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天鹏纵横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回 我有法宝百炼强 节一

天鹏纵横 流浪的蛤蟆 4059 2003.12.02 19:51

    “姚筝!”

  “岳鹏?”

  “你来这里干什么?”姚筝对装出偶遇模样的男友口气极端不善。

  “呵呵!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当然是来找你一起度过啊!”岳鹏淡然的回答。虽然姚筝是岳鹏卖力追来,但并不意味着姚筝随时可以看到岳鹏低声下气的样子。反而是岳鹏懒懒的诸般借口常常气的姚筝要死。

  “这是什么态度?而且你监视我?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的?”

  “这个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吗!”

  “胡扯!”

  “居然没有任何反省,总是这么死样活气的。他能这么轻易的找到自己必然玩了什么花样!”姚筝对岳鹏的品行可从来没给过高分,心里这么想自然是正常。而且岳鹏经常随意的出现在她面前,早就表明了这家伙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控制了自己的行踪。

  在没办法奈何这人的情况下,很多时候挑起争端的她都会被人轻易说服。岳鹏总有些奇怪的法子,让姚筝没办法继续生气。

  “大家都在等着呢!我能随时找到你,那表示我们的心灵无论相距多远都能互相感应。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应该非常高兴才是!”

  岳鹏痞痞的解释自己的诸般行径,有时候认真是一种错误。马马虎虎的态度经常能让他逃过一劫。

  “谁会高兴才有鬼了!”俏脸上掺杂些许怒意,摆明了姚筝其实非常不高兴。

  “走吧!走吧!回去后你们两个在亲情我我卿卿我我。现在多难看啊!”莫妍雪可不敢在文化广场上这种人潮密集的所在和岳鹏争执。上回姚筝被公然野蛮掳掠,闹的巡警之追问她这个当事人。究竟是什么暴力犯罪分子敢在大街上强抢民女。这种几百年都没发生过的事情,让这帮巡警兴致高昂的远超过对一般刑事案件。莫妍雪是怎么也不能把岳鹏供出来的。加上她明知道稍候姚筝自己会回家,也不能说那个美女被罪恶的强人抓走。一调查,那后果…………

  所以姚筝在很多时候面对岳鹏,都是孤立无援独身奋斗。因岳鹏有足够的邪恶智慧,让很多人明白姚筝已经是私人物品。任何试图让姚筝摆脱他铁腕控制的人,下场必将凄惨。

  “哼!”

  “走吧!”

  很快的,三人就瞬间消失在原地。早有法术迷惑周围人群,所以三个人突然溶于空气中的奇异情况,并没有引起任何骚动。

  “你手里的飞剑是给我的吗?拿来好了!我看在这个礼物的份上可以原谅你。”

  出现在浮云仙舍的姚筝,并不理会这里到底有什么人。她对岳鹏一直捏在手心的红色短剑十分有兴趣。直接开口索要。

  “不行!你不适合修炼飞剑。那种东西威力有限,而且战斗的时候也太凶险。回头我给你几样防御力强的的法宝。比这个安全性可高多了。”

  虽然岳鹏有些强势,但姚筝还是能感觉到足够的自由。岳鹏可不信奉什么家庭暴力,因而姚筝也许有些面对流氓的无奈,可从来也没有害怕的感觉。开口跟岳鹏要什么东西,姚筝从来就没有什么不好意思。

  “不行吗?”

  “我生气了!”

  岳鹏再度回绝,姚筝干脆反过娇躯不理他了。

  “哎呀!极品飞剑啊!还是给我算了。我的聚萤实在太次,正愁找不到上好的代替品。这个还是给我吧?”

  陈樱友是修炼飞剑的,自然知道剑质的好坏。自己的聚萤只算是中等偏上。世间法宝的四个等级,道器,法器,灵器,神器,飞剑最多只能达到灵器的级别。由于祭炼飞剑的材质限制,大多只能在法器级别上下。所以岳鹏一向不怎么喜欢这类法宝。也懒得祭炼。陈樱友自己是没能力炼制飞剑,自然对岳鹏手里的藏珍十分感兴趣。

  “胡说!这种东西你根本驾驭不住。岳兄手中可是血婴剑?”敖方只一瞥,就知道这口飞剑上附着的邪气血腥有多重。而且看外形和剑上的气息,和传说中的血婴剑竟然有几分类似,不由得开口询问。

  看了敖方转为沉重的表情,岳鹏苦笑一声。淡淡的回答:“这口飞剑是我刚刚从别人手中收来。到底是什么东西我哪里知道!”

  “血婴剑?”

  这个名称大部分人都茫然不知。但是孔薇薇轻轻皱了一下淡雅的眉梢。让岳鹏知道这口飞剑孔薇薇必然知道来历。他本人是从来没听过这血婴剑的来历。

  看到岳鹏的注视,孔薇薇也不在隐瞒。她清脆的声音响起,孔薇薇开口说出自己所知的一切。

  “血婴剑是当年我们岭南世家的大长老随身法宝。是岭南世家最出色几件极品神兵之一。不过因为我们岭南世家被人剿灭,大家都死的死,逃的逃,我也不知道血婴剑会出现在这里。”

  孔薇薇确实很感惊讶,血婴剑当年是传说和天河星沙齐名的法宝。虽说排名远在天河星沙之下,但也是超级强力的法宝。而且由于天河星沙从来没出现在人们面前,所以在孔薇薇,王呖呖,赫瑶,陆南儿她们心里对这件法宝仰慕更在天河星沙之上。只是不知道岳鹏怎么会又弄到这血婴剑的。

  敖方一清嗓音,朗声说道:“还是我来说明吧!血婴剑的来历我比你们会更清楚一些。”

  “血婴剑并不是什么法宝,而是一种奇异的修炼法门。修炼的方法十分邪恶,以自己的元婴祭祀未开刃的宝剑。本身元神和血婴剑会化合成一体。一旦修炼完成后,每伤得一人就会吸收一分对方的精气,本身功力也就高了一层。不过至今为止抗魔联盟的内部资料上,也记载有三人修炼成这门法力。血婴剑一旦离开原主,就失去了本身的作用。因为它和修炼者的元神合而为一,第一个主人死后如果不是同时毁灭,也应该不能使用了。”

  “这口血婴剑为什么却如此完整,确实奇怪。照例说,这种法宝不可能被人收取的!”

