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天鹏纵横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鹤无双

天鹏纵横 流浪的蛤蟆 11570 2005.12.20 10:19

    天鹏本纪~鹤无双

  亘古以来,天界就是安宁祥和,瑞气霞光笼罩,到处是灵宫仙景,祥瑞祺兽。仙人们踏云悠然往来。就算鹤无双这样以禽兽修持,被度化到天界作为灵禽的千年白鹤,也都过得十分自在。

  不过,最近却有些变化,悄悄的开始影响了来往仙人们的情绪。有执掌的仙吏神将,更是显得颇为匆忙,鹤无双有一次,竟然见到了天界斗神将中脾气最是暴躁的华光,一身的伤痕怒气冲冲的驾云而过。

  鹤无双是知道的,天界斗神将虽然只有几十位,但是这些桀骜不逊的神将们,却是天庭最强大的集团。他们中最强的几人,连玉帝都不敢呵斥他们。斗神将中有号称道行可以媲美佛陀的孔宣,更从无败绩的杨戬。还有独力把天界神族中的第一大族——龙族闹的天翻地覆的哪吒,据说四海龙王联名上告,玉帝都苦笑着不敢惩罚他,只能安抚龙王们。

  华光虽然还不如上述几位那么声明煊赫,但是,作为曾经杀过玉帝太子男人,却能好好的当他的斗神将,就可以知道华光的实力,是何等的惊人。

  “听说天界又跟妖族开战了!”

  跟鹤无双一起在通明殿当差的玉鹦鹉,这么跟鹤无双说。

  说是当差,其实她们也没什么事情可做,她们唯一的功效,就是以美丽的羽毛,点缀这里的仙境而已。

  鹤无双虽然相信玉鹦鹉的话,但是她还是不敢相信,天界的斗神将们这么强,还会有妖族敢作乱?

  直到几天后,她见到了那个奇怪的少年,才让鹤无双知道这场惊动九重天的大战,究竟有多么惨烈……

  那一天,是鹤无双第一次见到岳鹏。

  率领天界仙禽的百鸟仙子,带了一个一身淡黄袍子的孩童,来见鹤无双。

  当年,就是百鸟仙子把鹤无双带上天界,因此,鹤无双一直很感激,也很尊重百鸟仙子。

  她急忙就跃出了自己栖身的玉液池,化成一个明眸皓齿的少女,出来拜见百鸟仙子。

  百鸟仙子似乎神色匆匆,只是展颜一笑,说道:“这是今年修成灵禽的苍鹭,正好你这里有个空缺,我就送来。鹤无双你来天宫年久,不妨多提点他!”

  鹤无双颇为好奇的看着这个少年,跟百鸟仙子说道:“我自然不会辜负仙子所托。不过近些时候,天界似乎有些骚乱,仙子可知道是怎么回事么?”

  百鸟仙子似乎不远提起这个话题,只是淡淡的掠过。

  “有七个妖怪,自称什么七大圣的,有些狂妄的念头。过不多久天界自然会平复战乱。你无需担心这些杂事!”

  鹤无双只好躬身为礼,目送百鸟仙子离开。

  天界每年都会招揽人间界修炼有成的生灵进入,其中有功力深湛的仙人,也有德行深厚的达者,象鹤无双这样姿容秀丽,品性高洁的灵禽异兽,亦是可以借此晋身仙界。

  不过百鸟仙子匆匆离开,她似乎并没注意到,她送来的苍鹭少年,神色间有一股倨傲的神态,完全不像刚刚升入天界哪些修行者般谦恭。

  他只是冷淡的看着百鸟仙子离开,话都似乎懒得多说一句。

  鹤无双对这个黄衣少年莫名的颇为欢喜,她虽然在他的眼神里看到了对百鸟仙子一丝不屑,但是她很天真的猜想:“也许是他想要修炼上更高的仙阶,所以不那么尊重百鸟仙子这样的仙界执役。”但是,在不那么遥远的日后,她才知道那是个多么大的误会……

  “你是在哪里修炼的?怎么会被选中入通明殿的?对了!我还不知你叫做什么名字?”鹤无双笑盈盈的伸手去拉那个黄衣少年,对方看起来不过七八岁的年纪,双鬏梳头,看起来颇为可爱。鹤无双不禁想起了自己在人间界的弟弟。

  “这些事情有什么可说!”

