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宿主太佛带不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珍爱生命,远离酒驾2

快穿之宿主太佛带不动 姑且视之 2048 2019.12.16 16:00

  男人轻笑了一声,音色清亮,带着些磁性,很是好听。然后,他转身从保温盒里取出温热的粥,盛到盒中自带的不锈钢碗里,和勺子一起递给了苏黎。

  苏黎接过后,没有立刻开吃,而是进行了自我介绍:“沈墨白,你呢?”

  男人愣了一下,然后回道:“苏祁”,随后脸上显现出几分歉意:“很抱歉,撞伤了你。”

  苏黎“嗯”了一声,就没再说话,转而开始喝粥。温热的粥被她送入口中,然后穿过食道,落入胃中,似平静的水面上落了一滴水,荡起点点涟漪。

  随着一勺一勺的粥下去,苏黎空荡荡的胃也有了寄托,不再咕咕叫了。

  不一会,一碗粥就被她喝完了。苏黎意犹未尽,一碗白粥却让她觉得好似吃到了琼脂玉浆,可能是她太饿了,也可能是做粥的人厨艺高超。不过到底如何,谁又能确定呢?

  不过,没糖,不甜,真是太可惜了。苏黎眼中闪过一丝遗憾。

  “还要吗?”苏祁见苏黎的碗空了,问道。

  苏黎还没有回答,一旁被当做背景的护士便回道:“不能再吃了”。

  听此,苏黎只好放下碗,虽然肚子才半饱。然后将头转向另一边,背对保温盒,眼不见胃不馋。

  护士深感在这个病房待得有些久,看着也没有其他需要她的地方了,便端着托盘离开了。

  室内只剩下了苏祁和苏黎。但两人也并不熟识,没有什么话可说。于是一片安静。

  苏黎盯了一会窗户,霓彩的光一闪一闪,很是好看,就是看久了眼有些花。她将头转了过来,缓一缓眼睛。却看到苏祁低着头摆弄手机,像似在和人聊天。

  “你有事就先走吧”

  苏祁思考了下,可能是觉得自己待在这里也没什么用,还徒增尴尬,便同意了:“那我就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嗯”

  苏祁将碗放到保温盒的夹层上,盖好保温盒,又嘱咐了苏黎几句,就提着保温盒离开了。

  苏黎发了一会呆,突然想到她忘记的一件事,掀开了被子。

  很好,腿没事。

  苏黎望着被蓝白色病服包裹的双腿,心中为自己的机智点赞。她又来回踢了几下腿,有些疼痛但问题不大,却丝毫没有想到,如果内脏受损的话,她醒过来的几率可就不大了。

  ***

  一连在医院躺了一个多星期,吃了n顿寡淡无味的营养套餐后,苏黎终于被获准出院了。

  这一日,天高气爽,云淡风轻,就连空气都泛着甜味。

  苏黎狠狠收拾了一顿自己,然后准备去吃一顿美食庆祝出院,当然苏祁请客。

  在住院的这些日子,苏黎装作不经意地发现苏祁是那个她最喜欢的主播,然后卖萌弄到了一个房管的位置。

  emmm,不管怎么说拉近一下关系总是没错的。

  饭桌上。

  苏祁看苏黎吃得差不多了,借口去了一趟卫生间把账结了,再回来时苏黎已经吃好了。他回了原位,从风衣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了苏黎。

  “拿着,权当精神损失费了”,苏祁说着,示意苏黎收起来。

  苏黎考虑了一下,接过了信封,笑嘻嘻地说道:“苏大神,以后我就只是你的粉丝兼房管了,还请多多指教哈。”

  苏祁也笑了起来:“那我直播间的氛围就仰仗你了”。

  “尽量尽量”,苏黎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这可是你说的”,苏祁半开玩笑:“做不到就撤掉你的房管。”

  “呃”苏黎噎了一下,突然就想撂摊子不干了,让她这个恐惧社交的人调解氛围,怕不会分分钟冷场,当初一定是脑子抽了才会要一个房管来做。这样想着,脸上不自觉显出几分难色。

  经过这几日的相处,苏祁大概了解苏黎隐形冷场王的属性,你不主动开口,她能一直沉默,和网络中的乖宝宝不太一样。刚刚他还在心里好奇苏黎怎么帮他搞好氛围,这会看到苏黎的表情,哪里不明白她是反应过来后悔了。

  苏祁心中发笑,却也没再说什么,一个房管而已,当做吉祥物就行了,更何况她可能还是半个老粉。

  “那我们走吧”,说着苏祁穿上风衣,率先走出包间,苏黎跟在他身后也离开了包间。

  虽然是八月末旬,但这天的天气好,所以七点天尚未黑透,黄昏的余晖仍在,粉红色的云彩挂在天空中,或成缎,或成块,漂亮极了。

  苏黎便拒绝了苏祁的车送,目送他的车子离开后沿着路台慢悠悠地逛了起来。

  轿车从路中驶过,扬起的灰尘又慢慢落了下去。

  “叮铃铃”

  身后传来自行车的铃声,苏黎向里挪了几步,几个年轻姑娘骑着单车陆续经过,交谈的话语细碎可闻,渐渐消失在昏黄的天色中。

  路灯开始亮起,光芒却不怎么明显。稀疏的行道树上,知了似要燃尽生命放肆鸣叫,燥热从心底涌出,却又被凉爽的晚风安抚了下去。

  这是个鲜活的世界。

  苏黎从未像此时这般清晰地感受到生的活力,这是人死后再也不能体会到的温暖。

  活着真好。

  走了一会,苏黎觉得胸口有些疼,便停在一颗树旁,靠着歇息。

  她在背的小包里翻了翻,摸出了两块钱,这好像还是来的时候司机师傅找的零钱。

  觉得歇得差不多了,苏黎便跟着脑子里记忆中的路线继续向前走,几十步后果然看到了一个站牌,当然是在马路对面。

  她趁着车辆少过马路到了站牌下,等了一会儿,坐的公交过来便上了车。

  人挺多,毕竟这会应该七点半左右,正是归家的时刻。

  苏黎边喊着“借过”边越过人群向车中间走去,抓住一个空着的吊环就停了下来。

  天色黑了下来,车内也昏暗得很,却莫名寂静。

  一路停停走走,过了几个红绿灯,到了一所高中的站牌前,苏黎下了车。

  沈父沈母为了让原身方便上学,卖掉了原来的房子在她就读的高中附近又买了一套房。

  三室一厅,不大,却很温馨,充满着家的味道。

  这是苏黎对房子的第一印象。

  只是可惜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