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天鹏纵横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回 天高云淡土木兴 节四

天鹏纵横 流浪的蛤蟆 4194 2003.12.01 19:53

    米开朗基罗的幽默和风趣很快就打掉了给女生心里的警戒线,之后的进展完全是没有没有类似经验的人所不可能预料的。

  岳鹏和陈樱友带着四个女孩儿进入超市,他也没做客气,直接分派任务。

  “大家每人一辆购物车,统统装满。陈樱友你负责啤酒,南儿,你选购饮料。剩下的大家尽可能的拿自己喜欢的东西。今晚大家要尽情狂欢,东西少了会减少气氛的。”

  “那岳鹏,我们尽可能的拿东西。是不是你付账啊?”

  孔薇薇即使在岳鹏面前也落落大方,保持独立女性的风采。尽管岳鹏怎么看都不欣赏她的表现。但只能说岳鹏的审美观点有问题,或者说岳鹏的心里状态有毛病。绝对不能说孔薇薇魅力值不够。

  “这个也有疑问吗?”

  冷淡的回了一句,岳鹏揣起一辆购物车直奔熟食品区。岳鹏是凶猛天禽出身,作为绝对的肉食性动物,他对现在的烹饪技术十分满意。几乎家里总是预备大量的香肠,午餐肉,烧鸡,烤鹅,酱牛肉之类的熟食。超市里这种的专柜本来就有大宗供应,岳鹏自然不会吝啬自己的钱包。虽然已经是邻近年关,但是前来选购物品的人们,还真没有象岳鹏这样的。一节专柜,满满的食品。岳鹏毫不犹豫的就全数包圆。看着满到溢出的购物车,岳鹏唯一的不满就是自己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使用法术。不然轻易的就可以把整个超市的货物搬回家里。

  虽然岳鹏从来也没对孔薇薇展示过礼貌这种基本性的东西。但是当众给孔薇薇下不来台还是让陈樱友觉得有些过分。比较起来他更忌惮这些看起来美丽的女孩儿。岳鹏有基本的原则,就是从来不管和自己无关的事情。陈樱友是知道他这一点,才会觉得有安全感。岳鹏从来不会无缘无故翻脸。

  但一直表现的柔弱的这四个美丽的女孩儿可不一样。陈樱友虽然确信自己的功力正在急速提升,但是短时间内他没把握对付这四个美丽女孩儿中的任何一个。岳鹏可以不怕任何人,他可没那个本事。如果变成敌人,对他来说可不是个好事情。

  因此低声下气的工作就只能由他来善后。

  “孔薇薇大姐,老岳就是那个毛糙脾气。你没受到什么惊吓吧?我这里有卫生巾?可以擦擦眼泪。”

  陈樱友顺手从日用品区拿出一条看起来很大包的,外表印着超量护翼卫生用品递给了孔薇薇。

  “你!真是白痴!”

  看到陈樱友手里的东西,孔薇薇本来被岳鹏气的有些煞白的俏脸,跟变的微微泛红。又羞又恼之下,孔薇薇更不知说什么好。无奈一跺脚上精巧的皮靴,转身就离开了陈樱友。到了水果专卖的柜台。

  而这会,王呖呖和赫瑶本来因为大姐受辱而难看的脸色,也被一股莫名其妙的笑意冲破。早就笑的直不起腰来,格格的笑个不停。完全不管周围的人视线的集中注视。

  莫名其妙的成立众目睽睽的焦点,陈樱友也只有傻笑两声暗自反省。

  当他注意到周围路过的年轻女性都带有暧mei的笑容,似乎在忍耐着什么匆匆而过。至于男性的顾客则不以为然,终于领悟到自己拿了什么东西。

  急忙抛下那种只有女士才会在特定日子使用的必备品,狼狈逃窜。可怜他多年以来从未有过和女性交往的经验,平时也不甚讲究卫生,难得使用餐巾纸一类的东西。才会闹出如此笑话。

  不管怎样,岳鹏冷淡而引起的尴尬总算是被他化解。只不过代价非他所愿,要是比较起来,陈樱友宁可引起这帮女孩儿的仇恨,也好过自己丢脸。

  岳鹏收集食物的速度足以让任何人瞠目结舌。而摆平自己的方面他自然就闲来无事。陆南儿则是在一开始就跟着岳鹏。甚至都没看到陈樱友闹出笑话。看到岳鹏选购了如此多的食品不觉的好笑。但是她追着岳鹏过来的目的却是针对刚才的行为。

  “岳大哥?”