  黄衣少年根本就不理会鹤无双伸来的纤纤玉手,更没有满足鹤无双好奇心的打算。

  鹤无双嘻嘻一笑,也不生气。

  “那么你这么小的年纪,就能修炼到度劫,也很了不起啊!真的就连名字都不想告诉我么?别的不想说,这个为什么也不愿说?我叫做鹤无双,是岭南世家的。不过度劫之后,就被接引来了天界,现在很想回家去看看兄弟姐妹跟叔叔伯伯,阿姨婶婶们!”

  似乎完全被鹤无双的罗嗦打败,那少年只是淡淡说了一句,我叫岳鹏。便再也不肯开口。

  鹤无双倒一点也不介意,通明殿前的玉液池,只有她一个而已。玉鹦鹉每天还要飞来飞去,绕通明殿一周。而她就只能在通明殿前玉液池周围数十丈内活动。虽然通明殿是天界最为宏伟的天宫之一,盛景无边,但是看了这么多年,鹤无双也早就厌倦了。今天终于有多个人跟她说话,鹤无双心头高兴的紧。

  “你快点变化做原身罢。管理这里的仙官凶巴巴的,一刻也不肯通融,看到我们化作人形,一定会来呱躁!而且,我们也不许离开玉液池太远,你要去哪里?”

  岳鹏淡淡丢下一句。

  “凭他什么仙官,又怎配来管我?”

  便大摇大摆的向通明殿走去。

  鹤无双吃了一惊,急忙想去拉住岳鹏。要知道,他们这些仙役擅闯通明殿可是违反天条的死罪。

  同样身为禽鸟修仙,岳鹏的身法偏偏快了鹤无双几分。一把没有扯住岳鹏,鹤无双眼睁睁的看着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走入了通明殿里。

  “你怎么不知好歹?这通明殿可是好玩的么?”

  鹤无双顿足埋怨,岳鹏的声音遥遥传来,似乎全然不以为意。

  “来了天界若不好好逛逛,岂非白来一趟?我看你在通明殿前执役了这么久,只怕还未必进到过里面!”

  鹤无双听了这话,脸上呆了一下,明玉般美丽脸庞上居然出现了一丝迟疑。

  猛然间她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大踏步的跟上了岳鹏的步伐。

  看到岳鹏回头看来的眼光,鹤无双咬咬银牙,说道:“巡行的仙官,每六个时辰才会经过这里一趟,上次他们过去才两个时辰,我们还有四个时辰可以利用。不过通明殿是众仙人经常往来之地,甚至,玉帝王母也会到此,我们不可久留!”

  岳鹏颇似奇怪的看了看鹤无双,突然间爆发了一阵哈哈大笑。

  “你不用怕,就算被人发现了,又能怎样?有我在此,包你无事!”

  鹤无双恶狠狠的给了岳鹏一个暴栗,嗔道:“你找死么?还敢笑的这么大声!包我没事,你以为你是天界神王,权势燎天,还是斗神将,强大的连玉帝都不敢降罪!”

  岳鹏被鹤无双一敲脑袋,似乎顿时惊的呆掉。他有生以来,还从未有人敢跟他做如此动作。

  半晌岳鹏才回味过来,看着正玉手一掐素白纱衣下细柳般蛮腰的鹤无双。一脸无辜的眼神,惹得鹤无双大发雌威拎着岳鹏就闯进了通明殿。

  “居然有人敢对我这样……我可是……”

  “可是什么?你给我好好听着,到了这里你便要听我管束!通明殿我也没进来过,但是总比你这只小菜鸟好多了,你跟我来罢!这次私窥满足了你的好奇,下次就再也不要起这样的念头了!”

