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宿主太佛带不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NPC也想修仙2

快穿之宿主太佛带不动 姑且视之 2070 2020.02.01 22:09

  虽然网上的喧嚣不断,却丝毫无损游戏里的热闹,还是有很多人正常又安全地出现在了各个村落里。

  《幻界》没有内测,研发并测试过安全无虞后,就直接进行了公测。

  因此,除了官网放出来的信息,玩家们对它的了解并不多,那些被曝出来的玩家经历,反而更吸引了他们。

  宣阳就是网上那个掉入水里一命呜呼的玩家,早在他感觉到憋闷在水中想要挣扎时,就被头盔自带的保护系统给送了出来。

  为了保证玩家的游戏体验,《幻界》的体感初始设置是30%,可以自行在设置处上调或者下降。

  被水淹死实在憋屈,气愤之下,宣阳便去了官网投诉,理由便是自己的这番经历。

  本以为是游戏的bug,没想到工作人员却回复这是正常情况,约等同于小产。

  宣阳:“……”

  见鬼的小产!

  评论里的“哈哈哈”更刺激了宣阳,他想砸掉头盔,又想到这个头盔大概花了十来万,还是他凭着手快抢来的,气恼之下又进了游戏。

  他要泄愤!

  《幻界》一人只有一号,与身份芯卡绑定,宣阳的人物数据已经建立过,直接便进入到了游戏中。

  这次倒成功着陆,只是他的眼前却是一片金黄。

  宣阳扒拉了一下,站起了身,环顾四周,金黄色花的高度到他肩膀,开得灿烂又热烈。

  而远处好像有个村庄,绿影成荫,袅袅白烟自其中飘出。

  未等他再细看,耳边传来了疑似怪物的声音。

  “嗡嗡嗡”

  一个拳头大小的飞虫飞到了他的面前,想着传统游戏里的怪物攻击范围设定,宣阳急忙自花中奔出,却没想惹了更多的怪物,追在了他的后面。

  他穿着一身白色的中衣长裤,在金黄的花地里尤为显目。

  “兄弟,朝这边跑!”不远处一个男声突然响起。

  宣阳寻声跑了过去。

  当他踏上长着丛草的小路时,像是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使得后面紧追不舍的怪物们失去了攻击目标。

  于是,它们茫然地转了一圈,又飞回到自己应该在的位置。

  “谢了,哥们!”宣阳感激地向那人道谢。

  “嗨,你也是新手玩家吧?”那人爽朗一笑,看了眼他的穿着,接着说道:“你进村直接到村长那里领任务就可以了。”

  “村长家在村东头,”他又提点了一句。

  宣阳的气恼已经被怪物追得没了踪影,想到眼前的人比他早进了游戏,等级也说不定高了很多,没再废话,又道了一次谢就离开了。

  龚春沿着小路来回走着,又引导了几个人前往村长家。估计着人数差不多了,他站在原地,唤出了设置页面,一道光屏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见上面的绿色任务【引导历练的人前往村长家(10/10)】完成,他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转身向村长家走去。

  ***

  吃过午饭又在家等了半个时辰,整个村子才等到了两三个村长所说的历练的人。

  这和上午说的不一样啊!

  几个心急的人便去了村长家,讲明了自己的来意。

  苏旺捋着自己稀疏的胡子,沉思片刻,让他们留下了自己要做的活计,就让他们走了。

  恰好龚春替一位村民给村长传个信,交了任务在试着刷村长的好感,见他对自己的态度颇为友好,苏旺便将这个任务交给了他。

  龚春交过任务后,等级升到了1级半,包裹里也多了十个铜币。

  《幻界》目前并未开通现实币和游戏币的转化通道,官网曝出来的通用币有三种,分别为铜币,银币和金币,而三者目前的比例为1金币=100银币=10000铜币。

  龚春在村长家里待了一会,见他没有再给自己任务的意思,就道别离开了这里。

  他没走出多远,就见到一个小女孩坐在石头上哭泣。

  意识到可能有任务,龚春眼睛一亮,大步走了过去。

  “小妹妹,你怎么了?”他放轻声音,柔声问道。

  女孩却没有搭理他,只自顾自哭泣。

  想了想,龚春换了一种问法:“小妹妹,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大概是“帮忙”二字触动了她,女孩停止了哭泣,抽噎着抬起了头。见是一个陌生人,她有些害怕,犹豫地问道:“姐姐让我给苏姐姐的绣线在附近被我弄丢了,你能帮我找回来吗?”

  “可以,”龚春同意了下来,“不过你需要告诉我绣线的颜色。”

  女孩没有拒绝,想了一下,带着哭泣后特有的鼻音说道:“红,红色。”

  “好的,”龚春答应了她。

  “谢谢哥哥!”

  女孩一扫之前的沮丧,露出了一抹天真的笑容。

  听到这句“哥哥”,龚春心里舒坦极了。

  不过,愉悦只持续了一会。在附近转了好几圈,他都没有找到女孩所说的红色绣线。

  不得已,他又去问女孩,女孩却一点也不再搭理他。

  这是任务NPC!

  龚春在心里安慰自己,扩大了寻找范围。经过一个水洼时,一点红色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他弯下腰,才发现有一团灰色物体,大半在水洼里,只有一点点红色在洼外。

  龚春伸手拿出来,既软又湿的感觉从指尖传了出来。

  这应该就是女孩丢失的绣线了。

  忍住不适,龚春拿着已经变成灰色的线团,回到了小女孩身边。

  “是我丢的绣线,”女孩的眼泪说来就来:“呜呜呜,姐姐要知道我把苏姐姐的绣线弄成这样肯定会骂我的!”

  “嗝,”女孩哭了一会儿,泪眼汪汪地看着龚春:“哥哥你能帮我把它清洗干净吗?”

  龚春接下了这个任务,女孩继续说道:“村里有个杂货铺,里面有可以清洗脏物的药剂。”

  逛了一圈村子,龚春找到了杂货铺,花了十枚铜币买了一瓶清洗剂,刚到手的铜币就这样没了。

  忍着肉痛,他将已经恢复了红色的绣线团递给了小女孩。

  小女孩却没有接,仰头望着他:“哥哥可不可以帮我送给苏姐姐,她家在村子最西边。”

  龚春欣然答应。

  路上往来的白色身影比他初来时多了一些。

  ***

  “笃笃”

  等了许久,敲门声终于响起,苏黎放下手中的针线,起身去开了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