  “摁!南儿?有什么话说吧?我不会拿你怎样的!”

  采购食物的任务一旦完成,岳鹏也有闲心来应付跟在身边的“木头小姐”。比较起来,岳鹏确实对陆南儿另眼看待。起码在态度方面和善许多,也比较有耐心。

  “你对薇薇姐似乎有很深的成见?岳大哥能不能给薇薇好一点的待遇呢?”

  微微噘起小嘴的陆南儿,正在用自己最肯定的态度表示“在生气”。在四个女孩儿中就是她最单纯,而且性格也最娇憨。不怎么有喜怒哀乐的她,平时很少情绪浮动。

  “好!一会我会道歉。以后也不会那么粗暴了。”

  岳鹏皱起眉头,难得的许下如此诺言。他不想拒绝陆南儿的心愿。

  之所以对孔薇薇态度冷淡,岳鹏是有相当程度的正式原因。虽然对某些事情不闻不问,可并不代表岳鹏什么也一无所知。孔薇薇背后有一股庞大的势力,这一点很让岳鹏怀疑到她的居心。而且精明能干的女性,难免疑心过重,孔薇薇心里的秘密岳鹏不想知道。但是想要利用他岳鹏来作什么事情?未免也太小看纵横三界的混沌天鹏了。

  岳鹏对陆南儿的问题会如此“软弱”,不过是因为不屑在意罢了。而且陆南儿总让他想到当年的“鹤无双”。只看陆南儿这种娇娇憨憨的样子,就知道被孔薇薇这个“大姐”对这个小妹妹保护的多好。什么有风险和艰辛的事情多半有孔薇薇一肩担当了,陆南儿才会体会不到很多危机的存在。妖怪世界里这时难得的感情,让岳鹏对孔薇薇也甘愿低一次头。

  “啊!岳大哥!你!你会道歉?”

  看到手足无措的陆南儿,岳鹏还真的有点喜欢逗逗这个木头小妹妹。

  岳鹏正在和陆南儿闲聊之际,一对路过的男女引起了他的注意。那个女的看起来满清秀可人。至于那个男的——

  根本就是在和岳鹏挑衅。

  米开朗基罗经过两人身边的时候,在自己刚泡到女伴丰盈的臀部摸了一把。他的女伴虽然有感觉,但是在公众场合也不好意思明显的声张。只是轻轻的推了他一把表示抗议。

  陆南儿在米开朗基罗摸自己女伴的同时,也感到了自己的小屁股上传来色狼的抓摸。险些惊呼出声。

  登时小脸蛋潮红一片。

  借物传功——本来只是个小法术。能在一件物品上施展法力后,把最后的效果传递到目标人物上。草人诅咒就是这类的东西。

  岳鹏虽然对这种法术不甚在意。但这家伙居然明目张胆的非礼陆南儿。如果是动手也就罢了,岳鹏的速度绝对能在任何时候拦截下来拿罪恶的黑手。但是这种毫无形迹的法术,岳鹏一时也疏忽掉了。

  看这这男子嘴角的一丝别有用心的微笑,岳鹏二话没说。立刻跟了上去。

  “南儿,你去和大家会合。我有事情先走一步。”

  简单的交代过后,岳鹏已经跟上了擅自招惹到他的人。

  他并没有跟上那对看起来今晚有夜晚节目的男女。因为岳鹏已经感觉到,那个男的元神早已离开。现在公然搂这那名纯情少女做些不轨动作的只是个法术幻身。

  在一处货架遮挡下,岳鹏的身影瞬间消失。

  再次出现的时候,岳鹏已经在千里之外的天空。凭借一丝微弱的气息,虽然那家伙极力压抑。但是已经注意到对方的岳鹏可不会被那么容易的甩开。

  轻松的掠过天空,岳鹏已经看到了那个正在奔跑的身影。虽然纳闷无比,不知道这个家伙为什么采用这种效率最低的逃命方式。但是岳鹏也没心思去琢磨对方的愚蠢行为。信手一招,一道紫炎劲已经当头压下。