  岳鹏也不挣扎,只是感受到鹤无双身上淡淡的女儿幽香。这是他自修行以来,除了杀戮血战之外,从未感觉到的一种奇特温馨。

  “女孩子,天生便有许多古怪!明明她自己也好奇,而且还是自己跟着我来的,却说满足我的好奇心。我来这里费了多大的力气,哪有仅仅为了好奇这么无聊的……”

  岳鹏想起了自己此行的目的,眼神渐渐锐利起来,而且更多了几分——讥诮。

  通明殿是天界,三十六天宫,七十二宝殿之一。原本是玉帝所居,后来玉帝移居灵霄殿,这里便空置起来,但是,玉帝时常还会在此饮宴位阶极高的上品仙人。鹤无双就曾见过三清四御,跟天界几位神王的出现。

  因为尚是首次,闯入通明殿里面,鹤无双心里颇为忐忑,也不敢光明正大游览,更不敢动触任何通明殿内的事物。反倒是岳鹏极为大方,根本把这天界玉帝的寝宫,当作了自家的花园,闲庭信步,全无害怕。

  鹤无双升上天界,就被封在玉液池做事,不但没进过近在咫尺的通明殿,更没又机会观赏天界别处的景物。今日在岳鹏的带动下,终于扎着胆子私溜进来,登时被满目的金庭玉柱,五色异彩,仙瓜异果,玉树琼芳给迷恋住,混没注意到,岳鹏正自嘀咕:“这个东西不错,老四定然喜欢。老七好酒,大哥喜欢这些能送女人的饰物,兄弟们要是都来了,只怕人人欢喜,个个满载而归。怪不得老七每次说起他上次被招安的事情,就津津乐道。”

  一些通明殿中的摆设,玉案金盘,仙酒果脯,在岳鹏经过之后,全然不翼而飞。想到了自己来此的目的,岳鹏是越走越快,开始还挑拣一下,这些通明殿陈设的宝物到底有用没用,是光华灿烂的样子货,还是精华内敛的神器仙宝。到了后来便顾不得这些,只要能收起的岳鹏一样也不放过。

  岳鹏走的步子越来越大,到了后来干脆就催动法力,每踏一步,足底便生出一团青云,数步之内就走过了通明前殿,绕过了中庭。

  鹤无双发现岳鹏突然发力,急忙追赶上去。可是她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法力竟然差岳鹏好远,不论她怎么努力催动法力飞行,都只能看着岳鹏的背影越来越远。

  通明殿占地数千万亩。鹤无双也不知这里究竟有多大。仙家宫室,不比人间皇宫。不但自成天地,而且广大无边。鹤无双生怕岳鹏走丢,即便追赶不上,也努力狂飞,心中颇为焦急。

  “这死小子胆子真是包天,才第一天进入天界,就敢这般捣乱。下次我定要告他一状!不过!百鸟仙子素来严厉,若是因此就把他废了功力,罚下天界,岂不是我害了他?”

  鹤无双左思右想,脑海里混乱之极,只想立刻找到岳鹏,赶快偷偷溜回玉液池。

  此时的岳鹏,已经闯入了通明殿的最后一进。通明殿的后园,仅有一座孤零零的神坛,一杆散发着无边压迫,跟侵人肌肤的暴戾凶气的大戟正矗立在神坛的中央。

  “果然!天荒就在这里。宝贝!我今日来领你回家,跟我去罢!”

  岳鹏踏步上前,正要伸手拔起天荒神戟。一声震怒的暴喝,轰然传来。

  “何方妖孽,敢来夺取天荒神戟!你可知这天荒乃是玉帝配兵,等闲之辈怎敢来接近!”

  一员金甲神将,带起一团烟霞,猛然从神坛上冒了出来。大声呵斥。

  岳鹏乜眼一瞧,便有了七八分的小觑之意。

  “玉帝!?玉帝也能舞动这天荒神戟么?我猜他就从来没用过这件神兵罢!如此利器,丢弃在这混帐地方,还不如跟我去扬威天下,沙场立名!”

  “你!你……简直胆大妄为!玉帝的配兵,又怎轮到你来说三道四。给我去死罢!在这里,我便有生杀大权,不必上报。”

  金甲神将怒火不可遏止,手上金枪一摆,重重气旋顿时锁住了岳鹏的小小身影。

  正在此时鹤无双亦已经随后赶到,看到岳鹏即将被杀,连忙大声惊呼。

  “不要……”

  她正想求金甲神将手下留情,但是接下来的变化,却让她看的瞠目结舌,不敢相信。

  她看到岳鹏只是轻轻的抬手,锁住他的气旋就分崩离析,然后岳鹏似乎视刺来的金枪为无物,随便伸手一抓,也不知怎的,那金甲神将毫无抗拒之力,被岳鹏揪住身上金光铠甲,信手弃之地上,一脚踏过金甲神将的身躯,昂然迈步上了神坛。

