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降龙再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降龙再世 昨夜西风 3287 2005.09.07 21:06

    “太子殿下!”云落实对太子赵真诺行礼道。

  “岳父您不必多礼!我们都是自家人啊,您是我的长辈!”赵真诺笑着说道。“这几个刺客查出来没有?”

  “从这几人的兵器上,可以看出,他们是八皇子的手下!”

  “哦?”

  “起码有三把兵器上写着八皇子府上的记号!”

  “恩?”赵真诺听了,沉默良久,想了想,又问:“这记号明显吗?”

  云落实道:“非常明显!”

  “喔!”赵真诺笑笑,“岳父您怎么看?”

  云落实沉吟多时,道:“这八皇子生性豪爽,结交甚广,是太子您最大的对手,此次刺杀若儿的事件,很明显,不仅是对我云落实的,也是冲着太子您的,朝中谁人不知我云落实和太子您是一家子?不过,以八皇子的脾气,我看不会干这事吧?再说……”

  “再说他也不会笨到连兵器上的记号也忘了隐藏吧?”

  “太子殿下说的是,老夫就是这个意思。”

  赵真诺又道:“听说当时老四的手下铁流风也在?”

  “是啊,听老夫府里的下人说,这铁流风本来不想让我知道他铁流风帮他擒了这刺客,老夫想想,这铁流风对他们主子可真是衷心耿耿,为了让他主子少受猜忌,居然连这么大的功劳也不要,不过后来奇怪的是,这铁流风竟然主动上门来说明此事!”

  “哦?”

  “据说是若儿丢了件东西,送过来!”

  “是吗?送来什么东西?”

  “一块玉石和一块手帕。”

  赵真诺皱了皱眉头,“岳父见过这两样东西了吗?”

  “见过,那玉石倒是件珍品,手帕也只是块普通的手帕!”

  “那岳父对此事怎么看?”

  “看来这四皇子看这朝中大事已定,太子你早晚要坐了这龙椅,是来巴结太子你的吧?哈哈!”

  “哦?”赵真诺笑了笑,说道:“小时候,我和老四,老八,老十二,还有若兮他们一起读书,一起玩耍,大家都熟悉彼此的脾气,虽然长大了,都没了什么来往,甚至到现在都有点你死我活的味道”赵真诺苦笑道,太子和八皇子,十、十二皇子为争皇位早已经是势同水火,这是满朝都明白的事。

  赵真诺又道:“其实大家的脾气还是和以前差不多,老十二最没心计,老八粗中有细,老四是个斯文人,但也是最难琢磨的,我看,”赵真诺顿了顿,“以老四和老八的脾气,这刺客绝对不是他们所为,老四他也不是这种人,因为我们大事已定,而来巴结我们的。”

  “那他……”

  “岳父大人,那手帕上有没有字?”

  “啊,你这么一说,我倒记起来了,上面有首诗。”云落实道。

  “上面写的什么?”

  “哦,幸好我把这诗抄下来了,太子,你看。”说完,把纸递给了赵真诺。

  赵真诺看了看,脸上露出了微笑:“孙鹏程?来人那,去给我查查,今年科考里是否有一个叫孙鹏程的!”

  云落实奇怪道:“太子,你这是……”

  “老四平时最喜欢人才,这是谁都知道的,今年科考,却没见老四挖到什么人,这孙鹏程也许就是老四找到的什么宝贝,就象当初在民间遇到铁流风一样。虽然我不知道若兮和这孙鹏程有什么关系,但这孙鹏程就是此事的关键!”

  ************

  孙鹏程跟着铁流风走了很长一段路后,才道:“铁大人,之前多有得罪,您……”

  铁流风打断了他的话,道:“孙公子客气了,也怪铁某当时考虑不周,没把话挑明,害孙公子遭这曲折,孙公子,铁某是个粗人,以后有什么得罪之处,还望海涵!以后一同效劳,请多多关照!”

  “一同效劳?”孙鹏程甚是奇怪,“效劳什么?”

  “呵呵,也没什么!孙公子,到了,我们进去吧!”

  说话间,他们已经进了四皇子府。

  原来之前铁流风找这孙鹏程不着,只好回去复命,回到府内,将事情原原本本向赵真袭道来。

  赵真袭沉吟半晌,道:“那护卫说轿子里是云大小姐?”

  “是!”

  “此事铁护卫你还得去一趟云府!”

