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宿主太佛带不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珍爱生命,远离酒驾

快穿之宿主太佛带不动 姑且视之 2070 2019.12.15 16:00

  是一个中年男人,酒驾。

  被抓到的时候中年男人不停地道歉,哀求沈墨白不要告他,他可以赔钱,要多少给多少。

  沈墨白没有搭理他,向警察先生道了谢就离开了。

  这世间之事,做了就要承担责任。更何况,撞了人又逃逸使她父母死亡,只要她不告就没事吗?拿法律当什么了?

  日子平平淡淡地过着,一年过去了,沈墨白心上的伤也好似愈合了。

  这天是她父母的忌日,沈墨白在墓地待了许久,回家时已经是黄昏。

  她恍恍惚惚地走着,魂离了窍,脑子里什么都没有又好像什么都有,不知不觉横跨了公路,一阵急促的喇叭声唤醒了她,也吓了她一跳。

  身体的本能提醒着她躲开,但从内心深处传来的另一股力量控制了她,她突然不想挣扎了。

  就这样吧。

  ***

  “所以系统,这次的任务?”接收完剧情,苏黎一脸懵逼,这和想象中不一样啊!男主呢?女主呢?而她又算不算炮灰呢?

  “友情提醒你一句,你所经历的世界都是真实世界”,系统的声音有点模糊,像信号不好似的,带着些许滋啦。

  “哦哦”,苏黎口头答应地很好,心里却在想着,真实世界能够使时光倒流,人生重来?所以绝对是假的!

  不过说这些也没有什么用,苏黎就没反驳系统,接着问自己任务的有关事项:“所以我的任务是什么?酬劳多少?”

  “任务如你之前所见,酒驾的大神”。

  “啥?”

  “没问题,就是这个。”

  “……委托者没有什么具体要求或者禁忌?比如,推到大神?”苏黎问道。

  等了一会儿,系统才回复苏黎:“没有。”

  “我……”有一句mmp想讲,最后一段话最终还是被苏黎咽了回去。

  “哦,对了,”苏黎还是决定确认一下,“任务完成后,委托者会再次回到身体里吗?”

  “不会,死了就是死了,能委托任务就已经是走了大运。但是”,系统没有全部说完,转移了话题:“等下我把剩余的信息传给你,还有什么问题吗?没问题我就撤了,规定任务期间系统和宿主不能联系,所以靠你自己了”,然后系统变了语气,萌萌哒地说道:“苏黎亲亲,加油哦!”

  还未等苏黎发问,系统就销声匿迹了,同时她的脑中多出了一段记忆。

  ***

  沈墨白死亡以后,惊奇地发现这个世界是存在飘的,但是很可惜,她只能跟着那个撞他的人。

  一开始,她并没有认出那个人是谁,只知道是一个略显瘦弱的青年。她跟着他,看着他若无其事,看着他午夜惊醒,看着他几天内从干干净净变得邋遢糟糕。

  后来,他收拾整齐,像似想通了解脱了,登上了一个账号,而那个号正是她生前最喜欢的一个游戏主播的账号。

  他发了一段话,大意是因为自己最近发生了一些事,以后可能会无限期退播,最后感谢粉丝一直以来的支持。而后他又打电话和公司说了一些什么,沈墨白就听不到了,但她猜测可能是关于合约的事。

  之后,他去了一个地方,殡仪馆,但是到了馆前却退缩了。在馆前呆了一会,他转向了公安局,然后,自首了。

  而沈墨白在他自首的时候,像似摆脱了桎梏,活动空间不再只局限于他的身边,她可以四处流浪了。

  沈墨白想找一下她父母的灵魂,就四处飘荡游走,魂体不知不觉稀薄了许多,但这一切她都没有察觉。她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父母,想着他们应该已经入了轮回。再者外面虽然也会遇到其他魂体,但实在无趣,就跑到了监狱,陪在那个男人的身边,同时等着自己进入轮回。

  再后来,就没有了记忆。

  另一边,系统空间内。

  白团子冷冷地盯着一个苍白的魂体,好似在想吞掉她的可能。魂体被盯得发慌,默默地向角落里缩了缩,而后继续看着眼前的圆盘,上面正显现着沈默白所在的世界以及她所经历的事情。

  ***

  这些记忆不算多,但以苏黎现在的身体情况详细查看完毕却有些吃力。她只看了两遍,头就隐隐作痛,只得作罢。

  她闭上眼睛歇息,不知不觉竟睡着了。

  待她再次醒来时,室内一片光亮,刺得她不得不闭上眼睛。

  苏黎觉得眼睛适应了,就睁开了眼,顺着右手细微的抖动望了过去,正好看到护士换完药水,将空瓶放入托盘里。

  护士感觉到她的注视,也望向了她,柔和地问道:“醒了啊?感觉怎么样?”

  苏黎没有说话,反而仰起身,将枕头垫在身后,躺了上去。枕头在她熟睡时不知被哪个人平放了下来。

  做完这些,不知为何,她除了胸口痛气闷之外头也有些眩晕,可能是因为动作太急了吧。

  苏黎缓了缓,才回答护士的问题:“头有点晕,胸口痛,气闷,不好受。”

  护士被她的动作弄得哭笑不得:“你动作轻点慢点,身上还有伤呢。”

  正说着,一个手里提着保温盒的男人推门走了进来。

  男人看着二十三四,眉头皱着,眼下挂着明显的黑眼圈,唇上的胡茬凌乱,整个人像似在为什么事情发愁。

  但苏黎发现,男人看到她时,神情放松了许多,眼中多了些神采,皱着的眉头也不自觉地松开了。

  男人将盒子放到病床边的柜台上,向苏黎露出一个笑容,带着几分解脱:“你醒了啊”。

  苏黎猜测这个男人应该就是那个撞她的人,也可以说是撞死原主的人,也即这次的任务对象。

  “嗯”,苏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说自己福大命大所以没被撞死?但这不是挑事儿吗?因此只是略显冷淡地应了一声。

  男人有些尴尬,突然灵机一动:“那个,我买了些粥,需要我喂你吗?”

  “谢谢,不过我现在不饿,就不用了”,然而现实并不想附和她,一阵咕咕声突然响起,声源正是苏黎的肚子。

  场面一度很是尴尬。

  苏黎囧得想要昏过去,却不能做到。只得保持面无表情,然后死死盯着男人,眼中透着威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