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废人一枚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神奇

废人一枚 唯有码字 2806 2019.01.11 19:55

  “哎,不是话说老爹。你这一周没见,怎么整个人都瘦了一圈啊。”

  韩乂有些尴尬,道出事实会显现出自己的幼稚,说别的吧,又想不出来。话说那葵花宝典到底为何会使自己如此瘦弱一圈呢?

  “emm”

  “咋了,绝食了还是咋滴,难不成你跟我说你日日码字,不吃不喝,才导致身体成这样。不过也不至于吧。”

  韩乂叹了口气。“前两天,我去书店买了本书。也不算买,那老板说不是他店的。然后我就拿回来了。回家以后,我翻开看了看,装帧设计完全是本古书,我以为是个什么传世功法呢,然后我就看了一看。先给我说什么要打通任督二脉,然后我照着做了以后直接就倒地上了。完事起来就已经是一天后了。”

  “哈哈哈哈,老爹你也是牛逼哈,一个盗版垃圾书都能把你给骗上,我也是醉醉的了啊哈哈。”韩墨一顿狂笑,若有所思的想了一想,对韩乂说:“那个书估计是什么邪门功法吧,还是个啥奇奇怪怪的东西,你晕倒应该不是书的问题吧。我觉得大半是因为你个人的原因。是不是你体质太差还是你体内阴气太旺,与之相冲了哈哈哈。”

  “唉稀,这玩意也真的是啊。所以说韩墨,你小子以后千万不能买这种盗版书哈,听到没。”

  “呦呦呦,你还牛逼了是不是,自己吃亏了反倒过来教训我?我给你说我再咋脑子进水我也不会去买这种书的我给你说,我看都不看一眼。”

  韩乂心中一片混乱,在桌子前踱来踱去。他拿起那葵花宝典,这书理论上来说不可能无缘无故出现在书店。既然出现,必是有人将其故意放在那里的。那么肯定就说明是有原因的,放书的人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将书放在那里,书放过去肯定是对他自己有利的,而利处的载体就是这本书。

  但是到底是如何通过这本书获得益处的呢?韩乂目前并没有搞懂。

  “说不定是谁去书店落那里了。”韩墨道。

  “哼,凡是有点文化的人能修这种东西?还去书店买书,还随身携带着这玩意?然后忘拿自己修习的功法了?你瞎扯啥的呢。”韩乂直接把韩墨掐的无话可说。

  “要不,你去找找大师看看?”

  “啥意思?你让我去找道士看看?”

  “我可不想让什么父的阴气转化到儿子身上,总之反正你现在绝对不对劲。去找大师看看吧。”

  “你可拉倒吧,不就是我体质有点虚晕过去了嘛,你还真真以为世界上有什么葵花宝典啊,充其量也就是一套强身健体的广播体操。行了行了,你作业写了没,回去你房子写作业去!”

  韩墨一声冷笑,不屑道:“哼~作业早在你回来之前就写完了,还有一堆人想帮我写作业呢。倒是你,断更多久了,写网文还这么懒。”说完径直走向自己房间去,嘴里还自言自语道:“整天咋这么烦呢。唉,太优秀没办法。”

  韩乂一个白眼。

  也是,自己既然不写实体书了,就不能偷懒,天天码字才是王道。

  鬼使神差,韩乂一个低头,我了个妈呀,这都几点了?“不行不行,赶紧做饭。”

  韩乂走进厨房,可是,没有菜啊!出门两天都没有买菜,这是什么事嘛。急急忙忙跑出门去买菜,这个电梯是上一楼停一楼啊,好不容易等到开了门……一厢人?

  ……

  终于出了楼门,韩乂赶紧往便利店跑。“话说,吃点什么呢?要不,做个面吃?”韩乂边走边低声说道:“干脆出去吃吧。”

  “大哥?要点什么?”

  “不用了,不用了。”韩乂转头又往家里跑,这个时间点都是喝下午茶时间了,再磨叽一会儿都该吃晚饭了。

  “走韩墨,我俩出去吃吧。”

  韩墨从房间里走出来,问:“你还没吃嘛?哈哈,我都在外面吃过了。”

  “……”

  韩乂凝视着韩墨。“得,我自己去吃。”儿子不去吃饭,自己也没了什么动力,散着步的走去了门口的饭店,随便点了一个混沌,草草解决了午饭问题。

  晚上,韩乂突然想起了什么“是时候该码一点字了,这么久一直没动了。我读者估计要打死我的说呢!”