  给岳鹏一踏,那神将也顿时没了声息,岳鹏又哪里有心情去理会这等废柴,当他的手掌触摸到天荒神戟的时候,一股灼热无比的劲浪,从天荒神戟中传来。不过岳鹏非但没有因为神兵的反抗而放手,反而把握的更加紧了。

  “天荒!你身为天界十大神兵之一,看着三尖两刃,火尖,如意,他们纵横神魔三界,杀败无数敌手,你就不感到寂寞么?我会是你最强的主人,不要抗拒我了!”

  天荒神戟朴素的戟身,带着一股混沌初蒙时的灰呛之色。咋眼看去,似乎铁器生尘,但是被岳鹏握住之后,天荒神戟上的气焰越来越强,到了后来,简直就滔天如浪,一股前所未有的强横力量狠狠的撞破了通明殿外的宝光流离,似乎在宣誓着某个太古凶兽的复苏。

  鹤无双惊讶的望着这一切,似乎不愿相信,自己是在真实之中。天荒的变化倒还不足以震慑了她,可是岳鹏身上的强烈妖气,却让鹤无双心里越发了冰冷。

  “这人,这个孩子,绝非什么苍鹭修行,得道正果!他……他是妖怪!而且还是强大的不输给号称天界最强的斗神将们的凶厉妖怪!!!”

  “他是来偷天荒神戟的!”

  鹤无双嘴上不知不觉的喊出了这句心底的话。

  “没错!他就是妖族作乱的七大妖王之一,金翅大鹏鸟化身的混天大圣——岳鹏!这厮居然敢混入天庭,待我擒他,你先下去罢,这里没的你插手的余地!”

  鹤无双回头一看,却认得是天界神王之一的夜俱罗王。

  岳鹏此时尽情的释放妖力,跟天荒神戟上的混沌气息,形成了通天彻底的强大漩涡。地面的神坛一分一分的龟裂,他已经把天荒神戟拔起来了。

  “贼子竟然敢到天界盗宝,尚不知死活咩?”

  “夜俱罗王!你在天界招摇撞骗也就罢了,在我面前又装什么英雄?在跟天界大战的战场上,除了几个斗神将,你们这些天王,神王就没一个敢亲自上来的!有本事,你靠近俺一步试试?”

  鹤无双再次推翻了对岳鹏的认识,这个外表看起来不过七八岁的孩童,不但是这次妖族叛乱的七大首领之一,还居然敢跟夜俱罗神王叫嚣,而且还甚为蔑视!

  天界神王的地位一向在斗神将之上,因为神王才有资格带领大军。鹤无双可不相信岳鹏的话,斗神将都那么强,神王一定会更加厉害。虽然她没见过天王们出手,夜俱罗王的厉害鹤无双是知道的,每次夜俱罗王发火,都要几天才会平息,很多仙吏都会遭殃。斗神将中没一个人,脾气和气派会有夜俱罗王那么大。

  可是老天今日就是想跟鹤无双作对,当岳鹏公然挑衅之后,夜俱罗神王的神色就变的没那么自然。他刚才好大喜功,发现通明殿这边不对劲,第一个就赶了过来,没想到却遇到了妖族七大圣中最嗜杀的混天大圣岳鹏。

  鹤无双感觉的不错,他在天界的气派确实很大。但是打斗可不是比的谁官位大小,排场脾气,而是比的实力。真是笑话,连斗神将中都没几人搞得定的岳鹏,他又怎敢孤身迎战?

  当岳鹏缓缓拔起了天荒神戟,桀骜的把戟锋指向了他,夜俱罗心胆具裂,大吼一声,身前已经出现了一层九色华彩的透明光罩,而他本人已经迅若飘风一样,后退了开去。

  在鹤无双的眼里,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天界品阶最高的神王,据说拥有最强的防御法术的夜俱罗天王,竟然在敌人面前逃了!

