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天鹏纵横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回 天高云淡土木兴 节一

天鹏纵横 流浪的蛤蟆 4299 2003.11.28 19:53

    天色纯蓝,白云飘荡。难得的晴朗天气,令人心情也好起来。岳鹏的心中如同这冬季难得的晴空一样,轻松悠闲。所谓:“偷得浮生半日闲。”整个下午岳鹏都在天空游逛。同时也任凭自己的心绪懒懒散散同化与天地之间。

  天色如心,阴天心情低落郁闷。晴天让人开朗活泼。就是有什么倒霉的事情看看天空湛蓝万里,也能叫人心中为之阴霾散去。

  倒卧云端,随风飘荡。确实能让人心情爽利,悠闲恬淡。

  偶尔一朵飘飘白云和岳鹏身体相遇,那一掠而过的宜人凉爽。也足以让人通身舒泰,心情更佳。

  不过这种想法的就只有岳鹏自己如此认为。其他人可不会这么想,例如陈樱友就保持着截然相反的看法。

  “那个疯子以为自己是在大海里漂流吗?还是以为自己在地中海的阳光下。居然做出那种夏威夷海滩的日光浴姿势!这可是中国东北的冬天!吐口吐沫都落不到地下就变冰碴的季节。”

  “就算是夏天,你的口水也落不到地面。一万米的高空那点水分很快就会蒸发。”

  岳鹏耳音何等灵敏,虽然两人相距有两公里之远,还是清楚的听到了陈樱友的牢骚。并且闲闲的回了一句,把陈樱友再次弄的几欲抓狂。

  在所有人里,就只有陈樱友喜欢背后嘀咕岳鹏。但是这些小小的牢骚,往往会反弹回来。背后说岳鹏的坏话不行,只在心里想像也不行。岳鹏的搜神大法没有死角,怎样也能察觉他的真正想法。甚至陈樱友念头一动,岳鹏这里就能预测出他的思维回路。不过两人谁也没认真计较这种事情。岳鹏是懒得计较,陈樱友却是计较不起。

  现在的天空中就只有岳鹏和陈樱友两个。因为这些人里除了岳鹏,能修炼到御空飞翔的境地也只有陈樱友跟何动量。陈樱友则早已到了御剑飞行的层次。何动量的金刚般若界神通还只是能简单的腾空漂浮而已。两人的功力相差不多,但是修行的方向却径自不同。因此,何动量不怎么参与岳鹏和陈樱友的空中散步活动。

  对岳鹏的懒散,陈樱友极度不满。本来他也没地位指责岳鹏。最近的生活平淡到无聊的境地,岳鹏除了闲来玩玩游戏,就是找姚筝逛街、吃饭。陈樱友的业余节目,已经转移到组织个人势力的方向了。办了个贸易公司,养了一帮小弟。每天除了吃吃喝喝,什么正经是也不干。对他这种生活了一两百年,经历过生死悲欢的半妖怪来说,也是梦寐以求的安定日子。

  上上学,打打游戏,随便逛逛街。闲来还可以搞点恶作剧。吃饭、喝酒、打架、泡妞…………日子多么惬意!

  可问题是?想要有个“生活好心情”。必须是在人身安全无虑的情况下才行。陈樱友满怀担心,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大票的人马围上宰杀。一想到那种可能,陈樱友的心里就一阵阵恶寒。怎么还能又什么闲情逸致?岳鹏得罪人多,连带的陈樱友也成为一条线上的蚂蚱。虽然不至于老鼠过街,但惶惶不可终日的心情却是总也挥之不去。

  御剑飞行的陈樱友,满脑门的青筋。刚才和岳鹏的谈话,以他被暴力镇压为结局。现在姚筝不在,不然小美人还能镇住场面。陈樱友是绝对不敢这时候追上去罗嗦的。只能远远的掉着尾巴,私下发个牢骚。

  而不远处的浮云仙舍,何动量、方辟邪、姚劲都在。由于目前内部建筑破坏严重,姚筝和莫妍雪说看起来影响心情。所以她们两个女孩儿今天没来。至于孔薇薇,王呖呖,陆南儿,赫瑶四个说是她们的签约公司要排练也几天没来了。她们背后似乎还有些潜藏的势力。当初她们能屡次逃脱各股妖怪集团的捉杀,也能看的出来她们背后的势力能力还挺强大。她们也不愿意说,岳鹏不在意。到底她们身上有多少秘密,还隐藏在迷雾里。

