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降龙再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阿福

降龙再世 昨夜西风 3058 2005.08.13 11:42

    辞了陈老夫人,跟着阿福来到了他们给我安排的房间里。

  阿福毕恭毕敬的说道:“道长您看这厢房您还满意吧?”

  “有劳福哥了……”

  “道长您就甭和我这个下人客气了,您救了我们家公子,那就是我们陈府的救命恩人啊!”

  “福哥言重了!替天行道,救人一命本就是我道中人的责任,再说,你们家公子,贫道也只是帮他治好了一半!另一半就要看他的造化了!”

  “是,是,道长说的是,那小的告辞了!”说完走到了门口,待了会,又转过了身。

  “道长…”那阿福欲言又止,似乎有话要讲。

  我笑笑:“福哥,你有什么话就讲吧!”

  “呵呵,道长可真是神仙,什么也瞒不过您。”阿福想了想,象下定决心似地说道:“本来这事象我这个下人也轮不到说什么,可是,俺看您是个真神,就忍不住想唠叨几句,只是有些话说出来,也不知当讲不当讲。”

  “无妨,福哥请讲。”

  “呵呵,其实也没什么,刚才见二夫人对您敬待有加,小的想到以前几位道爷到我们府里,我们二夫人也如此对他们这么客气,按理,这也没什么,只不过后来这些道爷都失踪了,而那些个二夫人对他们不大理会的,第二天倒没什么事……”

  我有点调侃地打断了阿福的话,道:“福哥观察的倒也仔细!”

  阿福听了,脸红起来:“道长说笑了,说起来这事也不是什么见得光的事,不错,这二夫人的确很美,小的也承认对二夫人确实很留心,道长要笑话阿福,阿福也没办法,只是阿福见道长救了我们公子的命,我们陈府就这一个男丁,道长是我们陈府的大恩人哪!阿福才破了这张脸对道长说的,阿福自小在陈府,虽是陈府的下人,但绝对对陈府衷心耿耿,生是陈府的人,死是陈府的鬼,只希望陈府的恩人不要象那些个道爷一样,丧了命!”

  我听了颇为感动,这阿福为了不让他们陈府的救命恩人重蹈覆辙,上了那二夫人地当——虽然他还不能确定,那二夫人也是个妖怪,但能说出这颇为难堪的事,也难为这阿福了,也很后悔刚才调侃阿福,忙道:“福哥,贫道初到人间,有些人间的事贫道不大明白,还望福哥海涵!”

  阿福叹了口气:“道长言重了,其实所谓当局者迷,老夫人只是爱子深切,切不知世上那有这么巧的事,老夫人想娶儿媳,就真来了这么美的女子嫁给公子,再说了,世上哪有这么美的女子做丫鬟的?道长刚才在厅内告诉老夫人,那大夫人是个玉面狐狸精变的,当时老夫人还不信,阿福当时听了,就绝对相信道长的话,只有这样,才正常啊!”

  我听了不禁肃然起敬,这阿福不仅忠,而且心细的很,虽是个凡人,但能看得如此透彻,也颇为难得了。

  那阿福又道:“一开始阿福只是因为贪图美色才对二夫人留心,后来看我们家公子对俩夫人越来越迷恋,身体也越来越虚弱,直到大夫人出事以后,我才感觉事情很蹊跷,我们家老夫人请来的道爷,但凡有点本事的,二夫人对他们颇热情,奇怪的是,第二天,他们都会莫名其妙的失踪,再加上那些没什么本事骗钱的,虽说没事,可这么一来,都成了江湖骗子了,本来我不想说这些的,这倒也不是阿福的面子问题 ,小的只是猜测,这二夫人有什么古怪,后来加上先前大夫人的事,听道长说这大夫人是狐狸精,小的更加相信,这二夫人也是什么画皮,本想禀告老夫人,可是阿福只是个下人,如果那二夫人当真是妖怪,小的禀告夫人也合情合理,不过后来道长却对老夫人说这二夫人不是妖怪,小的本来就不好对主人家的事说三道四,只好把这话闷在肚子里,阿福也不是不相信道长的法眼,和先前道长刚到我们陈府门口,小的不想让道长进来一样,是怕……”

  我笑着说道:“是怕贫道和先前那些个道士一样,被你们二夫人迷得五迷三窍,忘了做道士的本分了吧?”

