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天鹏纵横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回 飞扬跋扈谁为雄 节四

天鹏纵横 流浪的蛤蟆 4471 2004.03.20 21:00

    

  神魔的战乱,几乎每次发生人间界都会发生变乱。本身没有力量干扰战局的人间界,几乎每次战斗都是受害最严重的区域。流散的各方势力,也许在敌人眼里已经是丧家之犬,但对普通人类来说,却是无可抗拒的强大力量。

  能被波及的不仅是没有任何能力的人类,就是修炼有成的仙道高手,也难以避免飞来横祸。何动量现在的境遇就十分尴尬。

  本来莫名其妙的招惹到来人间界执勤的天使,战斗一场之后被抗魔联盟开除出组织。本来因为认识了漂亮的美国女孩儿,失之桑隅、收之东隅。两厢抵消下何动量到不觉的怎样。

  不过现在他可不这么认为了,岳鹏离开人间界。去了魔界,加上两方开战。最后岳鹏干脆失踪。这些何动量自然没那个通天能力去知道,那样的情报信息。但天使军团却是很容易的能明白一切。

  抗魔联盟送来的最后消息,就是有另外的执行天使要找他调查当初的情况。并有可能对他进审判。何动量在研究了有关天使军团的流传资料后,确认自己的下场有可能会和布鲁诺一样伟大。连忙开始了自己的亡命生涯。而死活都非要跟着他的梦伊雪就成了他唯一的同行者。

  看着自己一身脏破的衣衫,何动量坐在破旧的仓库中喝着啤酒,心情早就脱离了所谓喜怒哀乐。超越了人类所不应该有的层次,到了麻木不仁的境地。旁边的梦伊雪虽然情况稍好,精神也还算正常。但看着早三天前就没了表情的何动量,也不知该怎么去劝说他。

  这十几天来,两人几乎徒步穿越了美洲大陆,连当年的哥伦布都没有如此壮举。堪称比拟当初的西迁牛仔。一路上何动量跟追踪,或者干脆说就是追杀的下级天使干了几场硬仗。凭借提升后的功力,何动量终保性命不失。他的一些法术能屏蔽掉任何灵波探索,但天使们能通过控制美国的执法机构,进行普通意义上的搜索,可就让何动量无所遁形。

  今天何动量又发现自己被几名看起来非常斯文,气质高雅的青年男子追摄上了。而且从对方的灵能波动来看,强度至少是从前的追踪者几倍。看来是更高一级的巡查天使。何动量对战斗的结果已经不报什么信心了。梦伊雪本人也在追踪名单之上,所以何动量连扮伟大的兴趣,亦给剥夺。对方根本不会放过自己两人。无论什么样的理由,都没有办法推托“欲加之罪”的罪名。没有有力的辩护律师,偷块红薯被判杀人,在美国是很正常的法律行为。

  梦伊雪看着本来滴酒不沾的何动量,变的跟酗酒的流浪汉相仿。身上的杀气,死气也一日浓过一日。眼神已经不是什么充满杀机,凶光四射可以来形容的了。而是变的空虚死寂。两件兵器大梵法杖和佛光令符,已经不在隐藏被何动量随时放在手边,本来祥和的法宝现在由于跟何动量的气息已经溶为一体,因主人的心境而变的暴戾。隐隐透出一股烦躁不安的韵动。让梦伊雪都不敢靠近。

  “来了!”

  灌下最后一口啤酒,抛掉啤酒罐的何动量猛然冒出这么一句。虽然只有两个字,也没有主语,宾语。但单单的谓语动词,就让梦伊雪明白到底是谁来了。现在的何动量很少逃跑了,最近的几次战斗,几乎都是正面硬抗。梦伊雪也很少挑剔何动量的不理智行为了。因为两人都已经觉得非常累了,梦伊雪甚至觉得两人能在一起度过最后的时光,已经非常美满了。

  梦伊雪还没有反应,何动量已经挡在了她的面前。这个破旧的仓库,厚达三公分的硬木大门猛然粉碎。不过纷飞的碎榍没有一点能沾上何动量的身体,浑厚的佛力已经把他全身保护在内。一层璀璨的金光在体外形成的金色莲花台座。把所有的伤害都抗拒在外。

