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宿主太佛带不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开始任务

快穿之宿主太佛带不动 姑且视之 2129 2019.12.14 16:00

  护士离开后,苏母坐回床边,握着苏黎的手,眼眶又渐渐红了。

  “你说你那么要强的一个人,老想着不让我担心,可是现在呢?你有本事躺医院里,你有本事醒过来呀!”埋怨着埋怨着,苏母的眼泪又不受控制地再次流出,头贴着女儿的手小声哭泣着。

  苏黎呜咽了一会,做任务的心从五分变成了十分,她要回到身体里去,一定要回去。

  “系统,系统,你还在吗?”苏黎冲着自己的身体喊道:“在的话吱一声,我要做任务。”

  “吱”,系统应了一声,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个圆盘,正准备扔给苏黎,却突然停了下来。

  “咱俩离的有点远,而且你现在灵魂处于裸露状态,时间久了就会被天地慢慢吸收掉”,系统想了想,忍痛分出一小部分能量建了一个封闭的空间,将它固定在了苏黎的眼角下方,然后把她抓过来塞了进去。

  “这是哪?”

  “你以后落脚的地方”,系统解释了一句,便将圆盘扔给了苏黎。

  “这是什么?”苏黎翻看着手中灰朴朴被均分八份的圆盘,有些疑惑地问道。圆盘也可能是其他颜色,不过她现在看什么都是灰色,似戴上了一副灰色眼镜。

  “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宿主会通过转轮盘来获取任务,每次只能转一次,失败没有惩罚,但累计三次将不能获取下一次任务。难易全看运气”,系统没有理她的疑惑,反而开始解释任务的获得方式以及失败的惩罚:“虽然没有抹杀,但你想想接不到任务的后果。”

  苏黎仔细想了想,一个是瞬间消逝,一个是看得到方法却摸不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消逝却无力可施,显然后者更令人难以忍受,然后……

  她打了一个寒颤,系统真有手段。

  将圆盘翻了几遍,她发现这个圆盘没有指针:“指针呢?”

  “你现在要接任务?”系统没有回她,转而问了她另一个问题。

  “等会再接,我先了解一些基础知识”。

  “哦”,系统颇为冷淡地应了一句。

  “没有人物属性面板?”苏黎依照小说里面写的系统文,对比了一下她的系统,好奇地问道。

  “你以为这是玩游戏啊,还人物属性?再说自己的属性值多少,你心里能没点数?”由于先前读取了苏黎大脑里遗存的记忆,系统吐槽了一下,又怼了她一句。

  “那怎么确定任务奖励?”苏黎装作不在意系统的语言伤害,问了一个攸关她苏醒大业的问题。

  “凭感觉”

  “……”,苏黎努力摁住心中的躁动,还是没成功,怼了一句系统:“辣鸡系统,要你何用?”

  “呵呵,你还要不要做任务?”系统皮笑肉不笑地问。

  “要要要”,苏黎秒怂。“接任务,接任务,接任务”,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她颇为狗腿地回道。

  随后,不知系统做了什么,圆盘上出现了一个按键和一个小短针。

  “按下去”,系统对着苏黎说道,语气平淡无波。

  苏黎依令按了下去,圆盘飞速转动起来。几秒后,圆盘停止了转动,被短针指到的部分也发生了变化,出现了“酒驾的大神”几个字。

  苏黎满脑子疑惑,试探地问了一句系统:“莫非这就是我的任务?”

  “没错。”

  苏黎正准备再问些问题,就感觉魂体一荡。

  “加油哦”,伴随着系统一句毫不真心的祝福,迎面就是一辆直冲过来的汽车。

  苏黎还没来得及熟悉身体,就急忙下蹲然后使劲向上跳,使身体半缩,小腿紧贴大腿,期望扑倒在车顶上,避免腿被撞到。

  “砰”,她整个人呈大字型砸到了挡风玻璃上,车主人似乎被吓到了,急忙踩了刹车,车子划出了一小段距离才停下来。

  苏黎从挡风玻璃上滑落到车前,意识模模糊糊,隐约看到一个男人哆嗦着手在拨打电话。

  “你撑住呀,千万别被撞死呀,我打了120,你可一定要撑住啊!”

  男人半跪在她的身边,声音颤抖,浓重的酒精味从他口中传出。

  苏黎没有应他,从胸部传来的阵阵绞痛令她想直接昏死过去,可是她不能晕倒,只能凭借强大的意志忍耐着,死死抓住男人的衣角。等到救护车来了,她才放心地晕了过去,只是手仍抓着那男人的衣角,力道松了些许。

  待她再次醒过来时,已经过了两天。此时正值傍晚,昏黄的天色透过窗洒了进来。

  苏黎盯着头顶白色的天花板看了几秒,意识渐渐回笼,也终于清醒了过来。

  她现在应该在医院里,没死掉。

  苏黎尝试着坐起来,胸前传来了剧烈疼痛。她忍着疼痛,将枕头竖起来,然后半靠在上面,慢慢舒缓气息。

  这些平时很轻易的动作竟耗了她大半力气,“伤得可真重呀”,苏黎在心中感慨。

  歇了一会,苏黎才缓回劲来,胸前的疼痛也平息了下去,只偶尔会有些抽痛,不过这些还在她的忍受范围内。

  趁着四下无人,苏黎在心中呼唤系统。

  “系统系统,把剧情传给我”

  “嗯”

  ***

  如果不是那一场车祸,沈墨白觉得自己十八岁以前的生活虽然平凡但是幸福。

  然而命运所画的拐点,降临之时总是猝不及防。

  上一秒她和妈妈还在兴致勃勃地讨论开学要带什么,爸爸在安静地开车,偶尔插一句话。下一秒,一辆大货车就冲了过来,父母倒在了血泊中,她也不醒人事。待她再次醒来时,面对着的只有父母的遗体。

  天人永隔,阴阳两绝。

  沈墨白花了三天时间才说服自己接受现实,拖着病体在亲戚的帮助下完成了父母的葬礼。

  从此,这世上就剩她一个人了。

  沈墨白白天行尸走肉般活着,看起来很正常。然而到了夜晚,无边的孤寂如潮水一样向她涌来,她再也不能控制自己,悔恨充斥了她的心间。她时常在想,为什么当时她没有和父母一起离开这个世界?但是她又不敢放弃生命,这是他们为她换来的。

  就这样既不求生也不寻死地过了一段时间,开学的时间也临近了。沈墨白不想去学校,学校的热闹会让她无所适从,就向学校申请了推迟入学,学校鉴于她的情况也同意了。

  而另一边,肇事司机也被抓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