  这个小子,不就是个妖怪而已,至于会怕成这个样子么?在鹤无双的脑海里,天界的威严一向把妖族压服的不敢探头,几乎每个修行的妖怪,都不敢作恶,生怕天罚降临。就算鹤无双这样兢兢业业,不敢半点行差踏错的妖怪,对度过天劫也没有任何把握!

  天劫是天界对妖怪们和修行者的最后考验,无论在人间界的妖怪们,再怎么位高权重,辈分高崇,面对天劫都得放下一切尊严,拼死维护自己的生命。

  天界随意释放的惩罚已经如此厉害,面对天界的仙吏,神将,神王,鹤无双从来也不敢又过半点不敬的念头,就算心里也没有过。但是今天,她不但看到了有人敢这么做,而且还做的飞扬跋扈,不可一世。更能让从来高高在上的天王,惊惶失措。鹤无双隐隐觉得,这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在人间界,鹤无双慧诘,调皮,爱跟岭南世家的长老们作对,爱打破那些条款规矩。但是到了天界,鹤无双再也没有了那样的乐趣,而眼前的这个少年妖王,做的就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

  ——自由,不服输!不必屈服在任何上位者的威严之下……

  此时敢来的天兵神将们已经渐渐多了,鹤无双开始莫名的为岳鹏担心,可是,身为肇事者,岳鹏正细心的***天荒神戟的戟身,一股股的灵波在互相沟通。他!浑然没把聚集的天界大军放在眼里。

  “岳鹏!你擅闯天庭,可有把天条放在眼内?私拿天界宝物,可有害怕天刑?”

  一声咆哮,巨灵神挥舞这双斧开声喝问。而鹤无双看到了巨灵神心里便是一惊,巨灵神倒也罢了,但是这个勇猛的神将,却是托塔天王李靖的先锋。虽然还没有斗神将的资格,但是据说神通之厉害,仅此与托塔天王部下中,他的三太子哪吒。

  “哪吒可是斗神将中最顶尖的几个人啊!他会不会被擒住,压上雷台,受万雷轰劈?”

  “李靖!广闻!多目……还有二十八星宿!居然连一个斗神将都没来,就你们这帮废柴,有资格跟我叫阵么?”

  岳鹏把脸贴在天荒神戟上,爱不释手的***着。眼神连眨也不眨一下。口气更是大的惊人。

  巨灵神虽然当先叫阵,可是却被岳鹏完全忽视了。巨灵神的脸色似乎已经黑要滴出墨汁来,怒吼一声挥舞着双斧,已经冲杀向岳鹏。

  “巨灵不可莽撞!大家齐齐出手,除此妖孽!”

  托塔天王的命令,让鹤无双再次震撼。号称天界最强神王的李靖,虽然私下里有流传过,他被儿子哪吒追杀,并且打的屁滚尿流狼狈逃窜的经历。但是鹤无双从不相信。一个堂堂的天王,统率天界十万天兵,座下神将无数,战功赫赫的李靖天王,怎么会打不过自己的儿子?

  鹤无双一向认为那是侮蔑,可是今天,围上来的天兵,虽然因为时间仓促,只有七八千之多,但是已经很声势浩大,而且神王最少有七八位,神将也有几十名之多。这么多人,竟然要一拥齐上!

  “这个叫岳鹏的家伙,还真是好厉害的狠角色耶!”

  面对首先冲上来的巨灵神,岳鹏连天荒神戟都懒得动用。

  “天荒!若是你第一次随我出战,轰杀的就是这种垃圾,你一定会心有不甘罢!放心!不出强敌,我不会让你出动的!巨灵,你这个蠢货,给我滚去一边罢!杀了你都污了我混天大圣的名头!”

  面对带着惊天寒虹砍下的双斧,岳鹏信手一拨,巨灵神庞大的身躯,就跟一个巨大的皮球一样给带的滴溜溜乱转,果然是滚去了一边。

  巨灵神是天界少有的大块头,跟岳鹏比起来,至少能装下七八百个这样的小个子。但是战况的一面倒,却是恰好相反。反而是细小的岳鹏实力惊人,随手就打发了没用的巨灵神。

  而其他冲上来的天兵天将们,却遇到了更加没有面子的事情。巨灵神好歹是被岳鹏伸手拨开。而他们……

  岳鹏似乎已经腻了跟这些人动手,他在跟神族的大战中,也不知击败了多少神仙。得到了天荒神戟的他,心情正好,不想跟人纠缠。因此岳鹏猛然把气势跟天荒神戟合一,一股滔天的力量,形成一圈圈的强悍震波,狂卷的飙风把所有试图靠近者统统扫开。

