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宿主太佛带不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忏悔吧,坏蛋7

快穿之宿主太佛带不动 姑且视之 2123 2020.01.12 18:32

  “外来者,你说呢?”声音虽然含笑,却不带一丝感情。

  “我……”

  苏黎感到十分尴尬,一时不知说些什么。

  “我睡了一觉,倒没想到身子被人占了”,她接着说道,语气莫名:“不过,也好,剩下的就交给你吧。”

  “???”

  苏黎有些懵,“喂?喂!”

  “嘿?哈喽?”

  她连喊了几声,声音都没再响起。

  苏黎心中的惊慌还没有完全升起,就这样被卡住了,不上不下,让她不知如何是好。

  默了一瞬,她压下心中即将喷泄的对系统的吐槽,做了一番心理建设,才堪堪能将原身看作监考老师。

  唉……

  太难了。

  自我催眠了一会儿,差点杀(防)人的恐惧也被抛到了脑后,苏黎带着浑身的泥巴回了孤儿院。

  “等等!”

  她走到门口时,阿姨开口道。

  在地上翻滚躲避的时候,苏黎的脸上也沾到了泥巴,整个人又脏兮兮的,阿姨没认出她,把她拦住了。

  她解释了一番自己这是不小心掉到泥坑里了,阿姨看了又看,才将她放了进来。

  o(╯□╰)o

  将整个人涮洗干净,吃过院长给她热的饭,苏黎躺在床上,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半夜时分,她的眼睛突然睁开,过了许久才又闭上。

  ***

  离县城有段距离的刘家村里,发生了一件大事。

  ——死人了!

  不,应该是发现死人了!

  村里一个小媳妇从娘家回来时,经过村里老人口中的曾埋过死人的土坡时,看见了一块疑似染血的衣服碎片和半截裸露的尸体。

  顾忌到身旁的孩子,她强忍着惊惧第一时间捂住了孩子的眼睛,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家,将这件事告诉了自家男人。

  然后男人告诉了村长,村长带着人去查看了一番,挖出来了两具尸体后就停了手。

  整个村子都轰动了。村民们都以为这个土坡埋着死人只是传言,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又想到往日里不论白天黑夜都从这里走过,更甚至在此做了不能言说的事情,个个都吓破了胆,纷纷要求村长去县里报案。

  村长稍后便骑着自行车到了县公安局里报案,公安局接到后立刻派人到村里查看,随后将这片地围了起来。

  越是检查越是令人吃惊,他们挖出了一个基地,也看到了基地里早已凉透的尸体。

  来人立刻将这件事上报到上面,上面隔两天便派了几个更加专业的人士下来。

  同一时间,由于竟然有那么多人不知不觉地死在了自己的管辖辖区里,县长又惊又怒,接到上面的命令,除了执行之外又下了死命令,要狠狠整治县里的治安。

  一时间,混混们都安分了许多,吕洋也没再来骚扰苏黎。

  在这段时间里,苏黎也没闲着,她一边给黄浩等人补课,一边在县里查找吕洋等人犯案的蛛丝马迹。

  假如真的有女孩被害,那么必定会有女孩失踪。

  苏黎人小,又只有一人,精力实在不足,她便以糖果为奖励,诱惑小孩子记住大人讲的话,若提到有人没见了就告诉她,她会给更大的奖励。

  一周后,一个胖小孩跑过来找到了她。

  “我奶奶说姐姐那个赔钱货跑没见了,出去了一个月到现在都没给家里钱。”

  “我跟你说了,给我奖励”,小孩将手伸到苏黎面前,冲她喊道。

  虽然不是苏黎想要的信息,她还是塞了一把糖给胖小孩,望着他颠颠地跑开了。

  等等,出去?

  苏黎面色一凛,想到了一个可能。

  第二天的时候,苏黎给黄浩几人补过课并没有立刻离开,在作为黑板的木板上写下了四个问题:

  一、家里有没有姐妹?

  二、姐妹有没有出去打工?

  三、谁介绍的工作?

  四、出去的姐妹多久回一次家里的消息?

  黄浩几人坐在座位上,有些弄不清苏黎的意思。

  “现在”,苏黎写完问题后,敲了敲木板,见几人都看了过来,接着道:“满足前两个问题答案的请站起来回答第三和第四问。”

  黄浩站了起来,说道:“我姐姐前两年出去打工的,我叔帮找的工作,两到三个月给家里寄一次钱。”

  “好,”苏黎点点头,让他坐了下去。

  “我三姐前两个月也出去打工了,”小六站起来,弱弱地说道:“我奶奶找的人,还没有回信。”

  停了一下,他又接着道:“我二姐去年出去的,然后就一直没有回音了。”

  “你能问到你奶奶找的那个人的名字吗?”苏黎按下心中不好的猜测,然后说道。

  小六想了一下,然后回道:“可以。”

  “行,”苏黎点了点头:“明天告诉我。”

  “好的”,小六应下,然后坐了下去。

  除了黄浩和小六,其他四个都摇头说没有。

  可能是没有姐妹,也可能是没有出去,苏黎便没有再问,让几人走了。

  小孩那边,苏黎依旧让他们记录“有人没见了”的谈话。

  第三天黄昏,苏黎从小六口中得到了介绍人的名字。

  ——吕洋

  “我奶奶说她是从表大爷家听到一个叫什么吕洋的人在外地开了工厂,为了照顾老乡便从县里招人。她也没见过吕洋,听到因为做的是细活只要女的,便让表大爷带着我二姐去了,今年又让他把我三姐也送进了工厂。”

  想起小六的话,苏黎心里沉甸甸的。

  又联想到小孩们传来的支言片语,她觉得自己隐隐窥到了一个组织的一角。

  他们抓住了一些老人重男轻女的心理,以招人的名义轻易地骗走了许多女孩。

  令苏黎不寒而栗的是,即便女孩没有回信,家人也只当她跑了,也许他们心中有所猜测,但为了所谓的面子,他们选择了闭口不言。

  于是,苏黎更加用心地搜集起了证据,只等恰当的时机到来将它提交上去。

  ***

  刘家村发现大量尸体的消息渐渐传到了城里,等苏黎听到已经确认的消息时,距尸体发现的时间已经过了大半个月。

  也算是个恰当的时机。

  苏黎第一次“举报”,事先做足了准备。

  确认当日公安局里值班的人是她认为比较靠谱的人,她便做了一番伪装,随后走到值班室门口敲了门,将整理好的资料和供言放下后,走到了拐角处等待。

  见人将资料收了,在他过来查看时,苏黎转身快速跑走了。

  接下来,就等着清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