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宿主太佛带不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系统出现

快穿之宿主太佛带不动 姑且视之 2182 2019.12.13 16:00

  “或者说,你为什么绑定了我?”

  做为一只有自知之明的没有梦想的混吃等死的无甚大病的咸鱼,苏黎唯一的爱好便是看小说了。

  按照系统文的一贯宿主要求,苏黎觉得自己明明不符合条件,没有梦想,不需要复仇,没病,亲朋好友都健康,却下意识地忽略了自己当前的状况。

  奇怪,诡异,害怕。

  系统还在想着怎么忽悠苏黎为自己赚取能量,浑然不知苏黎已经开始猜测自己的目的了。

  “我是祜尼德联邦研发的最新型炮灰攻略系统,由于一些变故,我被迫脱离了我的星球,降落到地球。恰好看到你被撞倒在地,奄奄一息,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和社会稳定和谐,我绑定了你,并消耗了一部分能量为你挽回了生命。但是我现在的能量不足以维持人形,只能变成如今的团子模样。如果我再不能得到能量的话,将会陷入沉睡状态甚至死亡”,系统半真半假地说道,想到自己真的有可能死亡,面上显露了几分凄凄。

  “人道主义精神?社会稳定和谐?”苏黎眯了眯眼睛:“弧你的?”

  “嗯嗯”,系统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小声辩解:“祜,四声,不是弧你的”。

  像似被苏黎的质疑伤到了,系统又补充了一句:“我说的都是真的”,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哽咽。

  “这样啊,我怎么做你才能得到能量?穿到各个世界做任务?”

  听到苏黎这样问,系统觉得自己忽悠成功了,于是很殷勤地回道,语中带着热切:“是的,就是做任务,完成委托任务就可以获取委托者给予的酬劳。酬劳一般是委托者的生命力或者意识能量体也就是你们所说的灵魂”。

  “灵魂我能理解,生命力怎么给?毕竟人都死了”,苏黎有些好奇。

  “谁说只有死了的委托者才能委托任务呢?”

  “小说里这样写的”

  “有的系统只能接受已经死亡的委托者发布的任务,这种只能以灵魂作为酬劳。而我不一样,我可以接受活人的委托任务,这种则以生命力作为酬劳”,说到第二种委托任务,系统不禁有些得意。而后,它又接着说道,语气中带着几分诱哄:“等我能量攒足了,就可以帮你苏醒了。”

  “这样啊”,苏黎若有所思地应了一句:“你知道我身体上的屏障是怎么回事吗?”

  “屏障?什么屏障?”系统有些懵,不应该是听到能苏醒就激动地要求做任务吗?怎么扯到屏障了,那是什么东西?

  系统的疑惑不像是假的,苏黎一时也不确定之前的推论了。但如果系统骗她的话,那推论也是有可能的。至于为什么要骗她,可能是怕她提防或者生出灭了系统的想法?

  不过苏黎想到自己现在连走路都不能走,灭系统,根本不可能嘛。说不定她还没碰到系统一根手指头,就被系统发现给吞肚子里消化了。不过这样的话,那屏障到底因为什么呢?

  麻爪。

  “没什么”,苏黎装作刚刚只是随口问了一句无关的事,对系统说道:“关于做任务的事,你让我考虑考虑”。

  系统一听,有些着急,考虑?还考虑什么,赶紧做任务吧,这个宿主可真墨迹。但是它不能表现出来,不能一开始就被拿捏到,落了下风,所以只能按耐住焦虑,颇为大方地说道:“可以,不过灵魂是会逸散的,而做任务的酬劳可以帮你增强灵魂。”

  “谢谢,我知道了”,苏黎客气地应道。然后坐在地上,屈起膝盖,将头放在上面,面对着床,半阖着眼陷入了沉思。

  说了那么一会话,系统也感觉有些疲累,就缩了起来,跑到了一个角落哀叹起自己的能量。

  一时间,病房里一片静悄悄。

  ***

  时间总是在你不经意之中溜得很快,在你祈祷它快速消逝时又令你度日如年。

  苏黎一直保持着那个姿势,可能还在沉思,也可能陷入了睡眠。

  期间护士来了几次,是来换药水和查看苏黎情况的,检查到没出什么问题就又走了。作为一名公立医院的护士,她其实挺忙的。

  而这次不知为何,护士进门带动的风并没有吹动苏黎,她依然屈坐着面对床。

  静默无声地持续着。

  而门外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这仍将持续的静默,一个烫着卷发略有些胖的中年女子闯了进来,又突然停了下来,脚步似千斤般沉重地挪向床边。

  似乎是母女感应,苏黎抬起了头,看到苏母,忙站了起来,待苏母走到她身边时,伸出双手准备拥抱苏母,却只被苏母穿手而过。

  她愣住了,手臂无力地垂下,呆呆地站在原地。

  苏母终于走到了床边,看着躺在床上双眼紧闭面容苍白的女儿,她语带埋怨地说道:“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倒霉?被一个抢劫的摩托车撞成了这样?”眼泪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她突然将头抵在沈默白的手上,“呜呜”地哭了出来,一会儿便浸湿了白色的床单。

  作为灵魂的苏黎也好似感受到了那眼泪的温度,烫得她心里发疼。她蹲了下去,也抱头哭了起来。

  哭了一会,又做了一番心理安慰,苏母才勉强控制住情绪,压住悲伤。跟着她的护士听到病房内压抑的哭声停止了,便走了进来,递给了她几张纸巾:“您保重”。

  “谢谢”,苏母接过纸巾,擦拭掉眼泪,语气中带着几分因痛哭而产生的哽咽。

  “我女儿她现在情况怎么样?”

  “很稳定,如果照顾好的话,有可能恢复意识”,这个护士恰好是前几次为苏黎换药水和检查情况的护士。

  “谢谢你们”,说着苏母便向护士鞠了一个大躬。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护士偏了偏身子,没有完全接受苏母的鞠躬。

  “对了,请问医药费是医院垫付的吗?”想到医院不仅垫付了医药费,还给苏黎安排了一个单独的病房,苏母心里更是感激了。

  “不是,是一个路人垫付的,他同时也把住院费出了。”

  “哦哦,他有留下联系方式吗?”苏母接着问道。

  “他留了一张名片,说如果后续治疗有什么问题的话,就让病人家属拨打上面的联系电话,等下我给您拿过来”,护士顿了顿,问道:“您还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没有我就先离开了”。

  苏母想了想,觉得没有什么再需要问的,便不再劳烦护士,让她离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