  鹤无双只觉的,一股柔毫无伤害的力量,把她轻轻一推,她就身不由己的翻滚着跌出了通明殿,直接掉落在玉液池内。虽然看似狼狈,但是鹤无双不但没有伤到一根寒毛,更连落下的势道都恰到好处,一点痛感都没有。

  急忙一翻身,鹤无双从玉液池底部翻上了水面,这玉液池说是池,但是面积比人间界的任何湖泊都还要大。更是深不见底。

  这时,通明殿的混战,已经延伸到了整个天界。鹤无双之来得及看上一眼,就见到一团滚滚的五色烟霞,无数的天兵天将把一个人簇拥其中,越打越远,似乎往广寒宫那边杀去了。

  “原来玉鹦鹉说的是真的!斗神将们太强大了,所以玉帝才会不给他们兵权,并且用忠心的天王们,压制桀骜不逊的斗神将们!怪不得每次人间界叛乱,都是最后才出动斗神将,而且还很难请的样子!”

  都已经打斗的这么混乱,鹤无双竟然没看到一个斗神将出现。“传说斗神将们听调不听宣。就是说没有必要,就算玉帝都调不动他们。看来这是真的!”

  就在鹤无双胡思乱想之际,她听到从灵霄殿方面传来悠扬宏大的仙钟鸣动,而且一道五色祥光直冲三十三天,形成彩色穹庐,化为道道彩华,传遍八方。

  “是玉帝召集斗神将们出动了!他能打的过那么厉害的斗神将么?”

  鹤无双莫名的感到一阵惊惧,不由得为岳鹏担心起来。

  就在她担心的时候,猛然一道强力无匹的劲风从她头顶掠过,只那么眨眨眼的功夫,鹤无双就只见到一道霞光,带起长长的焰尾掠过了通明殿的上方。她从未见过那么快的飞行术,似乎让她连转念的功夫都没有,那个人就赶去了广寒宫那边。

  “好厉害!也不知是谁出现了。我要飞去广寒宫,可是最少要一天一夜呢!他居然飕!的一下子就过去了!而且……他来的地方,似乎比通明殿要遥远……”

  鹤无双猛然回头,愣愣的看着那个然那来的方向。

  她不由自主的喃喃自语:“是孔宣!那个号称可以媲美佛陀的男人。连他也出动了么!”

  斗神将中,杨戬从无败绩,实力深不可测。哪吒战绩最是辉煌。华光连玉帝的儿子惹到,都一样宰了。可是,他们都不是斗神将中最可怕的人。只有孔宣,那个总是一脸温文柔和的笑意,从不发火的男人,才是斗神将中公认的实力第一。

  传说当初孔宣反对天界来的,但是却没人能打的过他。在孔宣的五色神光之下,天界的斗神将跟最神秘不可测的星君们都败下阵来,最后还是西方的接引佛祖出面劝说,孔宣才作罢。

  “他的五色神光,号称攻防一体,是任何神兵法宝的克星。岳鹏会输给他么?”

  鹤无双忧心忡忡,却也不知该怎么办好。她没有任何能力,去帮助岳鹏,再说她也没有反抗天界的胆量。望着广寒宫那边的战场,那道淡黄色的小小身影,会变成怎样的……

  鹤无双没办法知道……

  天荒后记——

  在神魔两界中,有无数年代超过亿万年,不知来历的物品。这些物品不但是年代久远,而且往往有不可思议的神秘力量。

  其中,天荒神戟就是其中之一。

  虽然传说天荒是玉帝的配兵,也为神界十大神兵之一。但是却从未有人,或者神魔妖怪,见过天荒的威力。只有一些在通明殿见过天荒的神仙们感知到,天荒的本性,凶残暴戾,霸道豪横,就算天界最强的斗神将们都没有试图去征服过,这柄神兵。

