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宿主太佛带不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忏悔吧,坏蛋

快穿之宿主太佛带不动 姑且视之 2168 2020.01.06 16:00

  “是啊!”系统大大方方地证明了她的猜想,然后接着说道:“虽然我刚出厂,但是一个新手福利还是给得起的。”

  “酒驾的大神”重点在大神两字,任务方向是帮苏祁远离牢狱之灾,也可选择攻略苏祁。

  苏黎到任务世界导致沈墨白没有死亡,所以苏祁的牢狱之灾就被免去了,也就算是完成了任务。但后期,苏黎并没有再和苏祁接触,苏祁后来又因为酒驾入了狱,所以她的任务评价才是良好。

  但是苏黎的理解发生了偏差,她把重点放到了“酒驾”二字上。

  而且,系统当初介绍时好像说它是个攻略系统?

  好尴尬哦。

  苏黎扯出了一个笑容,掩去内心生出的复杂,向系统说道:“那我谢谢您了!”

  “不客气!”系统干脆利落地回道。

  苏黎感觉她被哽了一下,不过自己犯蠢与旁人无关,她调整了一下心态,又接着问道:“我现在还在医院里吗?”

  不知道系统怎么设的,她在空间里完全看不到外面的世界。

  “你回家了,自己看看吧。”

  说着系统便把她踢出了空间,让她看看自己的身体和家人。

  苏黎出来后,尝试着飘动,在屋子里转起了圈。

  依旧是灰色的房间,但是多了衣柜、书桌和窗帘等装置,单人病床也换成了软软的大床。

  苏黎看着熟悉的摆设,知道她确实回了家。

  她慢慢地挪到床上,她的身体正安静地躺着。苏黎凑近,却没有看到想象中的红润,而是分辨不出状态的灰色。

  是了,她现在还是个飘。

  “现在过去多久了?”苏黎向系统问道。

  “一个多月”,系统也从空间里跳了出来。

  “一个多月啊,”苏黎感慨了一声。想到苏母,她又问道:“我可以进行下一个任务吗?”

  系统很高兴,电子音中带着愉悦:“当然可以哒!”

  “现在抽任务吗?”

  “抽吧。”

  系统将苏黎带回系统空间,然后将任务圆盘拿了出来,递给苏黎让她进行任务抽取。

  苏黎接过,摁下按键,圆盘脱离了她的手,飞快转动起来,又渐渐变慢速度,最后停了下来,而被圆盘上的短针指到的部分显露出了字迹。

  ——夭折的审判者。

  也就是这一次的任务。

  “???”苏黎依旧一头雾水,“我可以求个任务提示吗?”

  鉴于苏黎这次表现得较为积极,系统便没有拒绝,说了两个词:“早夭,审判。”

  苏黎:“……”

  行吧,苏黎颇感无语,便直接说道:“开始任务吧。”

  ***

  齐蒽的记忆停在了九岁的夏天。

  她六岁来到了孤儿院,只会说“恩”。院长问她事情,她也只一个劲地睁着黑溜溜的眼睛盯着院长,偶尔“恩”个两声。因此院长便给她起名“齐蒽”。

  齐蒽生得好看,但是人却又小又懵懂,院长不放心就把她留在了孤儿院。

  慢慢地,齐蒽上了小学,麻烦也随之而来。

  孤儿院的位置不太好,还有些偏僻,里面的孩子去上学时,都要穿过好几条巷子。巷子又黑又窄,因此大孩子往往带着小孩子一起走。

  也因为巷子阴暗又偏僻,孤儿院收到捐助的时候,就是混混们堵截他们的时候。

  但是自从齐蒽上学,他们被堵拦的频率便高了起来。

  虽然伙食差了点,但是齐蒽看起来还是很圆润。讨喜又可爱的外貌,由于懵懂而显得天真的气质,让她被盯上了。

  被堵的次数多了,孤儿院的孩子也渐渐疏远了她,不再和她一起上下学。

  可能是混混们的视线全部放到了齐蒽身上,孤儿院的孩子们被堵得次数少了许多。出于愧疚,齐蒽在晚上总会收到许多零食。

  随着年龄的增长,原先的小孩子也渐渐知了事,看向齐蒽的目光隐晦地掺杂着嫌恶。

  但齐蒽虽然九岁了,却依旧懵懂无知。

  她又一次地被堵进了巷子,但是这次却是被骗进去的。

  然而这一次,她的意识没能像往常一样再次得以清醒。

  ***

  苏黎趴在桌子上接收完齐蒽的记忆,却总有种不完整的感觉。

  可能传送的时候出了差错?

  这样想着,苏黎放下疑惑,翻看起桌子上摊开的题册。

  都是些简单的计算,她拿起笔不一会儿就写完了。

  苏黎合上题册,手上不自觉地转起了笔,脑海里却在思索跳级的事情。

  三年级啊。

  “齐蒽”,一个女生走了过来,眼中怀着恶意,对她说道:“林江让你放学在巷子里等等他。”

  苏黎“嗯”了一声,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

  女生便当她答应了,冷哼了一声,就走开了。

  林江就是那个骗原身的人,平日里和原身的关系还不错,不然原身也不会听话地停在巷子里等他。

  苏黎捏了捏自己的手腕,很细,心里想要教他做人的想法顿时淡了许多。

  算了,来日方长。

  下午放学的时候,苏黎便早早地走了,只是经过巷子时,却仍然被堵了。

  “齐蒽妹妹,别急着走啊!”一个黄毛离她有段距离,调笑着说道。

  “上次我们玩得多开心呢!”黄毛的手下附和道。

  “是呀是呀!”

  “你还说你喜欢!”

  “还约我们继续呢!”

  “这不,我们来了!”

  “待会叫得声音大点,一定会让你更开心!”

  黄毛接着说道,莫名有些咬牙切齿。

  几人堵住了出路,苏黎无法,只得停下脚步。她冷着脸,微微挺直身体,尽力营造“我不好惹”的气势,听着他们说话。

  “干什么!”苏黎瞪着他们,冷声喝道。

  但在黄毛眼中,却只是一个小萝莉在虚张声势,与之前的冷漠魔女丝毫不像。

  见状,他试探性地往前探了一步。

  苏黎往后退了一步,继续保持冷硬的气势,虽然声音软绵会破坏气势,但她还是厉声喝道:“滚开!”

  “滚开?嘿嘿,”黄毛又向前探了一步,“齐蒽妹妹以前可不会说这样的话。”

  黄毛转向同伴说道:“都是让我们再来,对吗?”

  “是啊是啊”,其他几个人也意识到了什么,纷纷附和着逼近苏黎。

  “一次不够还要再来一次!”

  “累死我们了!”

  苏黎听着他们的污言秽语,更加谨慎地往身后缩了缩。

  她身后没人,只有一个可能被墙堵死的通道,几人也许是料定她跑不掉,就没有再堵她身后的地方。

  黄毛的手率先伸了过来,苏黎矮下身,向他胯下踢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