  三个白衣入学的青年男子,鱼贯而入。虽然打扮得体,一身西服也是高档名牌。但给人的感觉依然是不似人类。而且他们的绝美外表,和身上澎湃的圣力场也表明了他们的真实身份,确实不是人间界的任何生物。

  七级天使……

  是圣灵阶级最高位的权天使。

  经过了这么久的亡命生涯,何动量一照面就确认出了对方的职阶和身份。屏除一切不切实际的想法,何动量做出了战斗的准备。

  接到的报告说是,该犯罪不但极度凶残,而且实力强硬。这三名权天使皱着眉头,依旧保持了优雅的风度。他们的阶级在天使中已经算得较高,力量已经是非常强大的了,而且这三名权天使参加过多场战斗,经验亦丰富之极。还没有开战,已经确定了何动量的实力。要说一对一,何动量最近因频繁战斗而提升的力量,可以和他们中的任意一个打成平手。但三名权天使同时出手,何动量必败无疑。梦伊雪的战斗力在这种级别的战斗中,可以完全忽略不计。

  看何动量没有任何表情的脸庞,这三名权天使放弃了本来执行任务时的简短劝说。那个让人忏悔的启示,明显不适合现在情绪的何动量。三人身法转变,牢牢包围了何动量,圣力场开始净化环境。

  压下战斗的冲动,何动量一声狂喝。脚下一道黄光冲霄飞起,带着梦伊雪离开了战斗范围。何动量的神兽每次都可以让何动量安心的对决,而不必担心波及身边的女性。梦伊雪的离开让三名天使中的一个,微微迟疑了一下。出于对同伴的信任,他开始了圣化,身上长出一对洁白的羽翼,随后飞上了天空。

  这变换战斗队形的一刹那,何动量身影突然消失。等对方察觉之时,何动量已经出现在其中一名天使的身边。大梵法杖带着呜咽的空气震动,直击对方的肉体中心。经过多次战斗,何动量已经清楚天使的心脏才是他们的最大弱点,只有那里受到重击,才能伤害到敌人。

  天使本来就弱于肉体的搏斗,他们擅长的是神圣系的魔法咒文。这个权天使本身的亦是身经百战的老手,知道此时任何躲避,反击都不可能。使用了大耗元气的圣体护持,把神圣力场凝结在背后。要以防御结界来应付这刚猛的一击。拼着受伤,好给同伴制造夹击的机会。

  多年的战斗经验,让另外一名权天使配合无间,双手之间一个炽热的光能弹已然凝聚成型,砸向何动量的后背。

  虽然并没经历过什么太多的生死关头,但现在何动量的心境,远比两名权天使更沉稳。大梵法杖一接触到对方的弥补在圣体外的光明结界,猛的爆出一股浩瀚的佛力,本来同属于正面的能量,现在对撞却依旧无法并存。大梵法杖上附着的力量猛然雄浑了三倍不止,正是何动量利用大梵法杖的增幅能力,一举克敌制胜。

  防御结界被击破,心脏亦同时被洞穿。本来跟常人无异的身体,猛的爆炸。回归成纯粹的原始能源。而心痛同伴之死的另外一位权天使,虽然心中镇痛,但手下毫不留情,誓要借同伴的牺牲,重创何动量这凶残的敌人。而且何动量猛招尽发,护身真气必然空虚,这么好的机会,他又怎能错过?

  不过他的光能弹前进未及三米,就给一道翠绿的屏障隔挡住了。佛光令符虽然威力不及大梵法杖,但防御护身确有奇效。虽然何动量没有分心支持,只有不到两成的真气运用这件法宝。但依然能保证何动量小命的完整。尽管受伤在所难免。

  都没有时间调理散乱的真气,何动量悍然回头反击。只要料理了这个敌人,他就可以回头保护梦伊雪,两人的这次危机就能安然度过。为了一举破敌,何动量不惜冒险,刚才如果不是这个权天使准备不足,预备的不是什么破坏力超强的猛招,只怕现在他已经失去战斗力,而任人宰割。

  料不到何动量的反击来得如此迅速,这名权天使步上了同伴的后尘。亦是迫不得已硬接何动量的大梵法杖。没来得及拉开距离。以短搏长,落尽了下风。匆忙之间给何动量破开防御结界,两拳揍的满地乱爬。从这个破旧的仓库南墙给直直的轰飞了出去。