  这个敢公然挑衅岳鹏的家伙,给他一种奇怪的熟悉感觉。但是却怎么也说不清到底是什么。而岳鹏的紫炎劲,并没有遭到什么强力的抵抗。那名古怪的男子,除了身上冒出一道奇异的红光,和岳鹏的紫炎劲抗拒之外。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连催了三道劲气,依然无法压制对方的岳鹏感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任何人,或者妖怪都不可能把自己的力量控制的分毫不差。在交手过程中对方的力量总是忽强忽弱,能稳定在一定的范围内就算的高手了。

  而自己面对这个家伙,居然能让力量永远保持在一个程度。那只有一个可能——岳鹏淡然一喝,紫炎劲加强了数倍。果然轻易的劈开那家伙的护身红光,之后那个和岳鹏对抗的东西现了原形。

  一柄长一米左右的短剑,微微的红光昭示着它仅仅是一件法宝而已。只有法宝才有这种程度稳定的力量发挥。

  “居然给人耍了!”岳鹏抬手吸来变回原形,不断盘空飞舞的红色短剑。用一件法宝来引开岳鹏,其真身去向不问可知,已经脱离岳鹏的控制。

  把本身气息,附着在物品上,借此引开敌人。这种手法虽然老套却非常管用。至少岳鹏就受了蒙蔽。但是岳鹏并不担心这是什么调虎离山。因为岳鹏虽然不习惯钩心斗角。但却非常注意事前预防。如果谁要借这个机会去暗算某些人,那岳鹏安排下的手段绝对会让来者吃不了、兜这走。

  暗自在手上加了一道真气,岳鹏把手上蠢蠢欲动的红色短剑压制住了灵动。就那么拿着直奔文化广场而去。

  根本就没在意他人的生死,岳鹏并不想看顾自己同伴的安危。只是按照预定步骤去找姚筝而已。

  “果然还是那个破脾气,没有一点挑战性。根本就玩不起来吗?”看到轻易放弃的岳鹏离开。隐蔽在不远处的米开朗基罗悠然现身。

  考虑到有些事情绝对不是替身可以代替的。米开朗基罗只有放弃了对岳鹏的挑逗。毕竟这世界上没谁比他更知道这小子的了。一个不好引起的后果绝对不是可以轻易摆平的。

  同样也是察觉到,可能是自己的“老熟人”。岳鹏才放弃了继续追查。因为“那人”的实力,加上身份都不是岳鹏愿意正面对上的。

  “可惜了我那口极品飞剑,竟然落如那个武器收集狂的手里!想必是在也见不到天日了!”某个人的哀叹和岳鹏的心里截然相反。

  “不知道从来不用飞剑的他,那里偷来的极品飞剑?就这么用来当消耗品,估计这飞剑的原主人会气的爆肺吧?”

  匆匆赶回的岳鹏如是想。

  这会的陈樱友状况惨不堪言。跟四个女人逛街,绝对比跟四十个大男人打架更耗费力气。眼前的可比拟小山的各类物品,和选购的食物,足足能让一个加强连的士兵消耗一月之久。但现在却是由他来负责搬运。

  看着还在随时加高的大堆物品,陈樱友早就召唤出了自己的备用神兽。变化出一辆重型大卡,只不过做搬运工的劳力就只有他自己而已。

  这还不是最倒霉的,最倒霉的是:“老岳说是他付款消费,可现在呢?谁来付账啊?”指望那四个丫头?现实一点的说,是缘木求鱼。残酷一点的说,是痴心妄想。

  陈樱友自然知道这种事情,他就是有什么冤屈也没处可诉。因为,法律是不保护被女性和强权压迫的可怜半妖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