  阿福笑笑:“道长,你看小的这张嘴,看到道爷是个真神,倒口没遮拦起来!”

  我听这阿福不仅对主人忠诚心细,而且说话圆滑老到,揭人短处而不伤人之心,不禁被他感染得哈哈大笑起来:“福哥心细如发,眼光牟利,贫道佩服,佩服!”

  “你看,道长又来笑话阿福了!”

  我说道:“福哥如果因为这事,贫道只能对福哥说一句,那二夫人再美,在贫道眼里,只是一具红粉骷髅。”,伊人再美,又怎能比得上风儿?“至于贫道为什么要对老夫人说这些,你们二夫人是不是美女画皮,贫道自有自己的道理和想法,话说到这个份上,福哥心知肚明吧!”

  阿福听了我这番话,眼光闪闪,大有英雄惜英雄的感觉,有时候我真的不明白,这圆滑老到的话如果在我刚到人间的3年前,是如何也说不来的,也许这就是为什么那老和尚叫我到人间修道的原因吧!

  那阿福道:“呵呵,知道道长和那些个道士不同,听了道长这话,阿福也就放心了,在这里,小的代老夫人先谢谢道长了。”

  “福哥言重了。”

  “那如果没什么事,阿福就不打扰道长的清修了!”转身走到门口,似乎想到了什么,又转过身:“啊,道长,差点忘了,先前道长说到我们府里只是想找一个叫风儿的人?不知道道长……”

  我的心里咯噔了一下,语气尽量保持镇定:“是啊,刚才我看老夫人和二夫人在训的那个丫鬟,她……”

  “是她啊,可是她不叫风儿啊!难道道长要找的人就是她?”

  “啊,不是,不是,只是相象罢了,刚才听老夫人说她就是原先那狐狸精的丫鬟?”

  “是啊,说来她进我们陈府比那狐狸精还要早呢,”阿福见我问起她,向我娓娓道来:“她刚来我们陈府,做事颇为乖巧,深得老夫人的心,那时候殷红雨已经犯了事,公子仍对殷红雨的女儿痴心不已,老夫人本想把她娶来成儿媳,可公子执意不肯,老夫人以为公子嫌她不美,只好到外面找了个儿媳,那也就是那个狐狸精了,其实要说这美貌,她也不输于那狐狸精得,只是老夫人以为公子不喜欢熟悉之人,也就让那狐狸精有了可乘之机,当时老夫人要给他们完婚时,她居然大为阻挠,哎!她也太不知好歹了,老夫人没把她娶来当儿媳,即使心里再不痛快,也不能说出来,脸面上也不能做出不高兴的样子,我们毕竟是下人啊!可她也不想想自己的身份,还真以为是我们陈府得少奶奶?执意阻挠他们的婚事,老夫人一怒之下,把她交给了那狐狸精当了丫鬟,让她尝尝不知好歹的下场。”

  我听了半饷,道:“看来她对你们公子可事痴心的很哪?”

  “可不是,哎,她啊,什么都好,就是经常忘了自己的身份,做了丫鬟也常和我们公子幽会,别人不知,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我们公子虽然和俩夫人日夜消魂,他心里其实最喜欢的还是她啊!也难怪那狐狸精和那二夫人常在老夫人面前说她坏话,以至到现在,老夫人对她也没什么好脸色!”

  我听了,呆呆的看着窗外,不由得为风儿心痛起来,风儿在陈府并不好过,其实她早就知道小玉就是狐狸精,阻挠他们的婚事是怕这狐狸精害了这陈起云,我突然记得小玉死前说风儿是个傻瓜,是啊,风儿真傻,本来是好心,却被人当成驴肝肺。

  我沉默良久,心里暗暗下了决心,我一定要帮风儿,让陈起云回到她得身边!

  想到这,我的心里突然没来由的一阵心痛,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痛啊,那是一种彻入心骨的痛!一种揪心的痛!胸口就象被什么狠狠得撞了一下!

  我仰头长长的呼了口气,对阿福说道:“福哥,有点事想麻烦你一下!”

  “呵呵,道长客气了,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

  “麻烦福哥叫这丫鬟来一下,我想问问她关于这狐狸精的事!”

  “啊,”阿福想了想道:“好的,道长,我这就去把她叫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