  天荒神戟虽然列为天界十大神兵之一,但是很多神仙们都认为,天荒只怕被称作凶神兵才更贴切。

  直到,妖族七大圣作乱,混天大圣岳鹏混入天界,天荒在第一次出现在世人的眼中。跟七大圣中脾气最古怪,杀性最重的岳鹏一样,天荒真正展露威力的时候。

  是没人敢说,能毫发无伤的躲过岳鹏那惊天动地的天鹏纵横法。

  就算是曾经击败过岳鹏的那个男人孔宣,也没做到。就算是天界斗神将中八九元功奥妙无匹的杨戬也没做到。脾气最暴躁的华光,在被岳鹏打伤之后,咆哮了几百年要去报仇,但是却从未真正的再次在战场是面对岳鹏。

  而斗神将中最冷静,最智慧的哪吒,在败给七大圣中排名最末的齐天大圣孙悟空之后,就再也没出现在征讨七大圣的天界大军中。

  据说,自从岳鹏携走了天荒,天界的斗神将集团,就开始密谋跟七大圣捐弃前嫌,开始了长达五百年的默契战争。

  天河星沙——

  “鹤无双!你可知罪?擅离玉液池,私闯通明殿。罪犯天条,是不赦之行!”

  “鹤无双知罪!”

  上了天界,鹤无双是第一次面对天界的主宰者,玉帝!

  不过她没想到,自己的第一次,却是面对着玉帝的审问。她不想给自己辩驳什么!因为,她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辩驳的余地。她私闯通明殿,给无数的天兵天将抓个正着,还有位高权重如托塔天王李靖,夜俱罗天王等人亲眼看到。若是这样的罪行也能摆脱,那人的口才只怕能劝得玉帝把天界之主的宝座都拱手让出来。

  “那好!既然你已经认罪,来人那……”

  玉帝话音未落,一个身影已经躬身阻住了玉帝的降罚。

  “玉帝!鹤无双虽然罪无可遁,但是却情有可原!”

  玉帝抬眼一看,却是李靖出面讲情,他虽然甚为恼火,可也不能不买李靖的面子。

  连自己的天宫都会被下界妖王闯入,至于被偷的天荒神戟,他倒并不在意。天界的宝物不可胜数,丢了一件两件他也不很在乎。反正天荒那凶兵,他终世也用不到。

  “李卿家有何分说?”

  李靖回头一望,正在冷冷的望天的儿子哪吒,转过头来无奈的说道:“鹤无双正是发现了岳鹏闯入了通明殿,才冒死前去阻拦。说起来不但无过,还有大功在身。玉帝请三思而行!”

  “哦!原来如此么?”

  夜俱罗是最早出现在通明殿的人,但是他看了一脸无奈的李靖,还有突然把眼神转向他的哪吒,那种冰冷的寒光,刺的他毛骨悚然。遂低头装作什么也不知的样子。

  但是不是每个人都有他这样的眼力,武曲星君就不忿此事,上前起奏道:“玉帝不可听信李天王的一面之词,鹤无双不管有功与否,但是都罪在当罚。应该贬入凡世,再堕轮回!”

  鹤无双听得一惊,武曲星君的话,不啻说要把她几千年的辛苦修炼打成飞灰,这样的惩罚,还不如让她死了算了。

  玉帝似乎正在沉吟,鹤无双心里渐渐凉了。

  一个苍老的声音,却在此时悠然插口说道:“玉帝!武曲星君上次无故逼反了孙悟空那猴子,惹起这场叛乱,窃以为,如此鲁莽的建议,不可采纳!”

  武曲星君正要怒斥其人,但是当他看到一头雪白的头发,精神矍铄的太白金星,正笑眯眯的看着他。猛然心里一凛,不敢再多进言,退了下去。

  玉帝看到武曲星君不再发言,便问道:“既然如此,太白卿家以为如何处置鹤无双才是?”

  太白金星胸有成竹的说道:“鹤无双不顾安危,阻拦岳鹏夺得天荒神戟,自然是大功一件,应该奖赏。百鸟仙子引进岳鹏之后,便怕担当罪责,已经投奔那七个妖王去了。这百鸟仙子的职位,是为天界引进灵禽,彩耀天界风光,一日不可或缺。微臣建议提鹤无双担任百鸟仙子一职!”

