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宿主太佛带不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珍爱生命,远离酒驾19

快穿之宿主太佛带不动 姑且视之 2185 2020.01.02 16:00

  其实周山酒驾导致沈家车祸这件事,法院判决结果下来已经算是理清了。

  把该赔的赔清,两家人之后互不打扰,应该是最好的状态。

  但是庭审前,周母向原身表示暂时拿不出那么多的钱财。在询问过律师如何解决这种情况后,她向原身提出了是否可以分期给予赔偿金的请求,即先支付二十万,剩余的十五万以年为期,从第二年开始每年支付三万,持续五年。

  看着和沈母年纪相仿又哭成泪人的周母,原身一时心软便同意了下来。

  因此这个协商也附在了庭审结果上,具备了法律效力。

  两家的纠葛也就没有完全断掉。

  现在周然来找她,提到了这件事,虽然她说的困难听起来可以理解,但不知是否是原身的情绪影响到了她,苏黎有些意难平。

  犯法的代价除了刑罚和赔偿,还包括事后犯法者家人可能受到的言语指责、因赔偿而导致的生活困难和因犯法而可能导致的工作困难等。

  第一次原身心软之下让了一步,没道理第二次她还要让。

  ***

  十一月的天已经有些冷了,苏黎吹了一会北风,因怒火而狂跳的心终于安定了下来。

  “呼~”

  苏黎在食堂食不知味地吃过午饭,没有再去图书馆,回了宿舍。

  她下午两节没有课,便在宿舍睡了一下午。

  久违地,她做了梦。

  也不算是梦,她看见了许多原身和父母出车祸之前的日常。

  一幕幕场景,破碎而清晰。

  小时候一起过年,原身第一次上小学,原身的八岁生日,沈父沈母的生日,一家人一起去游乐场……

  最后定格在了沈父沈母车祸前一刻的笑容上。

  苏黎坐起身,眼泪突然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悲伤萦绕在她的心头久久不肯散去。

  “你……”

  “都过去了。”

  苏黎开口说道,点出这个残忍的事实。

  与此同时,系统空间里,魂体突然激动了起来,哆哆嗦嗦地说了一大堆话。

  “不可以哦,”白团子出声打断了她,“任务期间不可与宿主联系,这是我们的规定。”

  “而且任务要求也不能随意更改哒”,依旧是略萌的电子音,却带了几分冷意:“你该知道,后悔是最没用的情绪。”

  之后,任魂体再如何请求,白团子都没有理睬她。

  魂体渐渐平静了下来,苏黎身体里的悲凉也褪去了。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苏黎警告地说道,既是对自己也是对系统。

  虽然两者不能联系,但苏黎很肯定系统有某种方法可以看到她的任务经过。

  苏黎可以允许原身的情绪影响到自己的情绪,但只能限于影响情绪。

  一旦判断或者行为也被影响到,那么她也无法控制自己做出的应激反应是否正常。

  毕竟……

  苏黎收回纷乱的思绪,下了床。

  姜雯在宿舍里看书,听到动静转过了头,注意到苏黎脸上的泪痕,有些惊讶。愣了愣,她小心翼翼地问道:“沈墨白,你,没事吧?”

  “嗯?”感觉到脸上的紧绷,苏黎恍悟:“没事。”

  “噢噢”,姜雯想安慰几句,又不知道说什么,就转回头继续看书了。

  苏黎照了一下镜子:脸上正挂着两道泪痕,眼眶微微发肿,看起来有点丑。

  她便起身去了水池,洗过脸,又用凉水冰了一会眼眶。回来时,桌子上多出了两块巧克力。

  苏黎的心情突然开始好了起来。

  “那个,甜食可以使心情变好,”姜雯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见苏黎望向她,她接着说道:“你试一下?”

  “谢谢,”苏黎拆开一袋,咬了一口,入口丝滑,甜中又带了一些苦,感觉还不错。

  说起来,自从任务以来她好像就没给自己买过零食。

  “很好吃,”苏黎笑着说道。

  姜雯也不自觉地笑了一下,随后转过身继续看书。

  苏黎下午有一节校选课,她看了一下时间,五点零三分。

  校选课上课的时间是七点半,见时间还早,苏黎便直接开了电脑做起了练习。

  大一的基础知识书籍她已经看完了,相关知识也算是掌握了,只差实际操作。因此她开始练习通过电脑进行简单的程序编辑。

  一时间,宿舍里静悄悄的,只有苏黎点击键盘和姜雯翻书发出的声音。

  ***

  校选课结束后,苏黎拐了一趟超市,提着一兜零食回了宿舍。

  三个室友都还没回来。

  思考了一下,苏黎将糖和零食分了一部分给三人放到她们的桌子上,随后开了一包薯片看起了电影。

  不久后,姜雯和孙静回来了,看到桌上零食,两人都有些惊讶。

  因为只有苏黎桌子上摆了一堆零食,所以很容易便猜出了来源。

  虽然有些奇怪为什么沈墨白会给她们零食,但两人也没有说出拒绝的话。

  毕竟她们也希望宿舍关系良好发展。

  听到两人的道谢,苏黎微微松了口气,她这个举动还是有些突兀的,被拒绝也是有可能的。

  不过,还好。

  苏黎突然生出几分庆幸,电影已经放完了,她起身收了电脑,又处理了一下零食残渣,洗漱完就直接睡觉了。

  放松只有这一晚,第二天,苏黎又泡在了图书馆里。

  ***

  十一月就在苏黎忙碌而充实的学习中过去了。

  期间,周然又找过苏黎几次,但都被她拒绝了。

  有好事的人拍到两人的视频,放在了微博上博取关注。

  可能因为离得有些远,视频里的人物虽然清晰,但是说的话却没有全部录到。两人又不是大众审美上的美女,行为举止也没有什么特别过分的地方,刷到的人点开看一下就又刷过去了。

  网上的信息那么繁杂,有吸引力又有热度的瓜太多,这个视频并没有多少人放在心上。

  孙静在微博上刷同城视频的时候,刷到了这条,看到里面的人物有些像沈墨白,就向苏黎求证了一下。

  苏黎现在还是个菜鸟,不会查IP地址信息等。

  因此她确认之后,就借着同学情谊付出了一顿饭的代价请了班长齐洛出手,查到了那个人的信息。

  是同校B院的一个新生。军训的时候他的队伍和周然的队伍挨着,一见钟情喜欢上了周然,表白被拒又努力几次得到的都是拒绝,就慢慢的放弃了这段感情。

  一次在图书馆看到周然和苏黎说话,鬼使神差地拍了两人的视频。再加上他追周然的时候了解到的情况,配着文字将视频发到了网上。

  发完之后又心虚地不再登号,却也没删除那条微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