  无意纠缠的何动量,驾驭佛光令符。化做一道翠绿光华,冲天飞起。随后追赶梦伊雪的踪迹。

  而此时的梦伊雪已经被追迫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神兽的飞行能力,绝对不比长了翅膀的天使差,但没有武装力量的神兽,对背后不断发射的神圣光辉炮,却无能为力。给轰击的满天乱飞。把世界花样飞行特技,完整的体现了一遍,什么竖s,大八字,垂直起落,低空飞行,甚至在把追逐战拉到了附近的城市中,表演惊险刺激的穿越特技。在诸多的高楼大厦,和大街小巷之间穿梭,以躲避后面的天使追赶。

  梦伊雪被颠簸的几欲晕倒。后面的天使虽然紧追不舍。也因此而一时间不能抓住对手。要不是双方都有能力隐形,不会让普通人看到。这种超过好来坞最刺激的影片镜头,足以让每个见到的人终生难忘。

  出于对自己的神兽的感应,何动量很快找到了正在附近城市跟另外一名天使,追逐的梦伊雪。在战斗中,终于学会少许战略的何动量,到还保持了冷静,没有立刻出面,鲁莽行事。按下佛光令符的翠绿色遁光,在一处摩天大厦上隐藏了身影。没过多久,何动量的神兽变化的海陆空三用,劳斯莱司跑车,已经一略而过。早有准备的何动量,放过了车上的梦伊雪。酝酿许久的金刚破魔击,幻化出六道金芒隔空而至。自背后偷袭上了那名权天使的后心。猝不及防之下,这名正追逐的高兴,眼看就要抓住对手的权天使,被何动量的金刚破魔击打的雪羽纷飞,身体带着奇异的弧度,撞上了对面的大楼墙面。高速运动带来的强劲冲击力,让钢筋水泥的结实墙体也承受不住。被砸开一个三米左右的巨洞。至于他们天使本人,眼见是不活了。何动量也没想去补上一击,斩草除根。只是驾驭佛光令符的翠绿色遁光,追上了正疯狂逃窜的梦伊雪。

  离他们的战场不远处,另外的一个战斗却进行的悄没声息。战斗双方的实力相距过于遥远,一面倒的战斗,在瞬间已经分出了胜负。而这场战斗中的一方,也是天使,不过却是天使中更高的等级。而另外一方,也就是战斗的胜利者,却不过是个人类模样,七八岁的男孩子。

  圣子阶级已经是天使中的权利阶层,主天使更是第四级的高级天使。可面对这个拥有可怕力量的孩子,就如同何动量遇上他一样,也会这么束手束脚处处受制。

  强忍着背后两对羽翼被撕破的惨烈剧痛,他颤抖的问道:“你究竟和什么人,和我们天使神族作对的后果,你可明白?”

  对手下败将的质问,似乎没有半点兴趣。看起来标准的乖小孩儿模样,行为的嚣张跋扈到了,任谁也难以企及的地步。

  左手虚空一抓,捏破了这个主天使的心脏。对敌人的提问,在他看来根本没有回答的义务。当然对方的实力跟地位,实在太低才是他懒得回答的主要原因。

  他双眼放光,看着远方神兽飞车上,早就支持不住,昏了过去的梦伊雪,以及虽然没有多强的力量,却依旧挡在同伴前面的何动量,这个小男孩儿微微的一笑。似乎若有所思。如果别人知道这个孩子在相距百里之远,还能清楚看清人的面庞的恐怖视力。只怕不知回怎样想。收回观察何动量的视线,这个可爱的小男孩儿,轻轻弹动了左手的一根细嫩手指,一道红光之后,他和已经死亡的主天使,两人就此消失不见。

  如果有人注意到那个小男孩儿离开前微笑还未抿去,嘴角的冷然却悄悄浮上。形成了桀骜不驯,藐视之极的表情。和那些轻微的不可辨识的自言自语,必然会大吃一惊。

  “天使神族这些白痴,在人间界这么胡搞。真的打算挑上我们东方神界吗?就凭人间界的现状,我就有理由把滞留人间的天使军团全灭。还敢问我怕不怕那后果?”

  自言自语中透漏出的自信,宛若三界之人尽在他手内掌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