  大家目前都闲着没事。除了各自因兴趣而修炼之外,日子算是过的很平常。岳鹏和陈樱友玩空中漫步,何动量、姚劲和方辟邪就暂时充当观众。

  御风飞行是道术中的一个分水岭。能不借任何法术,不用任何法宝。仅凭一口真气飞翔天空的就算是“得道”。修炼到这个境界,就意味着改变了生命的本质。层次上有了根本变化。在这个中国北方的城市,能做到这一点的不过寥寥数人,当然妖怪可就多了。

  岳鹏给自己使个法术隐蔽身影。确保不会被无聊望天的人看到。然后就任凭高空的气流推动,随风自在。对很多向往天空的生灵来说,能翱翔天空是毕生的梦想。岳鹏则不然。一生中绝大部分时光他都没沾过泥土。天生的本能,就足以让他傲视天下。

  象现在这样,淡淡的随风而动。对岳鹏而言,是一种惬意的享受。

  “我真是好羡慕岳鹏啊!连陈樱友也有那种造诣。我不知道何时才能修炼到御剑飞空、出入青冥的地步!”

  同样也修炼飞剑的方辟邪,看着远处的两人。一个随风浮荡,一个青虹绕体。好不掩饰的表达了心中的崇拜。一双眼睛都眯缝起来,意想自己如果到了那个地步会是怎样!

  何动量还不怎样,姚劲却受不了方辟邪的崇媚姿态。

  “要想修炼,就要付出代价。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这点道理你还不懂得吗?整天想着不劳而获,怎么会有出息?”

  “年纪大了两岁就这么唠叨,修炼?怎么修炼还不得花费巨量时间。我小小的羡慕一下别人,也是给自己一个前进的动力。不然?姚劲,你帮我把今天的英语作业写了吧?我去修炼。”

  言毕,抛出一本作业。方辟邪就准备溜之大吉。

  “回来!你给我回来!我不会帮你写作业的。”

  看到方辟邪想跑,姚劲二话不说,抬手一扬,六道定身符闪电划出。要把方辟邪定在当场。

  方辟邪最近和陈樱友打得火热,间接得益不少。加上岳鹏偶尔指点,修行也提高了一个档次。对定身符自有应付之方。

  捻个剑诀,绝宸出手。

  一道寒光喷薄而出,银蛟闹海一般接连破去了姚劲的六道定身符。虽然方辟邪真实本领要逊色姚劲一筹,但是有法宝灵兵辅助,姚劲想要收拾下他来也不是轻松容易。

  “好!方辟邪!你小子敢跟我动手?不给你点颜色,你都不知道自己能撑下几碗干饭。”

  顶着“大舅子”的名头,姚劲虽然不怎么乐意。但是岳鹏确实因此高看姚劲几眼。凡是姚劲提出的有关修炼的问题,都是言无不尽。尽管为了自尊心姚劲很少和岳鹏兜搭。

  至于《甲子神书》大家现在人手一份,什么神功密法,修炼口诀大家可都不缺乏。姚劲虽然没有修炼法宝,但是道门三百六十五道天罡符咒现在已经炼了大部分。符咒是仙道最根基的法术,基本上囊括了所有修炼法门。

  “五火炼妖符!”

  随手一挥,姚劲发出五道火光。以符御敌,本来就是一种常用的手段。

  方辟邪的绝宸剑银光耀目,和姚劲的五道火光纠缠在一起。短时间内是分不出胜负的。

  “日精月华符!”方辟邪虽然不象姚劲那样对符咒天生灵感,但在岳鹏的指导下,他把这道“日精月华符”炼得颇有火候。

  在手指的挥动下,一道金光形成的符咒出现在方辟邪的面前。方辟邪意念一催,日月精华符打在绝宸剑上,绝宸剑的银芒大盛,瞬间破掉了姚劲的“五火炼妖符”。

  使用符咒,除非事先炼符。不然怎么也要准备一些时间。姚劲借五火炼妖符缠住了方辟邪,有了足够的时间使用更大的绝招。

  “赤火符龙!真阳离炎!”