  “啊!真的是这样吗?”

  孔薇薇从来不知道,血婴剑是这种来历。但是她还以为仅仅是一件厉害法宝呢!

  “怪不得老岳一直手里捏着,不肯收起来。原来是这个原因!”

  陈樱友一幅恍然大悟的样子,登时失去了对血婴剑的兴趣。这么邪气的东西,副作用都很大。惹上了麻烦就会滚滚而来,源源不绝,前仆后继,络绎不绝…………

  姚筝也立刻没有兴趣了,跟大哥姚劲打了声招呼。顺便问问这个装模做样的小屁孩是什么东西,居然看起来如此正儿八经的学大人说话。

  敖方听了姚筝跟姚劲很没礼貌的私语,也只有装作不知道。拉着岳鹏到一边询问另外的事情。

  岳鹏顺手招呼孔薇薇,要她一起过来。

  满怀惊讶的孔薇薇,看到岳鹏似乎要和她商量事情。心里还真的有点期待,毕竟平时岳鹏总是漠然的样子给她看。这回看来是有事情求证,才要她过去。

  私下要商议事情的岳鹏和敖方并没有说什么。而是不住的反复把玩手里的血婴剑。论原质,这把血婴剑也是上上品。论灵气,更是万中无一的。但岳鹏可以肯定里面本来应该化合一体的元神,居然被人硬生生抽离了。有这种法力的人世上实在屈指可数。即使纵横三界也找不出几个。

  看到孔薇薇跟了过来,敖方低声说道:“血婴剑一旦能被抽离原主人的元神,就和普通飞剑一般无二。我知道你也在修炼这个法术,如果有这口血婴剑做原之质当会进步神速。”

  眼神里透漏出一丝寒芒,敖方身上带有一股从来没出现的强迫压力。孔薇薇之觉得四肢百骸再无一点可以被自己控制的力量。心下一片寒澈,机灵灵打个冷战。“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对我了解的这么清楚?而且这种压力…………那是宗主身上也没有的。”

  在孔薇薇眼里,孩童模样的敖方立刻变的神秘难测,不可言喻。

  敖方那转瞬间消失的压迫,因为岳鹏淡淡的冷哼一声,让对孔薇薇施压的敖方也打个冷战,撤消了法力。敖方暗自衬度:“自己遍查三界都找不到有关这人的资料,回去后真的要问问神族中的前辈,和龙族里的长老。一定要看看这家伙的到底隐藏了什么力量。前些时候在魔界的传来的消息含糊不明,如果他还有可以干涉到那边的能力。实力评估势必大大提高。”

  岳鹏倒不是想护着孔薇薇,只不过对敖方玩这套把戏不满意,给个警告罢了。敖方既然罢手,他也懒得废话。

  “那又怎样?”

  感到背后一阵阵凉意,孔薇薇知道自己现在全身都是冷汗。那种近乎本能的害怕,比日积月累下来的惧意更甚。说明了眼前的生灵跟她就不是一个层次。不过性格硬朗过人的她,还是鼓足勇气把话问了出来。

  “拿去吧!也只有你才适合修炼这件不是法宝的法宝。你原来的血婴剑本质不纯,还是放弃吧!”

  “你!你怎么会知道我修炼的法术。”

  几乎是艰难的从樱唇中挤出这几个字,孔薇薇第一次觉得眼前的少年根本超出了她的理解范围。

  “连我都能看的出来,这是修炼到某个境地的本能。你先离开吧!我们有事情商谈。”岳鹏对孔薇薇有什么秘密根本就不在意,他挥手让她离开。是为了把事情尽量变的简单。有些时候扯着扯着,事情就搞大条了。

  一道淡淡的红光一闪,转瞬没入孔薇薇的娇躯。血婴剑炼到极点并无实质,就因为这一点能防御血婴剑的法宝并不是很多。也加强了血婴剑的攻击性。岳鹏虽然不知道敖方为什么会主动发落自己手里的东西,但他本来就厌恶这种法宝顺手就送给了身边的女孩儿。这倒也好省得自己还要毁去。

  有点莫名其妙的孔薇薇,几乎是不自觉躲避什么危险一样离开了。看着她的背影,敖方几次欲言又止。

  “我知道最近有人在算计我,也知道她们的来历有点疑问,但是这根本是无关紧要的小事情。不用特意提醒我。”

  淡淡说出自己的意见,岳鹏知道敖方的目的必然是和血婴剑有关。而真正内幕,岳鹏恐怕比敖方知道的还多。

  “这口血婴剑是我们抗魔联盟一位海字级的高手所有。既然本命血婴剑出现在这里,他的情况不问可知?”说到这里,敖方刚才并没有任何情绪激动显露的稚嫩小脸转为深深的担忧。

  “最近有许多魔人越界来到人间,而且可能有魔神级高手,甚至是魔皇级的高手。只不过我们在魔界没有任何情报来源。无法确认其身份。”

  “听说你刚刚去过魔界,当知道那里的魔神级是什么水准。如果是魔皇级的…………”

  敖方再次苦笑,看起来幼稚的脸庞挂上了一道隐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