这也是范剑和堂姐早便商量好了的,不欲惊动村里的村民,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事。

  但天不遂人愿,当大家像是做贼般行到村外的小树林旁时,只听得林中一阵锣鼓喧天,随即一只只火把燃起,照得四处通亮。

  却是不知是那个大嘴巴走漏了风声,善良朴实的马家村村民们,携老带幼,带着吃食等物,早便等待在此处,为救了村子的恩人们送行。

  接下来,可是热闹,一个个村民自两边树丛中奔出来,有的泪流满面,有的神色激动,将想溜掉的范剑等人围了起来。

  场边可是壮观,且感人之极。

  此刻,正有一个白胡子庄稼汉老爷爷,抓了范剑的双手,眼眶通红,说一些千恩万谢之类的话。

  村民们真是心存感激,因为范剑等人的仗义相救,整个村子才幸免于难,免受尽数被屠戮的命运。

  且范剑等人这半月里也没闲着,一个个都是高手,帮着或盖,或修个房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马大爷……”

  范剑那里见过如此大场面,不知如何是好,也是感动得紧,给了村长一个大大的拥抱。

  “哎,这些村民,日子实在是过得太清苦呀!”

  范剑感叹道。

  末了,真是时候不早了,眼见东方渐白,太阳便要跳出地平线。

  只因又被村民们感动,范瑶心一软,将自家所带的金银等俗物,还有几本武功密集,一发交给了村长,并嘱托一定要好好保管,且不可轻易令他人知晓。

  而当范剑等人与村民们感人至深的送别之后,只见一个个范家子弟,手上提着的那一篮篮鸡蛋,馒头,还有蔬菜等物,范剑不知说什么好了。

  自然,这些只是一部分,那十几辆马车里已是塞满了,有酒肉,有大米白面,还有绫罗绸缎,粗布麻衣等物。

  “唉,暂时不能做马车了呀!”

  范剑将一篮子鸡蛋放在脑袋上顶了,手里拿一只烤鸡大啃。

  “毕竟做了件好事呀!”

  其实,范剑一伙本不欲接受村民们的馈赠的,但无奈,要是不收,想走脱那也太难了。

  而在这马家村耽误如此之久,还不是村民们要感谢范剑他们恩德,硬留的。

  但东西着实不少,这却也麻烦,范剑等人想赶路也是大有不便,不过,范瑶和何嫣儿倒是有办法,一件件物品,杂七杂八的,尽数被收入了须弥戒指和储物手镯之中,眨眼收拾停当了。

  “好东西呀!如此方面的东西,老头也不说给我弄一个。”

  此时,日头已是升起,万道金光之下,天渐渐热了,范剑很是羡慕。

  自然,林青、林霞也不能幸免,虽一个贵为一国公主,另一个是巨富商贾之女,也是没有此等宝贝的。

  ……

  一对人马、车队急速行在路上,路边的景物不住倒退。

  “何嫣儿?你这个大嘴巴,老实交待,我们要走的事,是不是你说出去的?”

  为首的那辆马车里,响起了一个怒吼声。

  何嫣儿赶忙捂住嘴巴,可怜巴巴的,范剑一见小姑娘如此,便知道,自己猜对了。

  “说吧,你怎么赔我?把我的全盘计划都打乱了。”范剑厉声道。

  何嫣儿瞥了范剑一眼,好似在说:“你待怎地?”。

  “陪我!”范剑伸出一只手来,是右手,范剑左手还缠着白布呢。

  这绷带是范剑自己裹得,显是有些不伦不类。

  “干嘛?”何嫣儿大惑不解。

  “把那传说中的储物手镯给我。”范剑道。

  “老头子真偏心,徒儿都有,自己亲孙子也不给一个。”范剑可是眼馋得很,眼神一动不动,盯着何嫣儿手腕上的镯子。

  不过,范剑可是冤枉爷爷了,何嫣儿的手镯,可不是师傅给的,而是家传之物。

  至于范瑶那枚戒指,也不是老头给的,而是人家下山历练时,自别人手中抢来的。

  “不给!”何嫣儿扭动一下身子,叫道,“大男人,没人带这个的。”何嫣儿又补充一句。

  “给不给吧?我可上次救了你,你不以身相许也就罢了,连个镯子也这么小气。”

  范剑说道。

  “那我以身相许好不好?范剑哥哥。”何嫣儿露出狡黠笑容,大大咧咧道。

  “不好,手镯给我。”范剑不买账。

  何嫣儿无奈,只得不舍地将碧玉手镯取下,递给范剑。

  “如何用啊?”范剑将镯子拿在手上研究半天,用牙咬,放在地板上踩,可气人的是,那手镯毫无反应。

  “让你不管用,让你不听话,我不要你这个劳什子了。”

  “我踩,踩踩踩,踩烂你。”范剑怒火冲天,逮着镯子一阵狂踩。

  何嫣儿见范剑滑稽模样,被逗乐了,笑得打跌。

  “笑了,终于笑了呀,也不枉费我一番影帝级别的表演。”

  范剑是故意的,半个月来,何嫣儿这个开心果,时而魂不守舍,范剑料定是受了那天强盗杀人的影响,这是心痛小妮子,故意逗何嫣儿开心的。

  “嫣儿啊,别整天没事,去想那些。”

  将镯子捡起来,给了何嫣儿,范剑温声说道。

  “范剑哥哥,我……我怕……”小姑娘扑在范剑怀里,瑟瑟发抖,哭个泪人似得。

  “哥哥知道你怕,哭吧!哭吧!”范剑安慰道。

  “范剑哥哥……我……我不要杀人。”何嫣儿哭道,“他们……他们是坏人,为何……为何要杀人?”

  “哎!”范剑心内叹息一声,“怎奈,我不欲杀人,人却要杀我啊!”

  “哭吧,哭吧,哭出来便好了。嫣儿不杀人,不杀人。”。

  经范剑好是安慰一番,何嫣儿痛痛快快哭了一场,将范剑胸前的衣衫也哭湿了,这才罢休,起来又咯咯直笑。

  “小妮子,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没羞没臊。”范剑取笑道,“好了,不哭了,给哥哥把风,千万别让人进来。”范剑捏了捏何嫣儿的鼻子。

  而经此马家村一役,范剑也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实战能力极其欠缺。

  “时间无多了啊!”

  又想起老爷子临行前的话,更是感到时间之紧迫。老爷子说,五百年一遇的仙魔大战便要爆发了。

  用鼻子想也知晓,到时会是何等情状,而处在仙魔两大势力交界处的火云宗,必当首当其冲,今次仍能逃得过灭派之祸吗?

  “看来我的实力还远远不够啊!要早日达到一万斤才行。”

  想起自己目下尚未步入仙者之境,可说对于保护宗派一点用处也无,范剑不禁感到有些泄气。

  “我还有退路吗?自古华山一条路,只能背水一战了,我可不能当软蛋懦夫。”

  范剑自嘲一番,在车内坐好了,进到系统空间之中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