  六十四道赤阳符组成的符龙,夹带着炎炎烈火。迎上了方辟邪的绝宸剑光。纯论道力,当然方辟邪不如姚劲。支撑了不长一会,方辟邪的剑光就被压制到身边附近,转动不得。

  “嘿嘿!要你知道。这里怎么算都是你最差,以后乖乖的做人。现在给我自己去写作业。”

  姚劲和方辟邪毕竟是多年的熟人,怎么闹也不会太过分。看到方辟邪竭力维护下,身上的衣服还是被赤火符龙身上的真阳离炎燎着了。就召回了符龙,放过了方辟邪。

  火光收敛,方辟邪的绝宸没了压制,剑光大盛。方辟邪让剑光饶身一周,森森剑气灭掉了几个跳跃的火苗。身上的一些灼伤,就只能用本身真气来治疗了。

  方辟邪无可奈何的收回绝宸剑。伸出右手食中两指在左手心画了一道日精月华符,反手照在身上的伤患出加强伤口回复效果。

  何动量对这种经常上演的打斗戏码,早已习以为常。看到打斗结束,正要去帮助方辟邪回复伤口。日光映照下,姚劲的火龙刚刚消散,一道更强盛百倍的火焰骤然亮起。

  幽幽亮丽,那种紫色的火焰正是岳鹏的紫炎劲发动的征兆。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远处随着岳鹏四下闲逛的陈樱友,看岳鹏突然无缘无故的精猛起来。更发出了紫炎劲横空斩击。心里茫然不知出了什么状况。只能心里暗骂:“这厮,不知道又发什么神经。”

  现在的岳鹏已经达到了他仙道上所能企及的巅峰。由于修行道路的本源迥异,岳鹏在仙道修炼上不可避免的存在一个极限。除非他毁去本身的根基,否则在这条道路上修炼岳鹏再也不可能前进一步。

  因为懂得这个道理,岳鹏放弃了更上层楼的不实际打算,遂不在修为方面下工夫。而是把自己所知的一切仙道法门统和归纳之后,自成体系,圆融无间。回复功力之后,岳鹏在一个月内就达到目前的修为。体内没有了天界琉璃净火,岳鹏力量比原来提升了五成以上。虽然尚不及他魔道上的功力,但也足够岳鹏在这个世界上耀武扬威、横行无忌了。

  所以陈樱友的忧虑,对岳鹏来说只是杞人忧天的笑话。实力做保证,岳鹏不惧怕任何敢来找死的家伙。

  刚才方辟邪和姚劲斗法的时候,岳鹏的灵觉发现了一丝奇异的气息。被打扰悠闲的岳鹏以神识为指引,打出一道紫炎劲好让这个不识相的“人”现身。

  而程度上差得太远的陈樱友,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状况。

  蓬!!!

  一声气劲的震响,岳鹏的紫炎劲竟然被来人打散。丝丝湛蓝的电流,满空乱窜揭示了来着的身份。

  双手虚空一抓,岳鹏周身紫炎缭绕。紫炎劲聚集身下,迅速化做一朵火焰莲花。足踏火莲的岳鹏在身外形成了一层紫炎劲的护身气劲,淡然注视着现身的少年。

  敖方,少年龙族斗神将。

  两人曾经有一面之识,也算熟悉。

  他的龙王动劲恰好是岳鹏紫炎劲的克星。能打散紫炎劲不但需要强大的力量,而且需要合适的真气属性。

  “这么喜欢隐藏行迹,可不是符合你身份的事情。”

  “总喜欢暴力相迫,也嫌太过恶劣!”

  岳鹏和敖方简单的对话,只是走个过场。谁也没指望在语言上占锋头。

  岳鹏在张羽口中稍微了解了抗魔联盟的内部结构。因此对敖方的身份也知道一二。淡然的讥讽一下,也是他对自己虚惊一场的自嘲。

  “无所谓身份,只是习惯而已。隐藏身份来往人间,所有的神族差不多都这么做的。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拥有最强力量的不一定是我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