  “主子,您这是……”

  “云宰相的手下都是些贪功之人,铁护卫你这么做,本来也是天衣无缝,可是你还是漏了个人,就是这云大小姐,你在外面大闹刺客,她怎会听不到?若兮我知道她的脾气,她,哎!永远这么善良!”说到这,赵真袭幽幽得叹了口气,“这孙鹏程躲什么地方不好?偏偏躲在若兮的轿子里?让人看到了,这是死罪啊!”

  “主子,这该如何是好啊?”

  赵真袭想了想,道:“你别急,我知道若兮的脾气,她一定是想方设法救他出去,恩,以这孙鹏程的才气,若兮肯定是佩服的,这孙鹏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也一定会把他为什么逃进她轿子的事告诉她,哈哈,大家都是聪明人,我们就帮一帮若兮!”

  说完,拿了块手帕,提笔写了几个字,又拿出那块玉石,道:“昨日在酒家,见这孙鹏程放在桌角,顺手拿来的,你就将这两样拿到云府,你就说你在刺客大闹的地方拣到的,是若兮的东西,无论如何,都要亲自交到若兮手里,她会想办法把孙鹏程送出来的!”

  铁流风拿着这两样东西,看了看赵真袭,欲言又止。

  赵真袭笑着说道:“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铁流风道:“主子,这孙鹏程有什么,让主子您这样待他?”

  赵真袭看了看窗外:“我看人从不会看错,千金易得,人才难求啊!”其实,在赵真袭心里对那道士得一句话:“皇上有礼了!”深信不疑,再加上和孙鹏程说了一宿的话,发现他确实是一个治国平天下的奇才!

  所以自古能当上九五至尊的,都是能“将将”(注1)之人。

  却说孙鹏程随铁流风来到了四皇子府内,向前走着,在拐角处,突然窜出一个孩童来,差点撞到孙鹏程,看了看孙鹏程和铁流风,呆了呆,躬身歉意道:“先生有礼了!”

  孙鹏程看了看那孩童,面如冠玉,长得眉清目秀,和赵真袭有几份相似,看来是是四皇子的阿哥。

  孙鹏程见他躬歉有礼,全没有一般公子哥的盛气凌然的样子,尤其自己只是一个下人打扮,看来能让他躬歉有礼只能是自己儒雅的气质,和铁流风对自己的客气,这阿哥在这一瞬间能基本上判断自己不是个下人,而且来历非常,也是个聪颖之人了,一时性起,对这孩童笑道:“出生牛犊犹如青果苦涩。”意思是笑这阿哥虽是出生牛犊不怕虎,但却犹如青果生涩,那阿哥愣了一下,脱口而出:“老骥伏翼却是旧枝易断。”言下之意就是说,你这老头虽然是老骥伏翼志在千里,却象老枝条一样清脆易断,两人都是先褒后贬,对得工整异常,唯一不足的是孙鹏程正值青年,要说是老骥伏翼却有点勉强了,但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脱口而出,也是非常难能可贵,思维敏捷异常了。

  孙鹏程先是一愣,而后哈哈大笑,心里更加欢喜这个阿哥,道:“孺子可教孺子可教也!”

  那阿哥也笑了笑点了点头:“先生受教了。”

  孙鹏程也点点头,走了。

  铁流风道:“他是四皇子殿下的二阿哥,大家都说他长大以后是个风liu才子!”

  孙鹏程道:“我看不值才子这么简单吧?这阿哥思维敏捷异常,前途不可限量啊!”

  “哦?连孙公子你也这么说?”

  “还有谁这样说这阿哥啊?”

  铁流风抱拳道:“当今皇上!”

  “哦!”孙鹏程沉吟道。

  一会,他们就来到了大厅,铁流风远远叫道:“主子,孙公子到了!”

  “快请!”

  *************************

  注1:“将将”——汉朝刘邦平定天下,相传他只是个流氓出身,民间谣传甚多,常郁闷不已,一日,谋士张良问刘邦:“主公何事烦恼?”刘邦如实回答,张良道:“主公带兵自比韩信如何?”刘邦道:“我不如他。”

  张良又问:“谋略治天天下,主公比我又如何?”刘邦道:“不如你啊!”

  张良笑道:“那为何韩信、萧何、还有我能誓死追随主公你呢?”

  刘邦恍然大悟:“我的才能虽比不上你们这些有大将之才的人,但我有指使支配你们这些有大将之人(将将)的才能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