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宿主太佛带不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忏悔吧,坏蛋13

快穿之宿主太佛带不动 姑且视之 2035 2020.01.18 23:53

  “齐蒽,你的信。”

  同班的一个女同学将信放到苏黎的桌面上,就离开了。

  苏黎放下手中的笔,疑惑地拿起了信。

  她并没有与人通过信。

  信封上倒是规规矩矩地填完了所有必填的信息。

  齐荟?

  想到原身的姓氏,苏黎心中闪过一丝猜测,困惑却也更重了。

  如果真的是院长的话,为什么要寄信给她?

  带着不解,苏黎拆开了信封,却抽出了一张黑白照片。

  ——一个婴儿闭着眼睛躺在透明箱子里,而箱子上面标着SSS3。

  苏黎捏着它翻了个面,背面写着她看不懂的符号

  ——GEQH***5G。

  苏黎:“???”

  又在信封摸了摸,她并没有找到其他诸如信的东西。

  唔。

  苏黎捏着照片来回翻看,半天都没有找到头绪。

  “这是你小时候在保温箱里拍的照片吗?”

  同桌见她一直玩着一张照片,凑过看了看,然后问道。

  “啊?”苏黎愣了一下,点了点头,将照片向她那方移了移,“家里人寄过来的。”

  “很像我吗?”苏黎问道。

  同桌点点头,仔细看了一眼,又有些不确定:“我觉得眼睛和嘴巴和你的一样。”

  灵感一闪而过,被苏黎抓住了,她向同桌说道:“谢谢。”

  同桌不明所以地笑了笑,收回头继续做起自己的题。

  “在?”苏黎在心中呼唤起齐蒽。

  许久没有得到回应,在她将要放弃的时候,齐蒽“嗯”了一声。

  苏黎便将那张照片凑到自己眼前,同时出声问道:“这张照片你熟悉吗?”

  许是认识,齐蒽的声音中夹着一丝激动:“你从哪里得来的?”

  “院长给我的。”苏黎答道。

  孤儿院的记忆对齐蒽来说太过久远,她想了一会,才记起那是个有些柔弱的女人。

  “她?”齐蒽冷冷道:“藏得真深!”

  随后向苏黎解释道:“SSS3是我的编号。”

  联想到某些特殊的编号规律,苏黎有些惊讶:“你这么厉害吗?”

  虽然不太明白苏黎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但是齐蒽赞同了她的说法:“编号的等级越高,意味实验成功率越高,而到了SSS这个等级,则说明实验体几近完美。”

  “那你为什么还是?”苏黎产生了新的疑问。

  “失败品对吗?”齐蒽冷笑一声,接着说道:“那是因为我属于常人的感情并没有消失。”

  “所以最开始的表现,就像一个正常的婴儿。”

  “不,准确来说更像一个发育迟缓的疑似智障的婴儿。”

  不知道忆起了什么事情,齐蒽此刻情绪十分外露,像是因为压抑着仇恨而显得有些激动。

  或许也是因为这些事情她从未可以痛快地吐露给旁人。

  苏黎作为一个倾听者,明智地保持了沉默。

  “我,算了,”齐蒽止住了话头。

  她并不是一个喜欢诉说自己过往的人,刚刚也只是因为想起了一些事情才会忍耐不住地倾诉两句。现在理智回归,那些过往也就仍旧烂回肚子里了。

  “回一趟孤儿院吧。”她淡淡地说道,直接终止了有关照片的话题。

  苏黎也体贴地没有再问。

  第二天,苏黎向班主任请过假后,坐上了回安县的车,三个小时后,回到了孤儿院。

  但却得知,院长齐荟失踪了。

  苏黎找到一个与她关系稍微好一点的孩子询问了一番,才得知了事情的大概经过。

  五个月前,齐荟带着院里几个十一二岁的孩子出去了一趟,像是要参加什么考试。

  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其中也包括那几个一同出去的孩子。

  过了半个月,又来了一个新院长,这件事就这样简单地落下了帷幕。

  苏黎想起院里过了十二三的孩子都出去了,心中生了警惕,晚上便没有在孤儿院留宿,直接坐上最后一班车回了学校。

  在她走后,没过多久,有一波人来到了孤儿院,他们到归置她物品的屋子里翻了一遍,又到齐荟原居住的屋子也翻了一遍。

  当然,名义是孤儿院大清扫。

  回到J市,已经十点多了,一中的晚自习也已经结束,苏黎便直接回到了在校外的房子。

  正是那套之前租的现在被她买下来的房子。

  苏黎先前趁着寒暑假在外网接了几个补丁程序的单,做完正事无聊之余,她便会再开一台电脑逛国内程序爱好者的隐藏网站,在技术询问贴里留下答案,随后扬长而去。

  一来而去,“LI”这个账号也出了名,有了一批粉丝,同时它也加了几个好友。

  苏黎年龄太小无法开通国际账户,便委托了较为可靠的“SONG”帮自己开了一个国际账户。

  两个月前,苏黎将国际的钱转到了存折里,买下了这套房子,又买了一台电脑。

  洗漱过后,苏黎打开电脑,先到网站里浏览一番,解答了几个技术贴里的问题,就退了出去。

  她本来想发个寻人的单,但一想到这个时期监控手段还不完善,身份证的使用也没有完全普及,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总有人更按耐不住的。

  这样想着,苏黎关了电脑,锁好门窗就直接睡觉了。

  ***

  出于对自身安全的考虑,苏黎向班主任销过假后,便提出了重新住校的申请。

  理由是,学习时间不够。

  班主任:“……”

  他劝过苏黎学习要劳逸结合后,就愉快地批准了申请。

  学校为了宿舍和谐,学生以班级为单位平分了几个宿舍,即便有空位,也不会将别的班级的同学安排进去。

  只是不巧,苏黎班级的女生宿舍恰好住满。

  然后苏黎就向班主任申请了住单人宿舍,班主任却做不了这个主,将她的申请递交给了教导主任。

  主任是熟人,考虑到她学习优秀年龄又小可能会不合群,便干脆地批准了。

  将住宿需要用的东西搬到宿舍里,苏黎住进了学校,算是给自身安全添了一份保障,悬着的心安了一分。

  但是因为院长的事情她无从下手,期末又快要到来,所以她边复习边试着寻找线索。

  离期末考试还有两天的时候,苏黎又收到了一封来信。

  信封依旧是规规矩矩地填满了必填内容。

  苏黎拆开信封,里面倒是正常的一封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