  太白金星的进言,让玉帝略微踌躇,他心里哪有不知,这中间必有猫腻。但是却不好驳斥太白的建议。

  太白金星看到玉帝的犹豫,微微一笑,继续说道:“鹤无双自然也有些罪责,不能逃避。升为百鸟仙子之后,便罚她无有俸禄。以为惩戒。玉帝以为如何?”

  “既然如此,此事就此办理,不必再提。众位卿家对那些妖王们的叛乱有何良策?”

  玉帝放过这件小事,立刻就提起了眼前迫在眉睫的战乱。

  这次,哪吒一步当先,大声说道:“天界斗神将愿意尽数出征,扫平妖族,澄清天宇!”

  玉帝本来颇为不快,听了哪吒此言,不禁大喜过望。斗神将们他甚难指挥,此次居然愿意全体出动,以后自然不必担心妖族的叛乱了。

  “既然如此,众卿家辛苦,退朝!”

  鹤无双回到玉液池,她升为有执役的仙官,有了自己的宫室,倒是不必在此卖弄羽毛了。她回来是想跟自己在天界唯一的朋友玉鹦鹉,倒个别。

  不过当她踏入了通明殿的范围,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鹤无双惊的呆掉。

  “怎么?玉帝那老儿没有难为你罢?我托了哪吒说情,想必也不会有什么大事,你放心好了!”

  岳鹏淡淡的话语传入了鹤无双的耳朵里,这才让新任的百鸟仙子放声大哭起来。

  “你把百鸟仙子怎么了?你怎么又上了天界?还有哪吒太子怎么会帮你说情的?”

  已经成长为十六七岁的模样的岳鹏,淡淡的笑道:“百鸟本来就是我们的二嫂。现在怎么了我怎么知道!我又不好去窥视二哥的私房事!至于哪吒太子,天界中会有哪位神将愿意为了玉帝的跟天界的威严,把自己的性命送在战场上?腐朽的天界,只顾自己的享乐。从不顾忌人间界的死活。这些斗神将亦是从人间修行上来的,怎会毫无心思变化?”

  “倒是你,我可不愿无辜的连累!做男人怎么没有担当。”

  “那么天界斗神将全体出动……”

  “哈哈!那个么!你不必担心,天界斗神将很强,就算我们兄弟从不服人,也不得不说,这些斗神将们确实不好惹。不过战场上我们占不到便宜,但是牌桌上就不一定了。华光那厮已经输的快丢了裤子。杨戬似乎想要赖帐!,不过若非他拿了块天界的出入令牌给我,我又怎会这么容易的混进来!”

  鹤无双登时吓的痴了,斗神将们胆大包天,这些妖怪们也豪气无双。但是,这个天界,岂不是再没了王法天条?

  岳鹏似乎察觉了鹤无双的心思,笑道:“这世上从来也没有什么可以凌驾众生之上,更没什么可以凌驾我们七大圣之上!玉帝不能,斗神将们不能,天条亦是不能!不说这些了,你可知我带来了什么给你?”

  鹤无双看到岳鹏两手空空,不由得撇嘴问道:“能拿走玉帝配兵的混天大圣,还有什么东西会拿不到?天下美好的事物这么多,你叫我怎么猜的到?”

  岳鹏嘿嘿一笑,五指张开,一道彩色的星星霞光,从他手里盘旋着升起。

  “天界最美丽的东西,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是,我没有修成法力之前,我最喜欢的就是那夜晚的美丽星光!而这天河星沙,你不觉得很像那星星组成的银河么?”

  随着五色星光卷绕在鹤无双的身边,明灭不定的星沙,每一粒都闪耀着无比的光辉。

  岳鹏的声音遥遥传来:“天界妖族之战,不会这么轻易了事的。斗神将们虽然不会为玉帝冒死,但是也不会甘心我们七大圣的逍遥。待有空的话,你来我的首阳山罢!”

  鹤无双看着炫彩无双的五色星沙,想起那句豪气万钧的话。

  “这世上从来也没有什么可以凌驾众生之上,更没什么可以凌驾我们七大圣之上!玉帝不能,斗神将们不能,天条亦是不能!”

  不由得慢慢眼泪湿了双眸。胸中似乎有一团火焰在燃烧。

  “是的,就算我们是妖怪,也没什么能凌驾在我们之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