  韩乂坐到电脑前,刚一登陆上账号,只见是漫天的叫骂声。

  “作者大大人呢,怎么不更新???”

  “作者死了吗?还我之前追书的钱。”

  “都几天了还不更新,在不更弃书了啊!”

  韩乂心里难受的一批,不过他网文的读者并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他写网文用的是笔名,跟他写实体书用的真名完全互不相干。他的读者中,绝对不乏看了此次讨论会直播的人,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知道,那个看起来宛如一个智障的人竟然是自己追的小说的作者。

  看完众多的评论之后,韩乂做了一个统一回复。然后赶紧投入到了码字之中。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韩乂也在紧张的码字之中。三个小时过后,韩乂才写了将近一章。按平常来说,一天固定的三章一个多小时就能完成。也就是说今天的工作效率还不及平日里的五分之一。韩乂从晚饭过后就开始码字,直到被着急睡觉的韩墨催着熄灯睡觉时才停下来。然后回头一看,自己写的东西不仅少的可怜,连质量也不如平常写出来的东西。

  韩乂关了客厅的灯,把电脑抱到自己卧室里。又将刚才码好的这一章修修改改,足足修改了有半个小时,才觉得能与之前写的东西相匹配,这才关了电脑睡去。

  第二天中午,韩墨大吵着将韩乂叫醒。“老爸你还不起来嘛,我都快饿死了。”

  韩乂朦朦胧胧的醒来,看着着急的韩墨站在房间门口。

  “都快该吃午饭了你还不起来嘛,真的是啊。”

  “好好好,起来了。”韩乂穿好了衣服,洗漱过后给韩墨做好了“早饭”,又端坐在电脑桌前。没想到映入眼帘的仍是大量的吐槽。

  “大哥你这写的啥玩意,我宝贝XX能干出这种事吗?你这太不符合逻辑了吧。”

  “能不能上点心……作者,这是小说啊。”

  韩乂心中一个黑人问号,又回头仔细的读了读昨天写的文章,感觉还行啊。并没有太离谱啊。这读者咋会不约而同的反馈写的不合理呢?韩乂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整个一天,韩乂都在为了自己的文章修改、推敲。整整苦恼了一天,作者就是如此,既要用自己的文化水平吊着读者的胃口,又要时时刻刻分析读者的内心,采纳读者的建议。韩乂在电脑桌前是一坐一天,将自己的大纲是看了又看。时而潜心码字,时而潜心修改。觉得没有什么问题了,拿给韩墨看,得到的却也是那些相同的结论。

  凡事都先分析客观原因,若没有问题。那就要从主观方面找问题了。那着问题到底出现在哪里呢。

  文笔方面倒是不太至于,这几天发的都是自己一遍一遍推敲才发出去的。按照现在的情况看,应该是自己的思路问题。也的确,这段时间自己的灵感死活就是没有,写文的思绪也是时断时续,这两天写的文都是他硬是将自己的心沉下来,速度放慢质量高才提写出来的。

  他想到了那本葵花宝典,自从打通了书上所说的任督二脉以后,貌似不顺的事就一直萦绕在自己身旁。但是,心中对葵花宝典的不屑也在韩乂的脑子里努力的呐喊着:“也有可能是偶然,可能是你几天不太顺而已。”

  也许,真的该像儿子说的那样去观里找道士看一看,驱驱邪。

  “嗯,决定了。过两天去山上找道士看一看。”韩乂拿起手机,说:“在此之前,我倒要把这穴位给查个清楚。”

  打开度娘,韩乂按照书上指示的穴位搜了一搜。可发现,在那附近,有无数的穴位,有对眼好的,对肝好的,对胃好的,数不胜数。总之,中医的理论在韩乂看来,就是随便一个位置都可以强身建骨,随便一根草都能清热去火、活血化瘀。

  看了好久,脑子里还是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韩乂把手机一撂,躺床上睡了。

  “哎呦喂,等明天儿子上学去了我就到观里去。唉呀,这是什么事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